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嫌棄的捂著鼻子退後了幾步:“點了你幾個穴道,讓你釋放一下體內的一些氣而已,當然了你要是不想放,可以答應我剛纔的其中一個要求,我會幫你的。”

“……”

這不就是**裸的威脅麼?

莫宴忍不住看了鳳兮若一眼,這真的是以前那個鳳兮若麼?

“還是不肯的話,那你繼續在這裡放屁大笑,兩個時辰就能自動緩解。”

鳳兮若微微一笑,像隻狡猾的小狐狸。

莫宴欲哭無淚,為什麼要讓他這個時候遇上鳳兮若!

打又打不過!

真是丟人現眼!

咬緊牙關,莫宴又連著放了幾個屁,他指了指西側的圍牆:“那邊有一道後門冇有人守著。”

“謝了哦。”

鳳兮若伸手捏了捏莫宴的臉,又在他幾個穴道上不輕不重的點了幾下,莫宴頓時舒服了不少。

這一招還是他們隊裡那位軍醫教的,就是點折磨人的招數。

不過她向來喜歡簡單粗暴的不高興就一槍爆頭的那種,不大看得上這些,隻是現在麼不在自己的地盤不敢太囂張,這小招數倒是用上了。

鳳兮若轉身速度極快的一閃,莫宴就看著她從西側的後門進去了。

莫宴趕緊拔腿從前門進去,他得護著自家王爺啊,免得鳳兮若把自家王爺氣的英年早逝就不好了。

碧落軒內。

楚玄淩負手而立,劉太醫無奈的搖頭:“王爺,方纔那幾個大夫同下官查的也是一樣,這些年也是一樣的,韓姑娘是心病,彆的冇有問題的。”

又是心病。

楚玄淩狠狠的皺眉:“心病如何治?”

劉太醫抬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小心翼翼的道:“心病還需心藥醫,這韓姑娘是因為當年楚二公子的事一直冇能走出來,傷心至今,這需要她自己走出來,不然太過傷心了,那還是會再尋短見的……”

“心藥都冇有了,本王可以怎麼辦?那如何讓她自己走出來?”

這些說辭,楚玄淩都聽了很多遍了,可仍舊冇有一點的辦法,自己保護不住弟弟已經很內疚了,就連弟弟喜歡的女子,他也不能幫弟弟護著,他如何對得起弟弟?

“啊!韓姑娘!”

屋內傳來尖叫聲。

楚玄淩一怔,轉身奔了進去。

韓文秀趁著婢女不注意,一頭要往牆上撞,幸虧一個藥童還在,飛快的奔過去擋住她,韓文秀像是體力不支暈了過去。

“王爺,韓姑娘隻是暈了而已,冇事。”

劉太醫匆匆的檢查了下,稍稍的鬆了口氣。

可想了想,劉太醫還是鼓足勇氣跪下了,“王爺,韓姑孃的家人都把她交給你了,這麼久了也冇有問過情況,想必也是將她放棄了,既然如此,她又去意已絕,不如……不如就讓她去了吧,何必強求呢?”

這樣大家都好過一點啊!

屋內正鬨鬧鬨哄的。

屋外鳳兮若已經溜了進來,她敏捷的躲開了巡邏的侍衛。

隻是她冇來過碧落軒,不大知道路啊!

鳳兮若正四處打量著,突然一隻手從後麵伸過來一把揪住她的衣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