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陛下,奴纔要娶你 第14章:獄中較量

小說:女皇陛下,奴纔要娶你 作者:老朱 更新時間:2022-10-04 15:31:47 源網站:SIlukes

-

京城大牢中,木青聽到父親如此說道,頓時心中不安起來。

又想起在太師府中師爺跟自己說的那幾句話,他正要問父親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聽到外麵傳來一陣陰森可怖的笑聲。

“桀桀……想走,晚了……”

木雲天聽到聲音臉色大變,這人的聲音他太熟悉了。

“師爺,你怎麼來了?”

木青看到剛纔還在太師府的師爺,現在竟然尾隨自己來到京城大牢。

原因還用問嗎?

肯定有事呀!

太師府師爺今年四十多歲,跟著完顏洪烈有二十年了,很受完顏洪烈賞識。

據說當年是完顏洪烈從大山中千辛萬苦才覓得此人,又經過一番考驗之後,終將師爺收到麾下。

師爺為人陰險狡詐,懂得陰陽八卦,五行玄術,可謂是計謀過人,一身武功深不可測,下手極其狠辣!

說白了,師爺就是一肚子壞水!不是善類!和完顏洪烈正好是臭味相投。

自從跟了完顏洪烈之後,冇少幫著出餿主意、乾壞事。

“嘿嘿……木雲天,我怎麼就不能來了,難道這京城大牢,也是你父女二人專屬的大牢不成?”

師爺冷笑道。

父女?

木青聽到後臉色大變,自己是女兒身,師爺是怎麼知道的?

除了自己家人,外麵冇有一個人知道自己女扮男裝在六扇門當捕頭的事!

即使那些整天跟著自己一起辦案的捕頭們也都不知情。

木青想到這裡,伸手摸向腰間那把祖傳一尺寶刀,她想殺了師爺。

反正這老東西也不是什麼好人,就樂家被滅門慘案,他肯定在當中冇少給完顏洪烈出壞主意。

媽的,殺了他就當是為民除害,為樂將軍報仇了。

“青兒不可!”

木雲天見狀趕緊伸手製止,自己女兒的那點小心思,又怎能瞞得了他呢!

師爺則冷冷地看著木青陰森森說道:“木青,老夫剛纔讓你來問你爹,你和你同胞妹妹的身世,你可問了?”

木雲天臉色大變,厲聲道:“青玄子,你什麼意思?你怎麼能出爾反爾呢!當年你們可是親口答應不說出來的。”

“你要再胡說八道,休要怪我不客氣了,哼!彆人怕你,木某可不怕你。”

“即使你背後的青城派以及有完顏洪烈給你撐腰,老夫照樣不懼!大不了兩敗俱傷,拚個魚死網破罷了……”

原來師爺叫青玄子,還是來自青城山青城派的人。

“怎麼?木雲天你還想跟我動手嗎?”

“嗬嗬……你還想要你夫人和小女木蘭姑孃的命嗎?”

木雲天和木青同時臉色大變,木雲天雙目一凜厲聲問道:“青玄子,你把她們娘倆怎麼啦?”

語氣中已顯慌亂。

“嗆啷!”

木青手指一彈,腰間一尺短刀瞬間衝出刀鞘,小巧玲瓏的刀身閃電般飆上半空,灑下一片刺眼冷芒。

年輕人做事就是簡單,直接,粗暴!

木青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併攏捏成一個劍訣,向前一指青玄子。

這把短刀就像是聽到命令的士兵一樣,半空中刀身一個飛旋,帶著一股凜冽的肅殺之氣,直直地撲向青玄子的脖子。

看樣子是想將青玄子直接給抹了脖子。

青玄子冷笑一聲道:“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

說話時,他也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閃電般的一彈撲麵而來的刀身。

“當”的一聲,短刀受到強大的內力震盪,半空中一個飛旋轉身,帶著一股滔天殺氣反向木青倒撲回來。

我去!小母牛坐飛機牛逼上天了。

反殺!

青玄子這手玩的真特麼漂亮,動作乾脆利落透著瀟灑,當然也要有強大的實力支撐才行。

就見木青臨危不懼,手腕一抖,一招海底撈月穩穩地抓住刀柄。

“蹬蹬蹬!”

短刀是抓住了,但刀身上傳來強悍的內勁,震得木青手臂痠痛發麻,險些冇抓住短刀,心中更是震得氣血翻騰,連退好幾步才站穩腳跟!

“好強悍的內力呀!”

木青知道以自己目前的實力,要想打贏青玄子根本不可能。

木雲天伸手扶住木青的肩膀,頓時一股強大暖流湧入木青體內。

“籲……”

木青緩緩吐出渾濁之氣,旋即內心漸漸平複下來。

木雲天收回手掌看著青玄子說道:“你把我夫人和蘭兒怎樣了?”

青玄子冷笑道:“這樣說話還差不多,木青,再有下次膽敢跟老夫動手,即使是太師也救不了你!哼!”

木青詫然!自己跟太師有關係嗎?

“木雲天,你老婆和木蘭被太師請去做客了,你放心,不會少了她們娘倆一根毫毛。”

“不過,你父女倆要是不按太師的話去做,那你們一家四口永無見麵之日了。”

“你和太師都是卑鄙小人,真是無恥到了極點!抓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算什麼大丈夫所為!”

木青憤怒道。

自己和妹妹木蘭是雙胞胎,但兩個人性格差異很大。

自己從小好動,尤其喜歡練武,妹妹木蘭性格文靜內向,喜歡琴棋書畫。

“木青,不要以為老夫不敢殺你,就敢對老夫無理亂叫,要不是看在太師麵子上,老夫現在就一掌斃了你。

“嗬嗬……殺你,老夫自認為還是十拿九穩的事。”

“就你那點三腳貓功夫,還不放在老夫的眼裡。”

青玄子冷冷說道,一股冰冷刺骨的滔天殺氣從他身上驟然釋放出來撲向木青。

木青身體一抖,打了一個冷顫,一股涼意從尾椎骨直通天靈蓋。

看來之前自己還是低估了師爺,這份實力比自己要高幾個層次,應該和爹爹差不多。

師爺衝著木雲天說道:“木總捕頭,咱也彆墨跡了,你聽好了,隻要你答應跟著太師去見皇上,並當麵指證樂毅私通大金,欲謀起兵造反,事後你一家人自會團聚。”

“到時候太師還有重賞,你也繼續當六扇門的總捕頭,一家人逍遙自在。”

“否則!你們一家四口隻能去閻王爺那裡見麪糰聚了。”

木雲天臉色陰沉,他真想撲上去將青玄子硬生生給撕碎了。

太他媽無恥了。

可是,自己夫人和小女兒在他們手裡,自己的最大命門被太師拿捏的死死!

現在想來,即使自己當時不殺了步世人,太師也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畢竟自己知道太師太多的秘密,除非自己投靠太師,不然太師是不會放過自己。

師爺掃了一眼遠處嚇得瑟瑟發抖的那個獄卒,伸出手,指著剛纔放木青進來的中年獄卒說道:“你過來!”

獄卒嚇得渾身哆嗦,臉龐上通紅一片,五根手指印赫然在目,顯然剛纔已經捱了一頓打。

獄卒苦瓜著臉,搖了搖頭,身體往後縮了縮,他已經嚇破膽了。

旁邊一名親兵護衛見狀,一腳踢過去,罵道:“特麼的,滾過去,瞧你這慫貨樣,師爺叫你過去呢!”

“哎喲!”

獄卒被踢了個狗啃泥趴在地上,痛的眼淚鼻涕都流出來了……

“嗆啷!”

親兵護衛伸手將刀抽出,架在獄卒脖子上惡狠狠地說道:“師爺叫你小子去,那是看得起你,兩種選擇、一是我一刀砍了你,二是你自己爬過去。”

獄卒今年也就三十來歲,上有老下有小,平日活著還挺滋潤,當獄卒多少能搞到小外快,平日裡舒服自在慣了。

他纔不想死呢,於是他趕緊哆嗦著爬起來,戰戰兢兢又小心翼翼地走過來。

師爺壞笑道:“你剛纔私自放木青進來,而且還收了木青的賄賂,是不是?”

獄卒驚恐萬分地點點頭,他現在膽都嚇破了,哪裡還敢撒謊。

師爺繼續說道:“剛纔我們說的話,你都聽到了吧?”

獄卒下意識地點點頭,旋即明白過來,趕緊使勁搖頭,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一雙眼睛露出驚恐之色!

師爺冷笑道:“你要怪就怪木家父女好了。”

說完一伸手抓住獄卒的天靈蓋,五根手指立即發力收縮,像五根鐵棍似的捏的獄卒頭骨哢哢作響!

“啊……”

獄卒發出淒涼的慘叫聲!

“好強悍的鷹爪功!”

木雲天知道要壞事,脫口說道:“師爺等等,彆殺他!”

師爺手指一鬆冷笑道:“哦,木總捕頭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噗!”

獄卒嚇得大小便失禁!一股臭不可聞的氣味向四周擴散開來……

這種陣勢擱誰身上誰不害怕。

真要瞬間給殺了也就不知道害怕了。

關鍵是師爺故意要慢慢地捏死你,讓你體驗到死亡滋味的同時,還享受到整個過程,這是最令人感到恐懼可怕的。

獄卒可憐兮兮地看著木雲天哭喊道:“總捕頭救命呀!小人上有七十老母,下有三歲小孩,不能死呀!救救小人,唔唔……”

木雲天心中一緊趕緊說道:“師爺,你放了這位兄弟,木某答應你便是!”

他不能眼睜睜看著昔日的兄弟死在自己麵前,況且自己妻女還在太師府中當人質。

再說了,樂家已經被團滅了,人都死翹翹了,揹著什麼罪名已經無所謂了。

常言道:救活不救死,不能見死不救!

“爹,你……”

木青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不像父親的為人啊!

隻是她話冇說完,就被木雲天舉手製止。

“青兒,爹自有分寸,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

“青玄子,回去告訴太師,我跟他去麵見皇上作證,但你們要好生照顧我夫人和小女,如敢動她們一根毫毛,我木雲天對天發誓,不惜拚死一戰,也要討回公道!”

木雲天說完,身上內力不在收斂,瞬間釋放出一股濃烈的肅殺氣息撲向師爺,這是一種警告,也是一種能力的展現。

師爺手臂一揮,輕描淡寫地化去這股襲來殺氣,表麵上若無其事,實在師爺心中氣血翻湧,心慌意亂!

師爺暗自道:“媽的,這木雲天的內力在我之上啊!以後要和他對上陣,自己還是要格外小心。”

師爺冷笑說道:“嗬嗬……木捕頭這就對了嘛!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傑!何必跟自己過不去呢!”

師爺鬆開手指,轉身向牢門外走去!

“呼…。”

中年獄卒長長地吐出一口氣!總算從鬼門關轉回來了!

獄卒雙手握拳衝著木雲天說道:“多謝總捕頭救……”

“哢嚓!”

獄卒話冇說完,就被身後那名親兵一刀砍下腦袋。

“咕嚕!”

“撲通!”

獄卒的腦袋和屍體同時掉到地上,鮮血四濺,場麵太過慘烈!

那獄卒的腦袋掉在地上滾了幾下,眼睛還眨了幾下,似乎在問:這是怎麼回事?

“青玄子,你特麼說話不算話!老子已經答應你了,為何還要殺他?”

木雲天氣得渾身顫抖指著師爺罵道。

師爺停下腳步緩緩轉過身來,淡淡說道:“木雲天,你特麼眼瞎呀,你那隻眼睛看到我殺人了?”

“再說了,此人知道的太多,留著他,對你、對我都是隱患!這下死了,倒也讓人踏實了。”

“給他家裡送五十兩銀子!”

呃……

木家父女無語了!望著師爺的身影消失在大牢門外,外麵已是豔陽高照!

“唉!”

木雲天歎了口氣!

獄卒確實不是師爺殺的,但跟他殺又有什麼區彆!

“爹,咱們回家吧!”

木青上前打開父親身上的枷鎖。

這時其他幾位獄卒戰戰兢兢,含著眼淚走過來收拾死者屍體。

大家都有種兔死狐悲唇亡齒寒的感覺!

木雲天和木青邁步走出大牢,抬頭看著天空的太陽,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父女倆一邊往家走,一邊小聲交談著。木青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爹,師爺為何知道我是女扮男裝,而且他還說我和妹妹不是你親生的女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木雲天聽到後身體一顫,他停下腳步看著木青,知道這件事情已經瞞不住了!

於是說道:“青兒,爹現在就把一切都告訴你,你放心,不管怎樣!你和蘭兒都是爹的親生女兒。”

通過木雲天的講述,木青才知道,原來,爹爹和母親兩個人年紀一般大,從小就是青梅竹馬

兩小無猜。

木雲天長得帥氣,桂楚楚長得漂亮!

兩家住左右鄰居,木家幾代人,一直都在六扇門中當差做捕頭。

在地方上也算是有些影響的人。

木家的人為人正直善良,又嫉惡如仇,一直都是堂堂正正做人,明明白白當差辦事。

本來按照計劃,等到木雲天和桂楚楚成年後就拜天地。

可是就在兩人即將成親的前一年,桂楚楚家中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像是得了什麼詛咒似的,老兩口連著暴斃!

桂楚楚的兩個哥哥都已經結婚生子,另行單過。

現在家中就剩下桂楚楚一個剛滿十五歲的女孩子。

木家就和桂楚楚的兩個哥哥商量,先把桂楚楚接到木家來生活,彼此也好照應。

桂楚楚哥哥自然是冇有意見,桂木兩家本就訂下婚約,再說自己也不用養妹妹了,即使兩個哥哥同意,兩個嫂子也不行。

可是,就在桂楚楚即將搬到木家的時候,突然失蹤了!

這下子,把木桂兩家人都給急壞了……

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桂楚楚的突然失蹤,這木家家來說就是案件的發生!

木家幾代人都是當捕頭的,查案拿凶那是強項,於是木家帶著六扇門的人,立即展開細緻的調查!

通過走訪調查後發現,桂楚楚是在去河邊洗衣服的時候失蹤的。

最後找到目擊者說,當時看到一隊人馬從河邊走過。

那就好辦了,六扇門一查不要緊,嚇了一跳,竟然是大將軍完顏洪烈打完仗回來,路過此地,看到桂楚楚生的貌若天仙,雖然是鄉村野花,但也是彆具一番韻味!

完顏洪烈一時色迷心竅,就把桂楚楚給擄走了!

木家人那也不是好欺負的,直接找到完顏洪烈要人,那時候的完顏洪烈還不是太師,隻是將軍而已!

完顏洪烈根本就不弔木家,連六扇門的人都不放在眼裡!

木家人又一紙訴狀告到京城京兆尹那裡,京兆尹見對方是完顏將軍,自己鎮不住,又將訴狀呈現給皇上。

最後皇上考慮到六扇門的原因,下旨讓完顏洪烈放桂楚楚回家。

隻是那時候的桂楚楚已經被完顏洪烈給欺負了,並且有了身孕!

桂楚楚回來後幾次三番自殺,都被木雲天給救了,最後木雲天對天發誓,不嫌棄桂楚楚,一定要娶她為妻,這纔打消桂楚楚自殺的念頭!

由此可見兩人的感情真的很深。

桂楚楚在木雲天的陪伴安撫下漸漸平複下來,兩人婚後不久,桂楚楚生下一對雙胞胎姐妹,就是木青和木蘭。

木雲天給兩個女兒取名,寓意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又因是女孩子,將藍改為蘭,諧音而已!

木青聽完早已經淚流滿麵!原來父母還有這麼一段令人不堪回首的往事!

“爹,那我和蘭兒是完顏洪烈的女兒。”

木青流淚道!

木雲天無聲地點點頭,這是事實!

木青明白了,為什麼自己在太師府,當時對完顏洪烈說話那麼放肆,太師都冇對自己怎樣,原來如此呀!

木青咬著嘴唇說道:“爹,我和蘭兒現在就一個爹,以後還是一個爹。”

木雲天一把摟住木青淚流滿麵道:“好女兒,你和蘭兒永遠是我木雲天的女兒,誰也奪不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女皇陛下,奴纔要娶你,女皇陛下,奴纔要娶你最新章節,女皇陛下,奴纔要娶你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