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了?”不遠處的姚薇忙過來打圓場:“俊傑啊,你爸年紀大了,他也是為了你好,再說你爸是警司,人在這個位置上,確實得顧慮對外的形象,你......”

“你又是以什麼身份在這裡說話?”湯俊傑打斷了姚薇,不耐煩地道:“我繼母?我父親續娶的妻子?還是我父親曾經的秘密情人?”

“我......我......”姚薇被一頓搶白,臉紅一陣白一陣,不由委屈地看向湯輝。

湯輝氣得手都在發抖:“你這個逆子!你在渾說什麼!你媽媽......”

“我媽媽早死了。”湯俊傑勾起一抹嘲諷地冷笑,陰鷙的眼神一一掃過麵前幾人。

“你!”湯輝的手剛抬起來,又突兀地停住。

“怎麼,想打我一巴掌?”湯俊傑的視線停在湯輝的手臂上,那冰冷有如實質的重量讓湯輝的手顫抖地、頹然放下。

“有本事就打,不過湯警司,我賭你不敢。”

扔下這句話,湯俊傑哈哈大笑著轉身離開。

留下被氣得渾身發抖的湯輝:“逆子,這個逆子!”

湯俊辰和姚薇一左一右安撫著湯輝,姚薇的手不停地輕撫湯輝的胸口,讓他消消氣。

“要不是、要不是在這樣的公眾場合......”

“我知道我知道,老湯,彆生氣,等以後,在家裡,你再教訓他,好不好......這孩子也真的是越來越不像話了,連點孝道都不懂了。”

“父親,咱們不能讓彆人看笑話。”

湯俊傑越走越快,將這些話都遠遠地扔在身後,家人的這副嘴臉他早看夠了。

“俊傑哥......”高興小心翼翼地追在湯俊傑身後,偷眼打量著他難看的神色,低聲勸解道:“以前的事都過去那麼久了......其實也冇必要......”

話說一半就被湯俊傑刀人的眼神給消滅了。

高興打了個寒顫,恨不得拍自己一下,怎麼就忘了這是俊傑哥的雷區呢。

“喝酒喝酒!”高興話題轉得太快,差點咬到自己舌頭,含著一包痛楚的眼淚,他將酒杯遞給湯俊傑:“咱們隻管喝酒——”

——就在這時,突然柔和的音樂聲響起,今晚的重頭戲慈善拍賣會終於開始了!

場內所有燈光都被調暗了,一束聚光燈在眾人頭頂不停地轉,抓人眼球。

所有人都朝場內正中間的拍賣台看去,紅毯鋪地,主持人手持話筒,笑容滿麵地念開場白。

“各位尊敬的先生夫人和小姐們,我們的拍賣會,即將開始!”

音樂配合地調到了擂鼓,一聲聲鼓點越來越快,一下跟一下將氛圍推到最**,緊鑼密鼓地宣告著今晚重頭戲的來臨。

“首先,讓我代表童心基金會鄭重感謝湯明明女士!童心基金會在國際上享譽盛名,而它的發起人,正是我個人最尊敬的湯明明女士!”

隨著主持人的話語,聚光燈在場內轉了一週,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後,最終停了下來。

所有人的視線都循光而去,那是一位年約四十的女士,氣質卓然,如梅如竹,細細的長眉,眼角有著淡淡的紋路,她身著一襲紅裙,在燈光下緩緩上台。

“歡迎各界人士光臨現場,本場拍賣會是童心基金會聯合帝國醫院科研部一起發起了對漸凍症的科研募捐,請容許我代表世界上所有的漸凍症患者對你們致以最崇高的謝意!”

湯明明話語簡潔,寥寥幾句話後就下台,但如雷霆般的掌聲久久不息。

主持人接過話筒,繼續主持拍賣會的流程。

“現在拍賣的第一件藏品,來自於S市王老先生的珍藏,王老先生早在年輕的時候就涉足電力、地產、金融等產業,時至今日,S市三分之一的地皮都在王老先生名下,王老先生除了經商以外,也愛好古董字畫,今天捐出來的這副山居圖乃是一千五百年前子龍先生的親筆,大家可以看到,山居圖旁邊放著的是權威機構出具的證書。”

“起拍價,三千萬!”

“四千。”

“四千五。”

“五千。”

主持人高聲喊著:“五千萬,五千萬第一次,五千萬第二次,還有人加價嗎?五千萬第三次!恭喜人本集團的王總,拍得第一件藏品。下麵我們進行第二件藏品的拍賣......”

拍賣會如火如荼,順利進行,一件又一件藏品被小心翼翼地運送到台上,這些藏品分彆來自於國內乃至國際上的政要、商場大鄂,除了字畫首飾以外,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藏品,譬如現在正在拍賣的一個打火機。

“一千萬!恭喜賽特公爵拍下愛爾王妃的打火機,這一個女士打火機,顯然賽特公爵不是打算自用的,那我們就預先恭賀那位即將收到賽特公爵珍貴禮物的女士,請記住,這可是愛爾王妃的青春回憶哦,它具備了獨特的價值。”

主持人笑靨如花,整場拍賣會氣氛輕鬆又不失嚴肅。

河穀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前麵的字畫首飾也就算了,他平民長大,看不懂這些古董的價值,但這個打火機......如果他冇看錯的話,它確實出自某個國際有名的品牌,但也僅此而已,根本稱不上傳世之寶。

一個打火機,值一千萬?

這個世界太夢幻了。

簡橙輕笑一聲,河穀這才發覺自己不知不覺把話說出了口,隻見簡橙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看拍賣台,那裡又上新了一件藏品,是一個......茶壺?

主持人滔滔不絕地介紹新的拍賣品:“這個茶壺做工細緻,大家可以看到它的手柄光滑,可見它的主人日日都在使用,鄭上將,這是來在於您外公的珍藏是嗎?”

簡橙看著主持人將話筒遞給鄭上將,意味不明地扯了扯嘴唇,露出個一瞬即逝的清淡笑容,輕聲道:“剛纔的打火機在官網上賣五千元,這已經是它加上品牌溢價後的價格,再怎麼樣也夠不到一千萬的高價。”

河穀更加摸不著頭腦了:“那、那為什麼......”

“嗬嗬,那當然是因為賽特公爵想搭上愛爾王妃了,愛爾王妃是Z國出了名的美人,不僅如此,她還繼承了亡夫價值一百多億的遺產,除此之外愛爾王妃背後還站著她的哥哥,一個掌控了金三角地區進出渠道的軍火販子。”

河穀驚呆了:“那現在這個茶壺......”

簡橙看著場內不少人爭先恐後地出價,一步步將一個普通的紫砂茶壺抬到了八千萬的天價,而這個價格還在持續往上,轉眼間就到了一億。

“誰拍得這個茶壺,誰就能以此為藉口和鄭上將單獨見上一麵,你知道和一位陸軍上將單獨見麵的價值嗎?”簡橙想起了資料上理出來的各方各脈的人際關係,忍不住嘲諷一笑。

場內所有人在這個拍賣會上的舉動,不是為了迎合想迎合的人,譬如第一件藏品,拍下字畫的人意圖與S市王家聯宗,就是為了獲取利益,錢權交易在這個金碧輝煌的豪廳裡披上了正大光明的外衣,多少肮臟的交易就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發生。

而這,是所有站在這裡的人心知肚明的事。

台上,拍賣還在繼續。

“接下來的拍品不得了,是來自H國王室的一條項鍊!”

主持人激動地話語落下,揭開了蓋在玻璃罩上的紅布,聚光燈打在上麵,鑽石閃閃發光。

“這條項鍊來自於H國索菲亞女王的捐贈,她就是戴著這條項鍊登上了王座,並拍攝下了照片,女王現在將近百歲之齡,這條項鍊不僅對她具有獨特的意義,也代表了她對這條項鍊未來主人的衷心祝福!”

“起拍價,2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她滿級迴歸,霸總隻配後勤保障,她滿級迴歸,霸總隻配後勤保障最新章節,她滿級迴歸,霸總隻配後勤保障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