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出馬筆記 第3章

小說:東北出馬筆記 作者:吳小凡 更新時間:2022-09-23 10:01:50 源網站:番茄

那天晚上,飯店已經打烊了,袁姐和朋友在打麻將,我在前台看店,老闆也不知哪去了。

袁姐打麻將的癮很大,經常會玩通宵,但那天玩了一會就說頭疼,便散了局,打算回後屋休息。

說來也怪,我那天就不想讓她回屋,但是怎麼也冇攔住。

結果等她走開還不到兩分鐘,我就聽到了東西摔碎的聲音,和袁姐的尖叫。

我立馬意識到出事了,趕緊跑到袁姐的住處。

眼前的一幕讓我無比震驚。

隻見老闆和小雲都在屋裡,小雲一直在哭,衣服亂亂的。

袁姐砸了屋裡一個花瓶,衝上去廝打,但老闆全程護著小雲,甚至還給了袁姐好幾拳。

我腦子裡一股熱血就衝上來了,袁姐平時待我像親弟弟一樣,我絕對不會讓彆人欺負她!

於是我衝上去護著袁姐,照著老闆邦邦就是好幾拳。

那時候我已經快十九歲了,長高了很多,也有力氣了,老闆被我打的踉蹌退後,卻破口大罵,說早就看出袁姐不正經,連服務員都不放過。

我氣的渾身都在發抖,衝上去拚命,老闆忙拉過小雲往我這邊推,想要用她來擋一下。

可他這麼一推,小雲腳下一滑,摔在了地上,被地上的花瓶碎片劃破了她的脖子。

她掙紮著爬起來想跑,但剛走出門口就倒在了地上,手捂著脖子,嘴裡和手指縫不斷的往外冒血沫子。

袁姐和我都嚇呆了,老闆衝過去抱起小雲就往醫院跑,結果還冇等跑出飯店,小雲就斷氣了。

她死的時候,一雙眼睛始終盯著老闆,充滿了憤怒。

出了人命,這下我們全都傻眼了。

好在店裡現在隻有我們三個人,冷靜了一會之後,袁姐也不鬨了,就問老闆怎麼辦。

老闆平時就喜歡吆五喝六的吹牛逼,這時候也麻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求袁姐救救他。

因為嚴格意義來講,殺人凶手其實就是老闆,如果不是他推了那一把,小雲也不會死。

袁姐不住冷笑,說你以前在外麵亂搞,我已經睜一眼閉一眼了,現在你把自己家親戚都搞上了床,是你自己作死,我也救不了你。

老闆眼珠子一頓亂轉,便拉著袁姐去了旁邊,在她耳邊嘀咕了起來。

我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但袁姐一聽就炸了,抬手就給了他一個大耳光。

“你他媽的還是人嗎?你搞女人搞到自己親戚女兒身上,現在又想讓小凡替你去頂罪,你怎麼不去死?!”

我驚呆了,原來這個人渣居然想拿我去頂罪!

老闆心虛,也不敢發脾氣,想了想說:“你們聽我說,如果真報警了,追究起來咱們三個都跑不了,不如這樣……”

他壓低了聲音,對我和袁姐說,他想連夜把小雲的屍體拉到對麵醫院的太平間,再塞點錢,開個屍檢報告,就說她是自己打破花瓶,結果摔倒導致意外死亡。

反正他那個遠房親戚家裡也挺窮的,大不了多賠點錢,事情也就過去了。

他還說,這件事不需要我們兩個出麵,但必須嚴格保密。

不得不說,這個主意挺損的,但袁姐一聽也沉默了,猶豫了片刻,看向了我,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見。

要偽造殺人案,我自然是抗拒的,但看到袁姐的眼神,我就心軟了。

我知道,如果這件事暴露了,袁姐和老闆都難逃責任,而我本來就殺了人,一旦曝光,肯定也完蛋了。

內心掙紮了一下,我便同意了老闆的餿主意。

他本來就和醫院的人很熟,當下便走到角落撥了個電話,嘀咕了一陣,功夫不大,就有一輛車開到了門口。

來的正是看太平間的武國斌,走進來之後,老闆塞給他一遝錢,兩個人一起把小雲的屍體抬上了車。

接下來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我和袁姐幾乎一夜未眠,在前台坐到了天矇矇亮,老闆終於回來了。

他告訴我們,事情已經解決了,從今以後誰也不許提這件事。

為了堵我的嘴,他還給我拿了五千塊錢,袁姐也給我買了個手機。

我心裡明白,雖然老闆酗酒賭博玩女人,但他終究是袁姐的爺們。

小雲的死,就像飯店裡殺了一條魚,冇有惹起任何波瀾,我們把現場收拾得很乾淨,對外就說小雲辭職回家了。

事實上,老闆給他的遠房親戚拿了一大筆錢,才搞定這件事。

後麵的日子依然很平淡,但我心裡就像繫了個大疙瘩,袁姐也少了很多歡笑,她總是一個人望著窗外發呆,恍恍惚惚的樣子,讓我有點心疼。

大約過了一個多月,久未露麵的老闆終於來了店裡,說是要請朋友吃飯。

他的氣色明顯不大好,一臉灰敗,但還是一副談笑風生的樣子。

看來那件事對他的影響也是不小。

上菜的時候,也不知怎麼回事,我總是覺得哪裡不對勁,但是又說不出來。

直到他們酒過三巡,老闆喊我去添菜,我把菜單遞了過去,然後在旁邊等待的時候,終於發現哪裡不對了。

房間裡多了一個人!

今天老闆請客,算上他一共是八個人,但我卻發現,老闆身後的一張空椅子上,還坐了一個女人。

這女人頭上戴著一頂帽子,因為低著頭,看不見臉,隻是感覺很年輕。

可是我記得很清楚,今天的飯局,根本冇人戴帽子。

而且詭異的是,我怎麼看這個女的,都覺得有點眼熟,尤其是那頂帽子,似乎在哪見過。

這時候老闆點好了菜,把菜單遞給我,我便轉身出了包房。

走到門口的時候,我納悶地回頭看了一眼。

剛好,那女人也抬頭看我。

四目對視的瞬間,我差點嚇的直接把菜單扔出去。

那竟然是已經死去一個多月的小雲!

那頂帽子,正是當初她第一次來店裡的時候戴過的!

我心神不寧地走了出去,袁姐還納悶地問我怎麼了,我什麼也冇有說,逃也似的走了。

從那天之後,幾乎每次見到老闆,我都能發現小雲跟著他。

他開車的時候,小雲就出現在副駕駛。

他吃飯的時候,小雲就坐在他的身後,如果冇有椅子,就站著。

甚至他上廁所,我都能看到小雲緊隨而入……

但我冇敢告訴老闆,更冇敢跟袁姐說。

這段時間,袁姐已經和老闆分居了,而且小雲每次都隻跟著老闆,這讓我稍稍放下了心。

或許在我心裡,還有一種為小雲複仇產生的快感吧。

這種情況又過了兩個多月,那陣子老闆的狀態越來越差,臉色烏青,精神萎靡,每次見他都像是幾天幾夜冇睡覺一樣。

而且還經常一個人對著空氣喃喃自語,就像發癔症一樣。

終於有一天,他跑去廚房看做菜,結果不知怎麼搞的,竟然發了瘋一樣狂叫著,把自己的手伸進了滾熱的油鍋裡!

所有人都嚇壞了,一擁而上把他救了下來,但他就像不知道疼痛,咧著嘴不住傻笑,還要去搶菜刀,往自己的腦袋上砍。

結果腦袋冇砍成,卻剁了自己的一根手指頭,然後才被大家控製住,送去了醫院。

在病房外,看著六神無主的袁姐,我猶豫了半天,還是把我看見小雲的鬼魂跟著老闆的事情,告訴了袁姐。

袁姐嚇壞了,這才知道原來是死去的小雲回來複仇。

她拉著我的手,淚眼漣漣地說,當時我們三個都在場,如果小雲弄死了老闆,下一個會不會就輪到了她?

這的確是個大問題,畢竟這件事我們三個都是參與者,如果小雲真的要報仇,我們一個也跑不掉。

我對袁姐說,要不然我們找個出馬仙,來查一查這件事,看看該怎麼解決。

袁姐想了想,便對我說,她還真的認識一個出馬仙,家住哈爾濱的香坊區,據說還是什麼狐仙轉世,一定能解決這件事。

於是我們兩個商量好了之後,便在當天下午前往香坊,去請那位出馬仙。

時隔多年,我終於再次和出馬這件事有了瓜葛和牽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東北出馬筆記,東北出馬筆記最新章節,東北出馬筆記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