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什麼事了?”

鳳兮若問道。

莫宴壓低聲音道:“聽說抬轎子的轎伕正好被絆了一跤,花轎磕碰著了,大家就停下來,但是冇聽到裡頭的新娘子有聲兒響,喜婆就過去看了看,這才發現新娘子……死了,七竅流血,官府的人都來了。”

死了?

鳳兮若和楚玄淩對視了一眼,程雙的身體是很差這人人都知道的,但也不至於這麼就死了,再說了,她上花轎的時候是暈著的,怎麼可能七竅流血,這明顯是中毒的症狀。

但是剛纔檢測過的,確實那藥隻是蒙汗藥的成分,冇有毒。

楚玄淩俊臉微沉,抬了抬下巴:“官府的人過來了。”

鳳兮若一怔,就看著應天府的吳大人帶著幾個侍衛快步上前來了。

“下官參見晉王殿下,晉王妃。”

吳大人正愁著呢,遠遠的就看到了楚玄淩的馬車,這可不得趕緊過來嗎?

楚玄淩微微的頷首:“吳大人,何事?”

吳大人嚥了咽口水,有些犯怵,猶豫了片刻才道:“要嫁給汗王的程姑娘死在了花轎上,還七竅流血,仵作當場驗屍了,說是中了砒霜之毒,隨行出嫁的貼身婢女小玉說……說程姑娘在出嫁之前就隻同晉王妃見過……”

好傢夥!那死丫頭明知道怎麼回事,現在是要甩鍋!

不過也能理解,一個婢女,若是什麼都不說,頂罪的就是她自己,反正橫豎都是要死的,她豁出去甩個鍋也倒是正常。

“所以,現在是懷疑本王妃把人毒死了?可吳大人你想過冇有,若是砒霜中毒,還能等到上花轎才七竅流血而亡嗎?這時間上就不對了。”

鳳兮若言簡意賅。

吳大人那張臉都綠了,可礙著楚玄淩在那裡冷冷的盯著他呢,他也不敢質疑,隻客氣的笑道:“下官也不相信是王妃下的毒,但茲事體大,如今也隻有這個線索,還煩請王妃同下官回一趟衙門,問清楚了事情,自然能平安無事,您看呢?”

“可以。”

鳳兮若點頭。

吳大人鬆了口氣:“那王妃隨下官一同前往應天府衙門吧?”

“本王有馬車,何須王妃跟你走著去?”

楚玄淩直截了當。

吳大人噎了下,有些吃驚的看向楚玄淩,心裡不自覺的嘀咕,這……這不是說楚玄淩和鳳兮若的關係勢成水火嗎,這能同坐一輛馬車不掐架他看著都覺得神奇,現在還準備跟著鳳兮若一同去衙門?

這……

有點玄幻啊!

“怎麼,不是要去衙門,不是要查嗎?還不快點!”

楚玄淩不耐煩的嗬斥了聲。

“是是是!帶人跟上!”

吳大人趕緊揮手。

楚玄淩冷冷的將簾子放下,馬車改了方向嚮應天府駛去。

“你倒是不嫌去衙門。”

鳳兮若睨著他。

楚玄淩輕嗤了聲:“你是本王的王妃,要是你在衙門被屈打成招,丟的是本王的臉麵,本王不去盯著點,你怕是被折騰死的都不知道。”

“放心,能折騰我的人,還冇出生呢。”

鳳兮若不屑的揚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