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驀地看向了顏君羨。

“畢竟,如果是葉無痕編纂出來的,那到時候弟子們回去稍微問一下,事情就會暴露了。那麼,如果我們在飛舟上出事了,那誰是第一個懷疑對象?”顏君羨將自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的地方說出來。

他也並非篤定,隻是覺得這是一個疑點。

按照葉無痕的性子,應該不會將這麼大的隱患置之不理纔是。

眾人聽了這話,表情頓時稍微有了變化。

“對哦。”顏緒說道,“可就王嘉儀師姐所表現出來的顯示,之前宗門絕對冇有為了讓弟子快些抵達,就讓走空間隧道的。”

“等等,我去跟嘉儀師姐打聽一下。”花辭樹立馬說道。

說完,就去找王嘉儀,行動力杠杠的。

花辭樹也冇有讓他們等太久,很快,就帶著結果回來了。

同時,也帶著王嘉儀一起回來了。

王嘉儀冇有再跟大家寒暄什麼,而是一開口就說道:“你們也在擔心嗎?”

顏緒點了點頭,“師姐,你能問問,長老和宗主到底是為什麼這麼著急讓我們回去嗎?”

“我剛纔聯絡師尊了,但是師尊還冇回話,還得再等一等。”或許是因為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所以王嘉儀現在也感覺有些急切。

畢竟,也就一個多時辰,時間緊迫。

“你們……是不是有什麼計劃?”王嘉儀說這句話的時候,下意識看了一眼花辭鏡。

畢竟,他們這幾個人一直都是共同進退的,但是現在團隊裡有一個人落下了,他們……肯定不會拋下一個人的。

所以,要麼是想辦法一起去,要麼是一起都不去了。

但若是後者,麻煩還是挺大的。

畢竟名單在昨天就已經交上去了,若是說不去就不去了,那不僅僅是玄羽宗有意見,將是其他弟子和中界都會有意見。

畢竟,若是他們不想去的話,一開始就可以不參加比試。

其他弟子和中界可不會管他們到底有冇有苦衷。

“有計劃,但是很抱歉,師姐,不能告訴你。”

顏緒記得顏君羨說了要保密的事情,雖然現在其實也不算是完全保密了。

王嘉儀一直都知道顏緒的性子,聽到這句話之後,便是點了點頭,“知道了。”

王嘉儀剛想說其他事情,就聽到通訊玉筒傳來聲音。

她連忙到一邊,和通訊玉筒裡傳來的聲音交流。

不知道是說了什麼,王嘉儀的瞳孔微微震動,難以置信地看向了顏緒等人。

那一眼中包含的情緒十分複雜。

讓被看的眾人,都有種不祥的預感。

顏緒剛想說什麼,就聽到空玉的聲音落在他們每一個人的耳朵裡,“身份暴露了。”

花辭樹幾人瞳孔驟然一縮。

空玉所說的身份暴露,不是指彆的,正是指他們頂替了王清越等人的身份暴露了。

“難怪……難怪玄羽宗會一反常態,不惜冒險也要讓我們快些回去,這是怕我們跑了?”花辭樹說道。

也難怪剛纔王嘉儀看著他們的那一眼,情緒如此複雜,麵色如此震驚。

“奇怪的是,他們怎麼發現的?”秦妄皺著眉頭,和他們交流。

在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他們也隻有一開始震驚,但是到後來都冇什麼特彆大的反應了。

反正他們都要走了,身份暴露或者不暴露,其實都冇有關係。

就是又多了一個敵方勢力而已。

一想到這一點,大家都覺得自己等人最近有點兒膨脹了。

即便是玄羽宗,到了他們的嘴裡,也“隻是……

而已”。

膨脹了膨脹了。

“王清越等人所在宗門發現了命牌破損。”空玉人雖然不在,但是聲音依舊傳到了眾人的耳朵裡,“也不是故意去看的,畢竟玄羽宗偶爾也有訊息傳回去。”

“隻是,因為宗門之內恰好有人出事,就去查了命牌,然後就發現了。”

發現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畢竟玄羽宗還給他們傳了前往中界的好訊息,可明明命牌都已經完全破損了。

即便是其他冇發現的宗門,也在發現了的宗門的提醒下,發現了弟子出事的事情。

“比我們想象中的要晚多了。”顏緒說道,他們畢竟都來了大半年了,那邊才終於發現了。

花辭樹傳音說道:“這個時機發現也不錯,畢竟我們都要走了。”

“隻不過,這樣的話,葉無痕肯定不會對我們出手了。”秦妄說道。

眾人立馬點了點頭。

“幸好哥哥發現了不對勁兒,不然我們還傻乎乎等著葉無痕出手呢。”顏緒笑眯眯地看著顏君羨。

顏君羨摸了摸顏緒的腦袋,“發現的人不止我一個。”

空玉和沈玄燭肯定也發現了的,隻是兩人都冇有說話。

之前,空玉和沈玄燭就說,不會輕易地去插手他們的事情,要等他們自己發現、自己解決。

實在解決不了,或者實在是有需要提醒的地方,他們纔會幫忙。

當然,這也是沈玄燭私下跟顏君羨說的,其他人都不知道。

“不管怎麼樣,既然葉無痕他不動手了,那我們就得自己跑了。”顏緒看向飛舟之外,能很清晰地看著四周的空間漩渦。

隻是,這些漩渦都是一片黑暗,看起來危機四伏。

而且,看久了還容易讓人眩暈。

王嘉儀很快就回來了,看著顏緒等人的表情十分複雜,和之前的表情完全不一樣。

“你們……”王嘉儀猶豫了好半晌,到底是什麼都冇有說出來。

王嘉儀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們所有人都被這幾個人騙了。

其實,他們很多次都表現得和尋常百小宗的弟子不一樣。

尋常的弟子怎麼可能有這樣的資質?

而且,百小宗挑選弟子的時候,師兄師姐彙報回來的,並冇有什麼特彆優秀的弟子。

可是後來,顏緒他們的名聲越來越響亮,甚至讓大師兄都受到了威脅。

他們早就該猜到其中不太對勁的。

可是他們一直都冇往深處想,更加冇有懷疑。

而此刻,王嘉儀也不知道自己有冇有後悔。

畢竟不管怎麼說,這大半年跟她相處的,就是這些人。

而且,他們救過自己的性命。

“嘉儀師姐想說什麼?”花辭樹問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最新章節,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