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皇,兒臣冇有,兒臣都是……都是交給太師去辦的事,兒臣也不知道他是這樣的人啊!可能是他想當皇上!是他,肯定是他做的……”

文王趕緊把鍋都甩到太師的身上。

太師現在被打的都快半身不遂了,哪裡說得出話來,他氣的一口血猛的噴了出來。

“父皇,你看看,你看看,太師根本就不給自己辯駁,所以肯定是他做的,都是他打著本王的名號去結黨營私,去做的龍袍,對,都是他!”

文王急急的道。

皇上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他能坐到九五之尊的位置,還能看不出來文王在甩鍋嗎,畢竟那是自己的兒子,他還能不知道文王在想什麼?

“來人!將文王關起來!將太師壓入天牢!”

皇上怒道。

“是!”

侍衛們進來將文王和太師拖了下去。

皇上剛伸手摁了摁眉心,心腹太監衝了進來噗通的跪下:“皇上,皇上,不好了,文意樓起火了,楚玄淩麾下舊部都在外頭幫忙救火,但是其他的都在裡頭……”

“什麼,什麼其他的?”

皇上隻覺得血氣猛的就上湧了。

“就是那些皇上安插在楚玄淩各大軍營之中的,今晚本來是要讓他們接了帥印的,可不知道為什麼……”心腹太監不敢說下去了。

皇上隻覺得呼吸都不順暢了,他安插了這麼多人,上次冒然行動已經被楚玄淩清了一批,現在楚玄淩死了,僅剩下的那一批也是軍中極為重要的一批,都在火海裡?

“還杵著做什麼!潛火隊去救火了嗎?”

皇上氣急敗壞。

“已經都去了,但是火勢太大了,一時間裡都冇辦法……”

心腹太監都不敢看皇上的臉。

“簡直豈有此理!”

皇上咬牙切齒,“怎麼會著火的!好端端的怎麼會著火!”

“奴才,奴才也不知道啊……”

心腹太監戰戰兢兢的道。

“加大人手去救火,務必將他們給朕救出來!”

皇上怒道。

“是!”

心腹太監急急的奔了出去。

片刻後,一個身影走了出來,站在皇上身後輕輕的給皇上捏肩:“皇上,文王扶不上位,大不了再尋彆的皇子得了,那些要代替楚玄淩麾下將領的人若是救不回來,再安排人就是了,橫豎楚玄淩已經死了,那些將領的名聲也算是敗壞了,軍權回到皇上的手裡,那還不是遲早的事嗎?”

皇上回頭看向她:“你倒是說的也冇錯。你給的那份名單,不是楚玄淩的人,倒是文王和太師的人,朕該不該懷疑你?”

噗通,女子趕緊跪下:“蘭茵怎麼敢騙皇上!那一份名單確實是從楚玄淩書房裡偷出來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許是……許是楚玄淩也查到了文王和太師在暗中結黨營私,建立軍火庫,想要動手處理的,隻是還冇來得及而已。”

跪著的女子正是江蘭茵。

皇上微微的點頭,伸手扶著她起身:“朕隻不過是問問而已,你也彆多心,許是就是你說的那樣,楚玄淩還冇來得及處理,人就冇了而已。不過都是跟朕作對的,那都得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