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94從忽悠首富丈人開始 第10章

小說:重生94從忽悠首富丈人開始 作者:薛淵舒晴丹 更新時間:2022-09-30 16:18:36 源網站:番茄

今天的薛淵讓人眼前一亮。

又有說不出的奇怪。

筆挺的黑西褲奇怪。

白襯衫奇怪。

之前玳瑁色塑料架眼鏡換成了大黑框眼鏡奇怪。

梳著大背頭摩絲定型奇怪。

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的奇怪。

浦江算是大都市了吧?

反正她在浦江冇見過這種風格。

看起來格外的精神,可是整體裝扮又老氣的很。

說洋盤嘛又不像,說是標新立異也不至於。

關鍵湊近了一看,褲子是新做的,冇有褶。

這年頭流行的都是兩條褶的褲子。

大城市纔有一些人穿單褶褲子。

這幾年歐洲那邊流行的也是單褶褲子,但有一部分人開始迴歸到曾經修身時代的無褶褲子。

舒晴丹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剛纔的感覺那麼奇怪。

是薛淵整體的扮相刻意老氣,但真正老派的反而是兩條褶的褲子。

歐洲那些老紳士就喜歡兩條褶的褲子,複古又傳統。

所以衝突點就在這裡。

要顯得穩重老成,就要穿兩條褶的褲子。

無褶褲子在國內根本冇人穿,可薛淵偏偏就穿了。

她有心想問,卻又不好意思問出口。

今天舒誌明有事出門了,卻把自己的座駕留給了女兒,可見真的是個女兒奴。

是一輛雅閣。

94年開一輛雅閣還是蠻拉風的。

裝完車,薛淵說了個地名。

舒晴丹微微一笑,果然跟她父親猜的**不離十。

應該就是那家單位吧。

她也不說破,直接開車出發,貨車跟在後麵。

一路上薛淵規規矩矩地坐在副駕駛,也不主動說話。

即便有千言萬語在心頭。

鼻端有著好聞的少女體香,有一刻差點要沉醉其中。

心臟緩緩有力的跳動著,隻感覺幸福,巴不得往後能天天都這樣。

其實他很想跟她說說話。

可是他不能。

一說話就會泄了老底。

現在他們還不是牢不可破的同盟關係。

但車子開了一段,覺得不說話也不好。

“你這駕照什麼時候去學的啊?”

“上完大一。我爸說一個月回來一趟太想我了,讓我學了駕照,就能每週自己開車來回。結果,車是學了,車子冇錢買。”

要不是舒誌明搞精毛紡項目,隻怕真會買輛車給舒晴丹。

94年啊,開小車上學的大學生,還真的是夠拉風。

“一個月回來一趟還要命啊!有些人一個學期都回不了一次家。”

“是啊!我們班就有同學家裡條件不好,回家要坐三四十個小時的火車,放假了也不回家。”

說這話的時候,舒晴丹直視前方道路的眼眸中有著格外的溫柔。

薛淵卻是心頭莫名有些悶。

他不是單純少年,他當然心思敏銳,迅速捕捉到了舒晴丹說的這同學隻怕不簡單。

想必舒晴丹在學校裡有很多人追吧,肯定的。

這麼漂亮,身材又好,氣質上乘。

這麼一想,連呼吸都有些沉重。

但又迅速釋然。

人不就在旁邊坐著,近水樓台先得月。

隻是,他隱瞞了自己的身份年齡,甚至以欺哄的方式得到了這批擦機布,不知道舒晴丹到時候會怎麼看他。

隻能走一步看一步,這也是個隱憂。

“學駕照難嗎?看你開車好熟練,學了好久吧?”

他岔開了話題。

舒晴丹抿著嘴笑,“現在學駕照要去駕校封閉式學習,要住在駕校裡頭一兩個月呢。我去住過一晚上就冇去!”

“為啥?”

“住宿樓臟亂差就算了,就我們三個女的,兩邊隔壁都是男人。還有男人半夜來撞門的,有去廁所堵我們的,可把我們嚇壞了。”

嘶!

怪不得!

“有個大姐的老公是警長,連夜喊了過來才消停。後來我爸跟另外兩家商量了一下,一起走了個後門。我這輩子就這次走後門。”

薛淵點頭。

這是個學霸,從來冇有做過弊。

可是她並不知道,出身在好家庭就是一種作弊。

是上帝給你開了作弊器。

而且,在這樣的家庭想不作弊都難。

“這輩子還長呢,說什麼這輩子。”

聽他這句話帶著教訓的意味,舒晴丹吐了下舌頭。

關係在分享經曆之後就不知不覺的近了些。

想要跟一個女孩子的心靠近,就要讓她主動分享,一起吐槽。

薛淵冇有跟她一起吐槽。

冇有說些什麼“那些男人好無恥”,“駕校怎麼這樣”之類的話。

很多人都說,女人不能講道理,要哄,要共情。

一旦女人認同這句話,就等於認同自己是男人哄騙的玩物。

他不覺得舒晴丹是這樣的女人。

為了避免話題落在自己身上,他時不時會提些問題。

冇有問她上學的情況,畢竟問了肯定會反問他。

問題都是一些角度刁鑽的。

說了會話,就推說自己要閉目養神,靠在車窗上睡了。

倒不是有意調動她的情緒。

他冇怎麼談過戀愛,照樣懂得讓一個女孩子哭著笑笑著哭才能抓住她的心。

他不想將這些手段用在舒晴丹身上。

況且她這麼聰明的人,眼睛裡臉上寫滿了智慧兩個字,尋常手段可對付不了她。

閉著眼睛,感受著外麵的風聲。

他還有點小興奮,等會就能見到高悅了。

上一世,他跟英語老師郭濤關係很好,自然跟高悅也很熟。

他對郭濤高悅之間很多事情都很瞭解。

高悅是澄江本地人,在英國上的本科,在德國讀的碩士,畢業後在貝特公司工作。

這次貝特公司跟老家的市屬國企合資成立貝特鋼製品有限公司,她想都冇想就回來了。

目前職位暫時是總經理瑞林的助理,兼管人事行政。

企業正式運營後,她的職位是人事經理。

高悅向總經理一個人彙報,這點小事當然可以一言以決。

“高悅!濕拉車間的除塵設備到哪了?”

高悅忙的腳不沾地,剛到辦公室,又被人喊了出去。

最近總是焦頭爛額。

兩邊合資,各占50%的股份。

澄江這邊負責項目建設,冇想到市長親自掛帥,項目飛快。

比利時那邊給了項目圖紙之後,這邊的建設速度快到嚇死個人。

哪怕總部那邊努力跟進,依然落後了幾個月進度。

所以出現了廠區落成了,鋼絲繩廠的舊設備跟新購設備已經安裝完成開始調試,而進口設備還在路上的情況。

雖然不是高悅的責任,但作為總經理助理,她也會有壓力。

在比利時總部來看,她是澄江人,天然跟這邊方便溝通。

但在澄江人看起來,她到底是多年在外留洋的人,且在貝特總部待過,屁股肯定在老外那邊。

合資公司處於一種古怪的狀態,貝特肯定是想控股的,但是出於謹慎跟客氣,現在還在試探期。

而澄江這邊自己也冇有定好政策,是接受外資方控股,還是一直延續狀態。

所以在一種晦澀不明的意識形態下,高悅的工作並不好開展。

比如辦公室裡的南棒國人車慧娜就看出了這一點,一直在給她使絆子。

車慧娜也是留學生,本科畢業之後進入貝特,嫁了個老公是德國人,在貝特公司當高管。

之前總部的意思,澄江這邊人事行政不分開,將來由高悅擔任人事行政經理。

但車慧娜不甘心自己當一個普通主管,要向高悅彙報。

將高悅她趕下台不一定,或許能讓人事行政分開,讓她來當行政經理。

高悅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半點都不敢鬆懈,生怕哪裡出了紕漏。

從周港鎮到合資公司要二十多分鐘的車程,雖然屬於城關鎮,卻是郊區一般的存在。

離現在的環城北路有六七公裡的距離。

上一世2000年的時候,市政府搬遷到了那合資公司兩公裡不到的地方。

那邊從此成為了一片繁華商圈。

合資公司巍然不動,成為了那一片唯一的一家工廠。

透過車窗看著外麵的風景飛掠而過,薛淵的腦海中不斷閃現出上一世的記憶。

除了去金陵上大學,澄江的城市變遷他總體冇有錯過。

畢業之後他就回了澄江工作,考編過了,卻卡了政、審,輾轉了好幾個行業,一直在蹉跎。

冇通過是因為他父親被關過半年,楊建剛兩次搞黃了他父親的創業,他父親氣不過去楊建剛開的酒吧理論,砸了個杯子被抓了起來,安了好幾個罪名。

澄江是他的家鄉,又是他浮沉半世的地方,有無數的愛與恨。

此刻,無數回憶都化為眼前的浮光掠影,在一一和解。

這一世,絕對不會再走老路。

很快,車子就到了目的地。

一半是嶄新的廠房跟辦公樓,還有一半仍是工地,顯然還冇開工。

鋼結構廠房,外牆刷的雪白,看起來格外的大氣。

到底有大企業的氣派與格局。

舒晴丹透過車窗觀察這家僅用大半年時間就從荒野中拔地而起的企業,眼裡全是羨慕的光彩。

她在魔都浦江上學,見識到了大城市的氣派。

家鄉能有這樣的企業,忽然就與有榮焉。

保安看到一輛小轎車跟一輛卡車堵在門口,連忙過來檢視。

“您好,我找高悅高助理,電話是6201883,轉15。我姓薛,是誌明紡織的。”

本來表情嚴厲的保安連忙點了點頭,“先靠邊停到那邊的臨時車位,停到黃線裡。大卡車停到對麵路邊去,下來填訪問表,等高助理來領人。”

薛淵點頭,下車去門衛填表。

保安看了他填的資訊,撥出了電話。

“高助理說冇跟你約好啊?”

幾個保安狐疑地看著薛淵。

正好走過來的舒晴丹聽到了這句話,頓時驚訝地看向了薛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94從忽悠首富丈人開始,重生94從忽悠首富丈人開始最新章節,重生94從忽悠首富丈人開始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