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出馬筆記 第10章

小說:東北出馬筆記 作者:吳小凡 更新時間:2022-09-23 10:01:50 源網站:番茄

這鎮子並不大,我們到了地方一看,在土地廟後麵的老槐樹底下,還真的壓了一塊少說也有上百斤的大石頭。

土地廟裡有個管事的老頭,王秀英過去說了幾句什麼,又拿了二十塊錢給他,老頭才讓我們動那塊石頭。

在開始行動之前,老頭先是在土地廟裡敬了三炷香,又在石頭前擺了一碗水,捏了一撮土撒在裡麵,對著那石頭唸叨了幾句詞,便說可以了。

我費了點力氣,掀開石頭,發現底下壓著一張黃紙剪的小人,上麵寫了張小五的名字,還壓了一道紅筆畫的符。

我便按照王秀英的吩咐,取出了那張符和紙人,一起燒了,和那碗水一起撒在了十字路口。

那老頭說,其實很多人都知道張小五在這壓著,但這麼多年也冇人願意管,張小五的家裡人也是連問也不問,因為他活著的時候冇少乾壞事,大家都恨他。

現在也算是他災消難滿,總算是出頭露日了。

做完了這件事,當天晚上王秀英就夢見張小五來道謝,還說自己要去報仇了,王秀英問他怎麼報仇也冇說。

又過了一個多月,有一天張文文忽然告訴我,說是呼蘭一個黑白兩道都吃得開的“大哥”栽了,被抓進了局子,交代出一大堆問題。

其中有一件事,就是十年前的時候,那位“大哥”為了爭奪生意,雇凶殺人,後來犯事了,就花了一萬五千塊錢,讓張小五頂罪。

本來他承諾的是保住張小五一命,結果給斃了。

我聽說這件事頗為感慨,這才明白當時張小五所說的去報仇,原來就是這個意思。

張小五卻冇有選擇直接弄死那位“大哥”,而是不知道用什麼方法,讓對方自己交代了罪行,最終繩之以法。

這也算是冥冥中的惡有惡報了。

捎帶腳說一句,那位“大哥”姓廉,06年的時候斃的,當地人應該都知道,但他死後又換了個姓於的當老大,繼續欺負老百姓,不過後來也都被掃滅了。

諸多原因,這裡不多講了。

但這件事過去之後,我就時常會莫名其妙的夢見張小五,穿著個破褲子站在我床前。

就連白天的時候,我也總是覺得宿舍裡好像有個看不見的人,在房間的某處角落裡盯著我。

大概持續了一個多月,我才把這件事告訴張文文,她安慰我說這都是心理暗示,正所謂疑心生暗鬼,不去想就冇事了。

話雖如此,我心裡還是很不踏實,這纔想起張文文她媽曾經說過:這件事冇人願意管,都怕惹麻煩。

又過了幾天,那種被人暗中盯著的感覺愈發強烈。

有一天後半夜,我起來上廁所,迷迷糊糊地放完水,回屋經過客廳的時候,就隱約看見客廳沙發上坐著一個人。

我以為是蘇哥,就問了一句,那人冇吭聲,等我打開燈一看,沙發上空空蕩蕩的,壓根就冇有什麼人。

當時那一瞬間,我就像被一盆冷水淋頭,渾身上下一片冰涼,頭髮絲裡都是冷汗。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可能真的惹上麻煩了。

自從我幫了她家的忙,張文文和我的關係慢慢親近起來。

因為那段時間我總是心神不寧,她時常會在下班後約我去極樂寺那邊逛街。

當時極樂寺旁邊的遊樂園剛剛建了個摩天輪,我恐高不敢坐,就經常跟張文文坐在極樂寺的小廣場上,聊天喝冷飲,眺望摩天輪。

除了袁姐之外,張文文算是第一個跟我關係很近的女生了,而且我倆年齡相仿,共同話題也多一些。

但我冇把最近的事告訴她,她本來就膽子小,要是知道宿舍裡鬨鬼,肯定得嚇壞了。

極樂寺旁邊有很多算卦的,逢人就上去搭訕,我一直很反感,見了就繞著走。

但其中有一個女的,很是與眾不同。

她看起來也就是三十歲左右,精神有點問題,把自己打扮的像觀音菩薩似的,在極樂寺牆外僻靜的地方,擺了個紙糊的蓮花台,四周擺上佛像,天天在那打坐。

而且她還抽菸,每次看到她的畫風,就是一個女精神病穿的不倫不類,坐在蓮花台裡麵,閉著眼睛,一隻手夾著煙,有時候還自言自語,像是在跟什麼人說話,怪異無比。

很多人看見她都躲著走,不敢靠近,但也有好事的圍觀,指指點點的,就像看動物一樣。

有人說,這女人姓楊,腦子受過刺激,瘋瘋癲癲的,但算卦特彆靈,大家都叫她楊大仙。

她從來不主動跟人搭訕,就算被人圍觀也從不在意,所以我對她倒是並不反感,隻覺得她挺可憐。

那天我和張文文逛街,正想著昨天晚上發生的詭異事,楊大仙忽然在不遠處開口喊我。

“小童子,你站下。”

附近冇有彆人,肯定是在喊我,於是我納悶地走了過去,問她:“大姐,你喊我啥事?”

張文文有點緊張,拉著我的胳膊,想讓我走。

但我的好奇心已經被勾起來了,因為這楊大仙一直閉著眼睛,卻知道路過身邊的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她還是閉著眼睛,抽了一口煙,兩條腿微微抖動著,對我說。

“你身上跟了一個清風鬼魂,已經有些日子了,最近去過土地廟吧?”

我這身上的汗毛瞬間就豎起來了,這大姐說的也太對了吧?

我連忙點頭:“對對對,我是去過土地廟,而且最近總感覺身邊有人,你是咋知道的?”

楊大仙一臉詭異地笑了起來,然後睜開眼睛,打量了我幾眼。

“看你也不是一般人,我就跟你結個緣吧,你身上這鬼魂就是從土地廟帶回來的,他活著時候造了不少孽,現在冇吃冇喝,家裡也冇人管,窮的連褲子都穿不上了。”

我越聽越發毛,她說的這不就是張小五嗎?!

我趕緊蹲了下去,一臉誠懇地問:“大姐,那我現在該咋辦啊,是不是得把他送走?”

她冇回答,直勾勾地盯著我,說:“這鬼魂說了,他不想走,想跟著你修行,你是菩薩身邊的童子,跟著你有好處。”

上次張小五上身王秀英的時候,我還能跟他交流一番,但輪到自己身上,我多少也有點肝顫。

張文文一聽也害怕了,緊張地說:“要不,咱們給他送點錢,再送一身衣服,把他送走?”

楊大仙搖頭說:“冇用,他如果想要錢要衣服,就去磨家裡人了,但他現在想修行,這就難辦了。”

我苦著臉說:“大姐,不瞞你說,我就是個打工的,自己溫飽都還冇解決,他跟著我也冇用呀。”

楊大仙又抽了一口煙,然後讓我把手伸過去,她用三根手指一搭脈門,兩個眼睛就開始往上翻白眼。

她這模樣還真挺嚇人的,過了一會她才鬆開手,搖頭晃腦地說。

“你身上有仙家護法,他倒是不能把你怎麼樣,但現在這個鬼魂已經占了你的竅,有點麻煩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東北出馬筆記,東北出馬筆記最新章節,東北出馬筆記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