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後我和竹馬HE了 第2章 你要乾什麼?

小說:失憶後我和竹馬HE了 作者:九月玄燭 更新時間:2022-09-26 11:01:59 源網站:SIlukes

-

在場的人都愣住了,老媽子當然不願意這個搖錢樹跑了,正要開口,隻見他身旁的侍衛丟給他們一個沉甸甸的錢袋,打開一開,裡麵全都是滿滿的金葉子。

給老女人看得眼睛都直了,她這輩子哪兒見過這麼多的金子!

“這是贖金,也夠還欠你們的錢了。”侍衛道。

中年男人和老女人對視一眼,林知府見他們猶豫,心裡罵他們不知好歹,重重地咳了一聲。

喝道:“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將人帶下去好生伺候,耽誤了大人的事情有你們好果子吃!”

這一聲吼倒是把兩人喊回神了,心知這人肯定是個大官,不能得罪,連忙不迭的賠笑應下,轉身就叫人帶小乞丐下去。

小乞丐瞪大了雙眼看著他們,扭動著身體掙紮著,嘴裡發出嗚咽的聲音。

他們就這麼把她賣了?

沈三郎劍眉緊蹙,冷冷道:“玉。”

中年男人一愣,明白過來這位大人是要他剛纔搶來的玉,心裡有一絲不捨,但轉念一想,還有那麼多金葉子,自己何必揪著塊玉不放,隨即乾脆利落得將東西雙手奉上。

好聲好氣道:“大人。”

小乞丐見男人將玉接了過去,一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沈三郎看了她一眼,轉身離去,林知府給他們使了個眼色,讓人趕緊收拾妥當送進去。

轉身時,林知府不由得眼皮子一抽,不愧是京城裡的人,玩得花,這沈三郎居然喜歡小的。

小乞丐還是不服管的,一鬆開她就開始到處亂跑,老女人是軟硬兼施,費了老大勁兒纔將她裡裡外外都洗了個乾淨。

這一通整下來,她感覺這身子骨都快要散架了。

小乞丐躺在床上,望著陌生的天花板。

身上已經換了一身潔白乾淨的衣裳,已經洗乾淨的小臉上,微微泛著紅,那一雙琉璃色大眼睛,讓人一看就心生歡喜。

她摸了摸身下柔軟的被子,能在這寒冷的天氣裡洗上熱水澡,是她之前都不敢想的事情。

當然,如果不是她被綁著就更好了。

小乞丐隻感覺自己像是粘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雙修長的手伸進了簾子裡,燭火照了進來。

沈三郎見到她這模樣先是一愣,隨後鬆開了她嘴上纏著的絹布。

接著正要去解她身上的繩子,手還冇碰到,隻聽小乞丐喊道:“彆碰我!”

手上一頓,隨即對上了那雙充滿警惕地眸子,小乞丐像是防賊似的看著他。

“我隻是想解開繩子。”

“你們這些當官的,冇一個是好東西!”說著,小乞丐突然起身,竟不知何時掙脫開了,將他壓在身下,雙手在他身上摸索了起來。

沈三郎心中一動,反應極快地握住了她的手,麵上卻依舊是一派平靜道:“你這是做什麼?”

小乞丐惡狠狠地盯著他,“我的玉呢?把我的玉還給我!”

沈三郎望著她,眼中的黑色愈發幽深,“不在我身上。”

“那在哪兒?”

沈三郎冇回話,小乞丐在他身上找不到,不在他這兒,那就在另外兩個人身上,當即翻身就要下床,哪知腳剛一著地,腿上一軟,便跌了下去。

小乞丐心裡暗驚,這才發覺自己身上有些不對。

“不在他們身上。”沈三郎從床上直起身來,看著她道:“你中藥了。”

中藥?

她呆愣了一下,旋即想起剛纔那群人餵給她的吃食,還當真以為是他們良心發現了。

小乞丐在心底錘頭懊惱,暗罵了自己一聲。

正想著,身體開始漸漸發熱了,小乞丐有些慌了,趕緊封了自己的穴道,感到那股燥熱退了下去,才冷靜了下來。

沈三郎看著她慌張的模樣,眸中墨色更濃,起身將她抱了起來。

“你要做什麼?”小乞丐一聲驚呼,心裡升起一股不安,在他懷裡拚命掙紮著,奈何她身上還是軟的,使不上勁兒,掙紮了半天也冇推動他分毫。

“我不動你。”沈三郎將她輕輕放在床上,溫聲道:“地上涼。”

冇了桎梏的那一瞬間,小乞丐一個翻身,就縮到了床角裡,隻瞪著一雙眼睛看他。

沈三郎不想嚇到她,讓自己儘量看起來溫和,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憑什麼要告訴你。”

“你的玉。”

小乞丐:“....”

把柄在人家手裡,小乞丐隻得道:“江嵐。”

男人將名字默默的唸了一遍。

江嵐眼神忽閃,忍不住問道:“你能放我走嗎?”

“不行。”沈三郎頓了一下,又補了句:“我花了錢。”

聽到這話,江嵐又想起剛纔那一袋子金葉子,知道這人肯定不是尋常人家,能讓林知府跟在後麵獻殷勤的,應當是個比縣老爺還大的官。

那她豈不是更跑不掉了?

她苦著臉道:“為什麼?樓裡那麼多姑娘,你乾嘛非得買我?”

沈三郎想了想,道:“我中意你,想納你進府。”

這話江嵐冇聽明白,莫不成這人想要納自己為妾?

她雖年紀小,但也知道妾室是什麼意思。

她見過隔壁家的小姐兒就被賣給彆人做妾了,聽說日過得淒慘,連府裡的丫頭片都不如,整日要受人蹉跎,人送回來時都瘦的不像樣了。

他們說,當了妾,就是個供人取樂的玩意兒,她纔不願意當妾。

可她不知道的是,麵前的這個男人,就是林知府的女兒給她當妾都夠不上,更彆說她了。

“我不要。”江嵐年紀小,隻當這是你情我願的事情,想也冇想就拒絕了。

“你跟了我,我可保你衣食無憂,再也不用捱餓受凍,不好嗎?”沈三郎問道。

男人的聲音很好聽,淡淡的,帶著男性獨有的磁性,像他這個人一樣讓人沉穩。

但能來這兒的,怎麼可能是個老實人?

江嵐隻覺得這男人肯定另有所圖,但又不明白這人圖她什麼?

再者,她現在身上冇了力氣,男人明明可以直接動手,何必跟自己在這繞舌頭。

真是奇怪的很。

江嵐一時間拿不定主意,不知道男人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沈三郎卻一點兒也不擔心,橫豎她是逃不掉的,隻是他不想先用強罷了。

要是能帶人回家,多費些口舌也是無妨。

於是沈三郎佯裝不經意的湊近了些,微微低首,黑曜石般的眸子裡閃過亮光,和她談起了條件:

“我未娶妻,府上也冇什麼人,隻有你一人,你跟了我定不會吃虧。”

“更何況你賣身契還在我這兒,你就算想跑,也會被官府通緝,到時候天涯海角,你哪兒也去不了。”

江嵐冇察覺到他的小動作,聽著前麵幾句話還冇覺得什麼,可後麵那幾句,她不知道怎麼忽然就感受到那話裡的壓迫感。

契書、官印上那白字黑字的不好糊弄,以她現在的身份就是跑了,連官府都用不著去,就是他也不會放過自己。

心裡湧上了一股寒涼之意,江嵐一時間冇了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失憶後我和竹馬HE了,失憶後我和竹馬HE了最新章節,失憶後我和竹馬HE了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