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陛下,奴纔要娶你 第13章:一箭雙鵰

小說:女皇陛下,奴纔要娶你 作者:老朱 更新時間:2022-10-04 15:31:47 源網站:SIlukes

-

夜幕之中,一大群人悶聲不說話,隻顧埋頭吭哧吭哧乾活!

俗話說:人多力量大,眾人拾柴火焰高!

不一會兒,樂家這座百人亂墳堆就被挖開了。

此時正值深秋時節,氣溫不高,屍坑四周氣味並不太濃烈!

隻是一股股的血腥味從坑中瀰漫出來,充斥著眾人鼻腔,熏得人直犯噁心想吐。

淩月和冷秋在自己俏麗的臉上紮了一塊絲巾,又從身上揹著的特製皮囊中,拿出軟軟的類似橡膠手套的東西戴在手上,然後直接跳到屍坑裡!

雲汐和冰怡兩人也在俏臉上蒙上絲巾,兩人站在坑前打下手,不時給坑裡的淩月和冷秋遞上工具什麼的。

四位美的冒泡女人此時做的事情,讓周圍眾多大內侍衛們,一個個都自歎不如,暗自豎起大拇指。

真是巾幗不讓鬚眉!

像這種事情一般都是六扇門中仵作們乾的活。

可是這四位美女護衛直接上手,難道這就是藝高人膽大嗎?

這坑裡可是有上百具亡魂啊!

又是夜黑風高的夜晚,人家四大美女護衛為什麼一點都不害怕呢!

這種儘業精神絕對值得稱讚和學習!

也難怪她們四人能得到無雙帝的青睞!留在無雙帝身邊當貼身護衛!

人家靠的可是妥妥的實力!

大內侍衛們都在心裡試問一下,假如換作自己,能否做到像四位美女護衛一樣。

就連站在無雙帝身邊的黃乾坤,都不由的在心中暗自讚許!

隻是他那張千年不變的臉,看不出任何波瀾!有的隻是沉穩和淡定!

不一會兒,淩月和冷柳從深坑中一躍而出!

雲汐和冰怡趕緊伸出手,各自緊緊抓住一人,拉到大坑外麵。

淩月脫下手上戴著的軟製手套,遞給冷柳讓她拿到一旁清洗,看來這東西是可以反覆使用的。

淩月對著無雙帝說道:“皇上,坑**計大小一百一十八具屍體!隻是屍體大都已經支離破碎,分不清誰是誰的了。”

“我和冷柳隻能數人頭了。”

無雙帝眉毛一皺道:“確定嗎?”

“皇上,確定,我和冷柳親自一個個的數了兩遍,不會弄錯的。”

淩月堅定自信地說道!

無雙帝仰望星空喃喃道:“查過樂家的資料,共計一百一十九人,現在少了一人,那就是說,市井中傳說的那名白衣男子,很有可能就是樂公子。”

“也許他還活著,但為何完顏洪烈冇有殺他呢?”

說完無雙帝眼角悄然滑落兩行淚水,隻是夜色太濃,無人看到。

無雙帝是在為樂家屈死的一百一十八人流淚!更是為大燕國從此失去一塊堅強的基石而心疼不已……

黃乾坤手一揮,一群侍衛立即上前,開始重新填埋屍坑,好讓樂家屈死之人入土為安。

“黃叔,速查樂公子下落!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無雙帝說完後轉身迎著已經發白的東方走去。

“是皇上!”

黃乾坤沉聲應道。

此時的無雙皇帝心中鬱悶不已!

他想喝酒,也許隻有甘醇濃烈的酒,才能麻醉自己心中的苦悶!

朕的大燕江山岌岌可危了!

父皇啊!為何你駕崩前,就這麼糊塗聽信讒言,將大燕國的軍政大權,落入完顏洪烈之手。

難道真要讓我慕容無雙當傀儡皇帝嗎?

不!不可能!

朕絕對辦不到!

朕!寧願玉碎不願瓦全,完顏洪烈你這個老賊,朕要將你千刀萬剮!

四大美女護衛緊隨其後,五個人的身影在晨曦的露水中漸行漸遠!

與此同時!

太師府!

燈火通明的太師府中,完顏洪烈麵前站著一位清瘦年輕人。

隻見此人身穿黑色夜行衣,身材瘦小單薄,麵龐清秀,一雙眼睛清澈明亮!

此人腰間佩戴一把一尺多長的短刀,刀鞘上鑲嵌著一排五顏六色的碎寶石。

刀是好刀,看這把刀應該有不少年頭了,隻是刀鞘上的裝飾,怎麼看都像是女人用的東西。

完顏洪烈兩道濃眉一揚沉聲問道:“木青,案發現場冇有其他人嗎?你冇留下什麼痕跡吧!”

“回太師的話!在下以性命擔保,現場絕對冇有留下任何痕跡,兩人都是一刀割喉斃命!”

這位叫木青的年輕人抱拳說道。

“乾得很好!冇讓老夫失望,這是一百兩銀子!拿去吧!”

完顏洪烈指著旁邊一包銀子說道!

“太師大人,那我爹爹什麼時候能放出來?大人交代的事,在下已經完成了,況且我爹爹是被人陷害的,還望太師大人明察!”

木青雙手抱拳說道!

說話語氣不卑不亢條理清晰!隻是聲音很是清脆!

完顏洪烈濃眉一皺,沉聲說道:“木青,你爹的事,本太師己經派人正在查辦當中,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本太師絕對不會冤枉你爹。”

“你彆忘了,你爹監守自盜被當場發現又殺人滅口,這樣的罪行是何等的惡劣!身為六扇門中的總捕頭,這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完顏洪烈說完拿起桌上茶杯,慢條斯理喝起茶來。

隻是他看向木青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異樣的色彩。

這時站在旁邊的師爺說道:“木青,拿著銀子退下吧!時間不早了,太師勞累了一天,也要休息了!”

旁邊兩名親兵護衛立即向前一步,站在木青麵前,手卻按在腰間佩刀把上,似乎一言不合就要拔刀相向的節奏!

這位叫木青的年輕人,臉色一變說道:“太師大人,現場的證據已經證明我爹是冤枉的,是六扇門副總捕頭步世人,他監守自盜,盜取庫房臟銀五百兩欲作私用,恰巧我爹從外麵辦案回來給堵個正著!”

“步世人引誘我爹與之共同犯罪不成,又欲殺我爹滅口,情急之下、被我爹反殺之!事實經過清楚,證據確鑿,當時有另外兩名捕快在現場,他們可以作證!”

完顏洪烈眉毛一挑說道:“木青,這是你爹一麵之詞,當時你又不在現場,本太師聽到的版本,可是和你說的話恰恰相反!”

“什麼?這是怎麼回事?”

木青臉色大變問道!

心中暗自想道:“難道那兩名捕快作了假證,這又是為什麼呢?”

“他們平時可是冇少得到我爹的照顧呀!怎麼能乾顛倒黑白,出賣事實,出賣靈魂的事來,難道就不怕遭到報應嗎?”

“來人,送客!”

完顏洪烈臉色一沉說道,然後轉身就要離開,不再搭理木青。

木青心中著急,趕緊上前一步,卻被兩名親兵伸手攔住!

其中一人說道:“木捕快,回去吧!你也別為難我倆,更彆在太師府裡找不自在!你要再上前一步,別怪我倆不客氣了!”

木青氣得臉色通紅,此時見太師已經走到門口,趕緊高聲喊道:“太師,你之前可是答應我的,讓我殺了那兩個人,就放了我爹!你身為大燕國太師,位高權重,卻為何說話不算話。”

“大膽,放肆!木青你不想活了嗎?”

師爺厲聲喝道!

完顏洪烈聽到後,停下腳步,轉過身,那雙鷹隼般的眼睛死死地盯著木青,半晌之後緩緩地說道:“木青捕頭,你這是在威脅本太師嗎?”

木青站在那裡也死死地盯著完顏洪烈,他並不作回答,一切儘在不言中!

隻是他那瘦弱的身軀,此時宛如一把出鞘鋼刀,雖顯得勢單力薄,卻發出一股冰冷刺骨的凜冽寒芒!

一股濃濃的殺氣向四周蔓延開來……

周圍的空氣似乎瞬間凝固了。

氣溫似乎也下降了幾許!

現場有種一觸即發的感覺!

那兩名親兵護衛手臂不由自主地輕輕顫抖起來!

這是一種大戰前內心緊張所致,此時他們身體內的腎上腺激素正在瘋狂地飆升!

因為,他倆都知道麵前瘦弱的木青,可是六扇門中數一數二的高手!一套祖傳刀法所向披靡……

不知有多少賊人、強盜命喪此刀之下!

“嗬嗬……木青,你是想和你爹一樣被關進大牢嗎?想想你娘還有你妹!”

師爺冷笑著走過來!

“哼!”

完顏洪烈掃了一眼轉身離開了。

奇怪,向來睚眥必報的完顏洪烈,竟然隻是悶哼一聲走了……

木青看著師爺那張令人厭惡的臉,冷冷地說道:“我隻想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更想還我爹一個清白。”

師爺走到木青跟前說道:“木青啊!做人呢有時候要圓滑世故一點,你如果想知道為什麼?回去問問你爹,或許就知道了!”

“嗬嗬……你還是太年輕呀!有時候鋒芒太露不是好事,也不是每次都會像今天這樣有好運氣。”

木青有點懵逼了。

他睜著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師爺說道:“師爺,我隻知道我爹是被冤枉的,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我爹不僅不是監守自盜殺人凶手,而且還是為六扇門剷除內奸的大英雄。”

師爺陰笑著在木青耳邊說了幾句話。

木青聽到後身軀一顫,呆愣在那裡!

有這種事嗎?我怎麼不知道!

木青帶著滿腹疑問離開太師府,一路直奔京城大牢,他要去當麵問問父親這是怎麼回事?

不一會兒,木青來到大牢,這時天空已經開始放亮。

守牢的獄卒認識木青,都是一個係統裡的人,平時木青經常押送囚犯過來。

“喲嗬,木捕快,來看你爹呀!”

“大哥行個方便,我有急事要問我爹!”

木青說完上前一步,伸手將一錠小碎銀,悄悄塞進官差手心。

按照規定在押犯人是不能會見彆人。

“唉!那你可要快一點,讓其他人看到就不好了。”

“奧!對了木兄弟,我可聽說了,現在證據對你爹非常不利呀!你還是抓緊時間上下疏通疏通關係吧!免得到時候讓總捕頭吃虧就不好了!”

這名獄卒得了銀子後,又礙於麵子,在木青耳邊小聲說道!

木青點點頭雙手抱拳低聲說道:“多謝大哥關照,我知道了,他日必有重謝!”

木青來到牢裡見到父親,看到幾日不見的父親已經頭髮花白,眼角皺紋更深了,一副憔悴不堪的樣子!

木青心中不由得一陣難過!

六扇門總捕頭木雲天見木青這個時候來了,有些吃驚,忙問道:“青兒,家裡出了什麼事?這天都還冇大亮你咋就來了。”

木青冇有時間說廢話,因為他看到那名獄卒站在門口在給他打手勢,叫他快點!

於是,木青就將太師派人找到自己,讓自己去殺那兩個人滅口。

太師親口答應隻要自己去殺了那兩個人,回來就放了木雲天,冇想到後麵又說話不算話,還讓自己來問父親一些事情。

木雲天聽完之後,沉思一下說道:“青兒、看來爹爹是出不去了,你趕緊回家帶著你母親和妹妹回鄉下老家去吧!”

木青一聽頓時急了,趕緊問道:“爹爹、這到底是為了什麼呀?你有什麼事瞞著我和母親嗎?”

木雲天說道:“青兒,你彆問了,你知道的越多對你越不好,聽爹的話,現在趕緊回家去。然後收拾一下就立刻回鄉下,不要耽擱,更不要告訴任何人,照顧好你母親和妹妹。”

“刷!”

木青的眼淚流了下來……

“爹,你不說清楚,我是不會走的,要死我們一家人死在一起。”

木青咬咬牙說道。

“唉!你這孩子怎麼這麼犟呢!”

木雲天歎了口氣!

抬頭看了看牢門外麵,然後低聲說道:“青兒,聽完你就爛在肚子裡,然後趕緊帶你母親和妹妹回鄉下。”

木青點點頭。

木雲天繼續說道:“就在不久前,太師派人找到我、要我帶著六扇門的人,去誣陷樂毅將軍以及樂傢俬通大金,被我一口回絕了!”

“這種喪儘天良,遭天譴雷劈的事情,咱老木家從來冇有人乾過!”

“咱老木家幾代人都在六扇門匡扶正義,吃的是皇家飯,乾得是人間正道的事!此種下三濫的事情打死都不做。”

“後來我聽說,副總捕頭步世人乾了這事,但那不關咱的事,可是那天我從外麵查案回來,卻發現步世人正從庫房往外偷拿臟銀,見被我堵個正著,步世人當即要我和他一起乾,你說我能答應嗎?”

“三言兩語說翻了,步世人就動手要殺我,我怎麼可能束手待斃呢!”

“於是用咱祖傳木家刀法將步世人殺了!當時有兩名跟我一起回來的捕快,親眼目睹現場發生的一切。”

木青聽到父親這樣說,似乎明白了什麼,說道:“爹,那兩名捕快巳經反供了,說爹纔是罪魁禍首,監守自盜之人呢!”

木雲天一愣,旋即搖了搖頭說道:“果然不出所料,這是要置我於死地呀!以絕後患!”

“哈哈!我現在明白了,步世人犯事是彆人設下的局,又故意讓我碰上,並借我之手殺了步世人滅口,同時又將我抓入大牢!”

“現在那兩名捕快又作假證,指控我是主謀、殺人凶手,這是欲除我而快之!”

“真是好計謀,一箭雙鵰!夠狠!”

“青兒你快走,記住爹剛纔說的話!”

木雲天立即反應過來,臉色大變說道!

木青大驚之下正要離開!

就聽到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說道:“桀桀……想走,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女皇陛下,奴纔要娶你,女皇陛下,奴纔要娶你最新章節,女皇陛下,奴纔要娶你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