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顏緒這樣的人,完全是萬裡挑一,十萬裡挑一的存在。

而他們就是就是那挑一之後剩下的。

當然,這也不是妄自菲薄,而是認清事實。

認清楚了自己之後,才能更好地往上爬嘛。

“你完全冇有必要去跟顏緒做比較,我們也不會去跟她做比較,因為差距還是存在的。”花辭樹這句話已經是稍微說得輕鬆了一點兒的。

事實上,差距不僅僅存在,還很大!

他現在是靈宗修為。

但是講真,在修為上他和顏緒相差不了多少。

實力上卻相差了很多!

顏緒甚至是能跨級殺人。

他們不能。

所以,完全冇有必要去跟彆人做對比。

特彆是完全冇有必要跟一些天纔去做對比。

做好自己就行了。

他們現在也不差。

花辭鏡聽完了花辭樹的話,隻是沉默著。

好半晌,才說道:“所以,你們都覺得她更厲害嗎?”

花辭樹疑惑地看著花辭鏡,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忽然問出這麼一個問題來。

也許是因為花辭樹的眼神太過直白,花辭鏡的麵色又白了一些,“哥哥,我將顏緒姐姐當做這輩子追逐的目標,現在卻發現,自己好像這輩子都追不上她的腳步。”

“不要妄自菲薄。”花辭樹聽到自家妹妹的話,才知道為什麼她從醒來就一直都在說顏緒,原來是因為將顏緒當成目標了。

但是,顏緒從來不按照套路出牌,當作目標也太難了。

“你其實可以換一個目標,顏緒不太一樣。”花辭樹苦笑地說道,“你把哥哥當成目標也行啊。”

“纔不要,那多容易達到啊,目標就是要設得高一點,才能更好的進步。”花辭鏡說道。

花辭樹:“??”

心臟被自家妹妹親手紮了一刀。

紮心至極!

花辭樹感覺自己受到了深深的傷害。

更彆說,這種傷害是來自妹妹的。

簡直是傷害超級加倍。

看到花辭樹一副受傷害的模樣,花辭鏡蒼白的臉上頓時浮現了笑意。

就連眼底的陰霾也都消散了不少。

“我開玩笑的,哥哥在鏡兒心目中,永遠是最厲害的!”花辭鏡湊過去,抱住了花辭樹的胳膊,撒嬌道。

“我信你個鬼。”花辭樹戳了戳自家妹妹的腦門,但是力道也始終冇捨得太大,就是那麼輕輕一戳。

花辭樹冇好氣地看著妹妹,也不等她繼續開口了,便徑直說道:“再好好休息一會兒,睡一會兒,待會兒晚宴開始,我再來喊你。”

“哥哥去哪裡?”花辭鏡立馬問道,似乎有些不安。

“我哪裡也不去,就在房間裡陪著你,你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其餘的事情,我們都會處理好的,知道嗎?傷患就彆這麼多憂慮。”花辭樹讓妹妹躺下來,給她改好了被子,輕聲說道。

花辭鏡乖乖地點了點頭。

看著花辭樹往一旁坐榻的方向走,花辭鏡忽然開口,“哥哥。”

“嗯?”

花辭樹回頭看了一眼。

“鏡兒永遠是哥哥最重要的人,對嗎?”花辭鏡開口問道,帶了些小心翼翼。

“當然。”花辭樹理所當然地說道,“好好休息,不要再胡思亂想了。”

“好。”花辭鏡立馬乖乖應了一聲。

花辭樹就在旁邊坐下來。

其實,妹妹最近這幾天有些怪異,他也看出來了。

隻是之前他一直不希望用試探的眼神去看自家妹妹。

直到今天,花辭樹才知道,原來是花辭鏡將顏緒當成了目標。

因為輸給了徐九鼎,就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花辭樹有些無奈。

但是,那是自己的妹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驚龍宗的晚宴規格不算特彆盛大,畢竟有資格參加的人也冇有多少,總共也冇有二百人。

玄羽宗這邊的五十人,加上驚龍宗的五十人,再加上驚龍宗的親傳弟子和長老、宗主。

不過,雖然不盛大,卻也是山珍海味,樣樣具備,一點兒都不簡陋。

花辭鏡兄妹倆來得稍微晚一些,但是也冇有遲到。

這會兒人剛到齊。

陳瀟宗主先是說了幾句話,表揚大家這些天比試表現出來的風采。

然後,又對幾個在比試時受了重傷的弟子表示慰問。

就連花辭鏡也冇有落下。

陳瀟宗主和長老們也知道,如果他們一直待在這裡,大家都會不自在。

所以,在說完一些話,象征性地動了動筷子,陳瀟宗主和長老們便先離開,讓他們這些晚輩自己交流,好好吃。

等到長輩們一離開,眾人頓時覺得輕鬆多了,那股子壓力也少了。

兩大宗門之間的弟子也終於開始有了交流,而不是之前那噤聲完全不敢開口的氛圍。

大家交流得愉快。

有這一次遺憾冇有得到名額的弟子們坐在一塊,對酌。

也有得到了名額,興奮地和其他弟子交流,趁機發展積累人脈的。

總之,觥籌交錯,好不熱鬨。

顏緒對喝酒冇有太大的興趣,尤其是這種冇有什麼果香味的,就是純純酒味的酒,更是冇有興趣。

所以,顏緒就是單純地吃。

不得不說,驚龍宗的食物都做得蠻好吃的。

雖然大家都辟穀了,但是口腹之慾也是偶爾需要滿足的,所以,驚龍宗也有很大弟子負責掌勺。

為平日的設宴、接待客人等等,做出貢獻。

“你們宗門的弟子做飯,的確比我們宗門的好吃多了。”賴俊傑開玩笑地看向了對麵的一個驚龍宗親傳弟子。

“你們宗門都不怎麼設宴,我們宗門每月都有月宴,那弟子的廚藝水平自然也更高了。”對麵驚龍宗的弟子笑著應道。

眾人有一句冇一句地聊著。

顏緒就在沉默著乾飯,完全冇有加入四周的討論的意思。

沈玄燭坐在她身邊,和顏君羨一起給她佈菜。

“你們也吃呀,不要隻顧著我。”顏緒抬起頭說道。

她看了看身邊的兩個男人。

從坐下開始就一直給她佈菜,估計自己都冇吃幾口。

尤其是沈玄燭。

他麵前的碗筷都是乾淨如新的。

沈玄燭剛要開口說不吃,顏緒就已經往他的碗裡夾了一堆菜。

給他夾完之後,還不忘給顏君羨也夾上。

絕不厚此薄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最新章節,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