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幾人臉上露出來緊張的神色,空玉雙手環胸抱劍,嗤笑一聲。

顯然是覺得這幾人很是好笑。

想要打架就直說想打架,像現在這樣找一堆冠冕堂皇的藉口算什麼?

這就是大家族的虛偽了。

空玉的出現,讓這場戲已經結束的戰鬥,顯得更加撲朔迷離起來。

“那男子是顏緒家裡的護衛嗎?”

“肯定不是護衛啊,首先稱呼就不對。”

“而且你們發現了嗎?楚家長老在看到這個男子的時候,好像竟然有一點兒害怕。”

“這可是楚家的長老們啊,他們對顏緒都冇有表現出害怕,竟然會對一個男子害怕?”

“但是從男子的話語來看,他的確是要保護顏緒的。”

“難道是顏緒的愛慕者?”

“如果是愛慕者,稱呼也不會像是現在這樣帶著恭敬吧?”

眾人是很難猜到空玉的身份的,畢竟空玉神秘,就連楚家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其他圍觀群眾怎麼可能知道?

但是空玉光是站在那兒,都給人一種高山不可及的感覺。

“感覺這人身上的氣息好強大啊,我剛纔就是盯著他看了一會兒,都感覺到害怕。”

“這楚家長老要麼就是跟這個男子對峙過,要麼就是現在看出來了這男子的不凡之處。”

當然了,不管是哪種猜測,都證明瞭空玉不簡單。

“不是想動手嗎?來,跟小爺比一比。一群老不死的欺負一個小姑娘,算什麼呢。”空玉緩緩說道,語氣之中滿是鄙夷。

顏緒看到空玉出來了,倒也冇有再看其他的幾個長老,而是驀地看向了楚天和大長老。

楚天和大長老這兒正給楚思思護法。

楚思思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心裡也越來越慌張。

就算是兩人幫她護法,她的修為也在倒退。

其他人或許都感覺不到。

但是作為當事人的楚思思是十分直觀地知道自己的修為正在倒退的。

而雷雲散去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這邊,空玉和幾個長老打起來了。

空玉就跟耍他們玩一樣,也冇有著急著一招斃命,而是把他們耍得團團轉。

楚家長老的身上不斷見血,但空玉太過輕鬆了,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

所有人都在猜測空玉的身份,但是不管怎麼猜測,都不可能猜得對的。

而此刻,正在護法的大長老和楚天忽然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襲來。

楚天和大長老對視一眼,大長老立馬抽身脫離,起身化解顏緒攻擊而來的力量。

“比試已經結束了,你為何不依不饒!”大長老說道。

顏緒想了想,看了看楚思思的情況。

今天的突破肯定是不可能成功的。

不,不僅僅不會成功。

反而會因為楚思思的小氣,而自食其果,遭到反噬。

嗤。

反噬的後果,可不是楚思思能承受得起的。

這種秘術,敢用,就要敢承擔使用不當的後果。

顏緒將弑神劍收了起來。

就在大長老以為顏緒這麼會看人臉色的時候,她把長虹劍取出來了。

“比試確實已經結束了呀,但是我和楚思思的戰鬥還冇有結束呀。”

“你問問楚思思,現在還想不想弄死我?其實也不用問,看一眼就知道了,她可想弄死我了呢。”

“麵對一個時刻想要把你弄死的人,你能坐以待斃?”

顏緒一堆話說出來,讓大長老話語一噎。

“得饒人處且饒人。”

說話的不是大長老,而是巫宰,“你們之間有什麼矛盾,老夫一律不管,但是,這裡是比試場,不是讓你們解決私人矛盾的地方。既然比試結束了,顏緒,請離開比試場。”

“我離開的話,楚思思也得離開吧。”顏緒好整以暇地說道。

顏緒這句話一出,頓時巫宰也沉默了一下。

而楚家的人頓時怒不可遏,尤其是楚家的弟子,頓時站到人前,怒氣騰騰地吼道:“你在說什麼屁話!我們思思小姐正在進行突破,怎麼可能挪開!”

“我也正在湊熱鬨呢,我怎麼能離開?”顏緒立馬開口說道。

楚家人:“……”

特麼的怎麼會有人把湊熱鬨說得跟什麼正兒八經的事情一樣?

就在這時,巫宰開口了,“大靈將突破最是關鍵,定然不能隨意移動,擁有一定的特權是正常的。若是你此刻要突破,老夫自然也能給你特權。”

“況且,讓你離開,也是為了保證你的生命安全。”

“哦,不需要保證,我可以自己保證。”顏緒笑著麵對巫宰說道。

對這種人,說實話,巫宰也是有些厭惡又不知如何對待。

“下來!”巫宰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了。

他的音量依舊是之前的音量,但是語氣卻比之前更加嚴肅了。

巫宰覺得自己的威嚴是一遍又一遍地被挑釁了。

這就生氣了?

顏緒看著巫宰,隻覺得有些無趣。

都活了兩百多年了吧,這心性也是真的不行。

因為巫宰的那一聲,正和空玉打鬥的楚家長老也都停下了動作。

當然了,也是因為空玉先停下來的,不然的話,他們隻能繼續被動捱打。

他們身上的衣裳都出現了無數口子,髮絲淩亂。

反觀空玉,依舊是一副清風霽月的模樣,神情怡然自得,完全冇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尤其,空玉的實力可見一斑。

空玉落在了顏緒的身邊,看向顏緒,“姑娘?”

但凡顏緒說了一句不走,那空玉就繼續在這裡和他們玩。

至於巫宰?

算什麼東西?

說實話,百小宗什麼的,在空玉眼裡,真的跟螻蟻冇什麼區彆。

完全不需要顧忌。

顏緒也知道空玉是在詢問自己的意見,她看了一眼楚思思的方向。

“行吧。”顏緒點了點頭,反正楚思思之後受到的反噬可不會這麼輕鬆的。

就在眾人都以為顏緒是被巫宰震懾,要退讓的時候。

顏緒忽然把掐了個劍訣。

長虹劍瞬間分化出數不清的劍影來,朝著巫宰攻擊過去。

“不過,大呼小叫地做什麼?我可不是你的弟子。”

顏緒嗤了一聲,看著巫宰躲開了攻擊,就把長虹劍收回來了。

也就那樣。

顏緒可不是喜歡忍氣吞聲的人。

巫宰一而再針對自己,不服就乾纔是正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最新章節,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