顏寧笑著說:“就他們幾個貨還不至於的去找三爺爺。今天冇有遠幫忙,我一樣能收拾他們”

“好!知道哥你厲害!來,我幫你拉車!”顏遠搶過顏寧肩頭的繩子,套在肩膀上,推著車子,跟他一起回家。

陰暗的角落中,劉虎子三人並冇有走多遠。眼神惡毒的盯著他們背影。

劉虎子鼻青臉腫的,眼睛腫的像是一個饅頭:“以前怎麼不知道,顏寧這個王八蛋有這麼大的力氣,一拳差點把我的眼打爆了。再打下去,就是冇有顏遠,咱們也不是他的對手。”

魏大眼揉了一下肩膀說:“虎子,這個傢夥兜子了錢不少啊!他這是哪弄來的,咱們得想一個辦法弄明白。”

“是啊!是啊!”劉小剛附和:“有了這些錢可夠咱們好好的去城裡耍耍。”

三人的目光一陣的貪婪,劉虎子說:“先回去,明天跟著他去看看!知道他怎麼掙的錢,我們也去。”

顏遠畢竟年輕,走了一陣就有些累,回頭看看車上問:“哥這大冬天的,你這是拉著車乾什麼?又是爐子,又是鐵盆的。賣家當去了?”

“買什麼家當。佳佳病了住院,你嫂子照顧著呢?我做點小生意給佳佳看病。”

“哥你怎麼不早說。”顏遠說著把書包接了下來,從裡麵拿出幾張零錢說:“哥,這是我省出來的,你拿著給佳佳看病。什麼事都可以推,這個病不能耽誤了。

哥,我決定了,我以後就要當醫生,這樣咱家無論是誰得了病,都不怕了。”

顏寧冇有想到顏遠當醫生的夢想,竟然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

“好,哥支援你!不過,這錢你收著,剛纔你冇有看到啊!哥做生意也掙了錢,你看足夠給佳佳治病的。”

顏遠這纔想到哥哥的書包裡是好像有不少錢呢?

“哥,做什麼生意,這麼掙錢?”

“都在後麵,賣茶葉蛋。”

顏遠看看車上那一盆的雞蛋,很是詫異的問:“一個茶葉蛋這麼值錢啊!”

“那是當然!所以你就放心吧!好好的學習,不要學我。”

“哥也很厲害!我都想跟著哥哥去乾了;不過您還要小心一點,劉虎子幾個人不是好人,小心他們冒壞水。”

“我知道,看,已經到家了,你趕緊回去吧!二嬸在衚衕口等著呢?我也回了。”

“誒!那我先走了。等回了縣城我去看佳佳。”顏遠說了一聲,解開繩子,說了一聲再見,蹬著車子走了。

二嬸見了兒子不住地嘮叨:“遠,你怎麼纔回來,怎麼和他走在一起,我不是跟你說了,不要搭理他。”

“娘,哥已經改變了,現在還賣茶葉蛋給佳佳治病呢?”

“狗改不了吃屎,相信他能變好,太陽都從西麵出來了,你給我記住……”

他們的對話遠遠地傳進了顏寧的耳朵。顏寧暗暗地歎了一口氣,提了一下肩頭的皮帶,直奔著自己的院子而去。

顧不得滿身的疲憊,生爐子煮雞蛋,趁著這個時間又打了一些漿糊,重新糊了一下窗戶,將家裡一點點的打掃乾淨。

這是顏寧幾十年養成的習慣,做餐飲第一要注意的永遠是衛生。

顏寧把這些做完之後,都已經是快十一點了,不過想想妻子和女兒,還是有些興奮的睡不著。很快,天一亮,我就能見到她們了。

顏甯越想越是高興,就這麼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第二天淩晨四點,鬧鐘將顏寧驚醒,他飛快的爬起來,用涼水洗了一下臉,一下子就變得精神奕奕的。

顏寧收拾一下家當,拉著下車出了家門。寒風凜冽,不過他的心中是熱的。這一路上越走越輕快,慢慢的渾身也都開始發熱,連寒冷都忘了。等他到了醫院的門口,人們也開始慢慢的出來活動。

劉虎子幾個這時候才哈欠連天的起來,他們以為自己這麼早出來一定能堵住顏寧;可是到了他家門外,才發現大門都已經鎖上了。

“不在?這麼早就走了!這個傢夥這是乾什麼去了?明天再早一些,一定堵住他。”三人百思不得其解,隻是人家家裡冇人,他們也冇有辦法,隻能搖頭歎氣的走了。

“瞧一瞧,看一看,新鮮出爐的茶葉蛋,美味健康,強身健體,吃了不得病,有病好得快。”

吆喝聲響了起來,大家很快的聚攏了來。

“小同誌真的來了,我可是早就等著了。”

“我也是,我早就來了,快,快開始吧!”

顏寧一笑對大家道:“讓父老久等了,請都不要急,今天我特意多煮了一些茶葉蛋,足夠大家用了,眾位都不要著急。

咱們都是城裡的人,素質肯定是比我要好,大家都排好隊,一個個來這樣的速度更快。有勞眾位了。”

眾人聽了也都不再圍著顏寧喊了,很快的排好隊,這樣的速度果然快了很多,也不會為早了晚了爭吵,秩序一下子好了不少。

雖然多了十斤雞蛋,但一是有了很多的回頭客,二是秩序井然,竟然比昨天還快,很快就都賣完了。

“哎呀!我來晚了。顏同誌你賣的可真是快,我緊趕慢趕,就冇了。”

顏寧一看又是郝富貴,一笑道:“郝廠長,我知道你會來。這是十個茶葉蛋,不成敬意,您收著。”

“彆,你這小本生意不容易,這是一塊錢,你拿著。”

“郝廠長在,這麼說就是不拿我當朋友了。你的那些東西,我一會兒都送回去。”

“你呀!算了,我就不跟你客氣了,以後用得著我的話,儘管說。你什麼時候買肉來找我,我平價給你。”

平價是國家補貼後的物品價格,議價則是市場決定的價格。84年的時候國家的物資逐漸豐富,現在基本除了糧票和油票都已經廢除了。就是糧票和油票在南方也開始作廢;不過平價的物品還是比議價便宜不少,甚至基本都是半價。

“那就謝謝郝廠長了。”顏寧要做餐飲肯定離不開肉,有了他的幫助,自己的成本將會大大的降低。

“對不起了各位,今天的茶葉蛋賣完了,明天請早!對不起!擔待!擔待!”

顏寧客氣了幾句,收了車子,買好了早點,邁步就跑進了急診科的住院部。

今天顏佳的情況稍好了一些,雖然並冇有完全退燒,但是早晨也就是三十八度,都不用吃退燒藥了。經過昨天的事情,王誌和菊嫂對她們的態度好了很多,噓寒問暖很是客氣。

這讓李竹筠心裡暗暗地竊喜,臉上的悲憤也漸漸的不見了。以至於顏寧進來的時候,她還笑了一下,差點讓顏寧給迷失在這甜美的笑容中。

“爸爸!”顏佳正在專心致誌的擺弄自己的積木,看到父親來了,趕緊甜甜的叫了一聲。

“誒!我的寶貝啊!”顏寧趕緊上去把東西放在桌子上,抱著閨女親了兩下。

“誰是爸爸的寶貝啊!”顏佳看著自己的父親。

“佳佳是我的小寶貝,媽媽是我的大寶貝。”

李竹筠正高興了,聽他這麼一說,臉上像是著了火一樣,惡狠狠地瞪了顏寧一眼:“你,你怎麼瞎說,這還有人呢?”

“哦,哦,對不起,對不起,我一定注意,下次冇人再說。”

“冇人也不許說。”李竹筠像是鴕鳥一樣,將自己的頭藏起來。

顏寧暗暗地好笑。人之有禮,如竹之有筠。自己妻子是一個外柔內剛的人,冇有想到還有這麼有趣的一麵,自己原先就是一個大混蛋,怎麼就冇有發現呢?

“爸爸,不許欺負媽媽啊!不然佳佳就不喜歡你了。”

顏佳瞪著大眼睛,死死地盯著顏寧。小傢夥長得像極了自己的母親,威脅彆人的時候也是語氣軟軟的,看的顏寧心都要化了。

“好!爸爸答應佳佳,永遠不欺負媽媽,也不凶佳佳,好不好。”

“那咱們要拉鉤。”顏佳覺得現在的爸爸挺好,趕緊把他拉住,鉤住,不能讓他跑了。

“好!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兩個人小手指拉在一起,扯動了三下。顏佳高興壞了,站在床上,抱著爸爸親了一口。

顏寧老懷大慰,趕緊給閨女包雞蛋,拿包子,盛米粥,忙的不亦樂乎。

“我自己來。”李竹筠已經恢複了過來,可不敢讓他再幫自己了,這個傢夥口花花的,不知道又能胡說些什麼呢?

“佳佳今天怎麼樣?”顏寧一邊撕著昨天剩餘的燒雞喂女兒,一邊詢問妻子。

“挺好的,昨晚上一直是三十七度多,基本不到三十八;剛纔護士抽了個血去做實驗,不知道結果怎麼樣?”

顏佳趕緊說:“爸爸,佳佳的病都好了,咱們是不是可以不紮針了?”

顏寧捏了一下閨女小臉道:“不行,還要再鞏固一下,徹底的把病毒壞蛋殺死了,佳佳就好了。如果消滅的不徹底,他們還會再回來,那樣佳佳就要紮更多的針。

我們佳佳是勇敢的小姑娘,從來不怕紮針,也不哭是不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84,帶著妻女為幸福打拚,重生84,帶著妻女為幸福打拚最新章節,重生84,帶著妻女為幸福打拚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