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荒神域 第4章

小說:太荒神域 作者:葉陽洛清歡 更新時間:2022-09-14 20:41:55 源網站:番茄

第四章 可知還有一個理字

葉無罪想要殺刀疤來個死無對證,想法不錯,但葉陽豈會讓他如意。

隻見葉無罪即將刺中刀疤之際,葉陽飛身便是一腳,同是煉靈九重修為,葉無罪在葉陽麵前就是一個渣渣,一腳之下,結果可想而知,葉無罪倒飛出去,狠狠砸在柱子上,頃刻間受傷不輕。

“噗”

一口鮮血噴湧而出,葉無罪氣息萎靡,他看向葉陽,目光之中滿是驚駭之色,他不敢相信短短一日時間,葉陽竟變得如此之強,強到一腳能將他踹成重傷。

葉陽輕蔑的看著葉無罪,一臉不屑的說道:“葉無罪,彆急,刀疤確實要死,但不是現在。”

“等他將該說的話都說完了,再讓他死也不遲。”

葉陽轉身,看著刀疤這淒慘的樣子,心中說不出的痛快。

“刀疤,我給你個機會,你將事情前因後果說出來,我給你個痛快。”

“否則,我有的是手段折磨你,讓你想死死不掉,想活活不了。”

葉陽冰冷的目光注視著刀疤,後者頓時毛骨悚然,背後一股涼意襲來,他知道葉陽絕不是說著玩玩的。

“葉無罪,秦勵,你們纔是幕後黑手,我不過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

“憑什麼你們能活著,我卻要死。”

刀疤心中暗想道,他可不想為這兩個偽君子背黑鍋,就算死也要拉個墊背的,黃泉路上做個伴。

“葉無罪,秦勵,是你們要我伏殺葉家運輸隊,殺了葉陽。”

“事成之後,葉家紫晶金歸我,而且你們還給了我不少錢財,此事你們休想抵賴。”

刀疤咬著牙,雙眸猩紅,用儘全身力氣嘶吼著,發泄著他的不滿,此話一出,葉家眾人震驚不已,紛紛楞在原地,這幾句話資訊量太大,他們需要消化消化。

“這麼說葉陽之前說的話是真的了,葉無罪真的為了家主之位聯合山賊伏殺葉陽?”

“伏殺少家主,這可是大罪啊,葉無罪瘋了吧。”

“葉陽可是我葉家數百年來天賦天賦最強者之一,葉無罪你怎麼想的,你還想不想讓我葉家崛起?”

葉無罪看此場麵,頓覺不妙,葉家族人這是要興師問罪的節奏,若是此事落實,他可能會死。

葉無罪強撐著身體,裝作一副受了不白之冤的樣子,高聲喝道:“葉陽,你如此汙衊本長老是何居心?”

“本長老自問平日裡對你不錯,就算你押送紫晶金不力,家族也不會真的處罰你,何以如此害我?”

葉家眾人見葉無罪一臉無辜之樣,言語懇切,似乎真的受了委屈,一時之間竟不知誰對誰錯。

這時,刀疤給整個撲朔迷離的事情帶來了轉機。

“葉無罪,死到臨頭你還在裝,你這偽君子讓我幫你伏殺自家少家主,這天大的罪過若是被人知曉,嗬嗬,你還有命在?”

“我知道你能設計殺了葉陽,就能設計殺了我,所以我留了個後手。”

刀疤哈哈大笑,似乎是慶幸自己留下的後手,對著葉陽說道:“葉陽,你厲害,我刀疤貪心不足,敗在你手中,我服。”

“與葉無罪交易之時,我用記憶元晶記錄了當時場景,你想證明他們設計害你,這便是證據。”

“此物在我懷中,你拿去便是,不過你要答應我殺了葉無罪。”

在刀疤看來若是冇有葉無罪唆使,他也不至利慾薰心做出這等自尋死路之事,他死可以,但是一定要拉上葉無罪這個墊背的,不然他不甘心。

“你放心他一定會死。”

葉陽冷笑一聲。

記憶元晶是一種特殊礦物,武者以自身靈力或元力催動,可記錄發生過的場景,雖然不能永久記錄,但是儲存一年時間不成問題,現在正好用得上。

葉陽拿走記憶元晶,葉無罪看此場景,頓時冷汗直流,若刀疤真的留了後手,倒黴的豈不是他?

見此一幕,葉無罪顧不得身上傷勢,自懷中拿出一枚血紅丹藥,吞了下去,霎時,葉無罪身上氣息暴漲。

“那是暴血丹,重傷之下還敢服此丹藥,找死不成。”

秦家家主頓時一驚,以他的眼界自然知道暴血丹是何物,也知曉它的副作用,葉無罪動此底牌,不管結果如何,葉無罪不死也殘。

“這是疾風劍法?大長老竟然對少家主動用我葉家最強武技疾風劍法?”

一旁,葉家長老驚呼,疾風劍法是葉無罪最強手段,招式練得爐火純青,可以說葉家之中除了老家主無人能擋得下這一招。

疾風劍法是他最拿手的殺招,他知道葉陽戰力在他之上,他也冇想殺了葉陽,他要做的是毀掉記憶元晶,證據冇了,他葉陽再大能耐也定不了他的罪。

殺招轉瞬便到,不等葉無罪長劍刺出,葉陽躍起,不閃不躲,一拳揮出。

“少家主瘋了嗎?他竟要用拳頭對抗大長老精鋼劍,武者身軀怎比得上精鋼鑄造的兵刃堅韌?”

然而,令他們意外的是,二者碰撞之際,葉無罪手中的精鋼劍竟在葉陽的拳頭之下寸寸碎裂,碎的徹徹底底。

“這怎麼可能?”

葉無罪驚了,自己手中長劍乃是新增了紫晶金的神兵,竟然被葉陽一拳擊碎,震驚之餘,葉無罪隻好鬆開劍柄,同樣一拳揮出。

若是他不這樣做,葉陽一拳之下他絕對會死,接了這一拳還有活命的機會,生死之間他選擇了硬接葉陽一拳。

“轟……”

兩拳碰撞,葉無罪隻感覺右臂之上一道巨力以摧枯拉朽之勢襲來,下一刻,葉無罪整條右臂直接爆裂開來,血肉橫飛,露出森森白骨,良久,葉無罪方纔反應過來,抱著殘破的右臂倒地,慘叫連連。

秦家家主秦勵見此一幕,霎時毛骨悚然,眉頭緊皺。

“這小子怎麼戰力如此之強,葉無罪煉靈九重修為竟擋不住他的一擊,不行,不能再留在這裡了。”

秦勵輕咳兩聲,麵不改色的說道:“咳咳,葉陽侄兒,今日本家主是有要事找葉老家主商談,既然老家主不在,本家主不便久留。”

話音剛落,殿外便傳來一道渾厚之音。

“秦家小子,彆急著走,有什麼要事,現在說吧。”

聞言,葉家族人欣喜不已,這聲音他們太熟悉了,這聲音的主人不是彆人正是葉家老家主,葉龍城。

“老家主,您出關了?”

“老家主。”

“老家主。”

“……”

殿門口,眾人急忙讓路,麵露恭敬之色,老者緩緩走進大殿,身著青衣,頭髮灰白,麵色紅潤,一身氣息渾厚無比,遠非葉無罪、秦勵等人能比。

一旁秦家家主見此一幕,麵色難看,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發生了,昨日他伏殺葉陽的事情若是讓葉龍城知曉了,以這老傢夥的脾氣能輕易放過他?

“葉老家主,許久不見,風采依舊,晚輩有禮。”

秦勵立即行禮,試圖遮掩過去。

而葉家老家主心疼的看了眼葉陽,旋即皺了皺眉,葉陽這副衣衫襤褸的樣子,定是受了不少苦,再加上聽到的隻言片語,他已經將事情猜了個大概,一時間怒火翻騰。

“哼,秦家小子,休要虛情假意,老夫冇那麼好騙。”

“方纔之事我聽了大概,你竟敢聯合這廢物企圖殺我孫兒,你是不是活膩了?”

葉老家主霸道氣勢加之言語上的威壓,秦家家主頓時驚出一身冷汗,不知所措。

葉老家主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將慘叫連連的葉無罪押到一旁,而後看向葉陽,說道:“陽兒,你受苦了,今日,爺爺為你討個公道。”

“來,和爺爺說說這是怎麼回事,誰敢欺你我就要他死無葬身之地。”

葉陽便將事情前因後果說了一遍,片刻,葉老家主猛地一拍身旁木桌,木桌頃刻間碎成木屑,這便是丹元武者,元力外放,此境界纔可發揮出武技真正的實力。

“秦勵,你生了個好女兒啊,很好很好。”

“哼,秦傾城,好一個秦傾城,做了個縹緲仙宗弟子便不知天高地厚,目中無人,視我孫兒為人生汙點,設計殺我孫兒,奪我兒留下的丹藥,好大的狗膽。”

最後一句近乎震怒,丹元境氣勢爆發,直接壓得秦家家主雙膝跪地,嘴角溢血。

“葉老家主,息怒。”

“我女兒拜入仙宗,便是仙宗弟子,仙宗弟子不可沾染紅塵,此乃仙宗規定,傾城她也不可違背。”

秦勵見葉龍城如此暴怒,隻好借縹緲仙宗來威脅他,他相信任憑葉龍城再怎麼強也隻是個丹元武者,絕對不敢和縹緲仙宗對抗,不過他似乎小看了葉龍城。

聽到此處,葉老家主頓時大怒,氣勢更盛,磅礴的氣勢壓得秦家家主喘不過氣來。

“好強橫的實力,好霸道的氣息,不愧是爺爺。”

葉老家主氣得站起身來,暴怒喝道:“秦勵,你還要不要臉,此等話你也說的出來,今日我算是明白秦傾城為何如此囂張跋扈。”

“原來根源在你,我告訴你秦勵,縹緲仙宗是厲害,可這裡不是縹緲仙宗,這裡是我葉家。”

“即便你女兒是縹緲仙宗弟子又如何,縹緲仙宗之人便可陰狠狡詐,便可伏殺自己未婚夫,便可搶人丹藥然後殺人滅口?”

“好一個秦傾城,好一個縹緲仙宗。”

秦勵不知哪裡來的勇氣,說道:“葉老家主,這話過了。”

“過了,我覺得絲毫不過分,倒是你,今日進來此是來退婚的吧。”

秦勵:“你是怎麼知道的?”

先前葉老家主並不在,也隻知道他們伏殺葉陽的事情,現在卻……

“哼,你這臭蟲在想些什麼,本家主一清二楚。”

“也罷,本家主說過要替我孫兒討個公道,今日我不殺你,但不是我怕了你。”

“你回去告訴你那蛇蠍女兒,她設下陰謀詭計也罷,借縹緲仙宗勢力也罷,我葉家不怕。”

“終有一日,本家主要她付出代價,至於你葉無罪,暗害我孫兒你也有份,待明日死去族人入土,本家主要你為他們陪葬。”

而後看向秦勵,冷言道:“秦家小子,今日廢你修為,可有怨言。”

不等秦勵說話,葉老家主隨手一揮,元力隔空傷人,直接廢了秦勵丹田。

秦勵倒飛出去,口吐鮮血,此刻他丹田已廢,再過不久,靈力逸散,他便是廢人一個。

“葉老家主,你要為你的愚蠢行為付出代價,你葉家完了。”

“滾”

再一掌轟出,秦勵飛出殿外,昏死過去。

“來人,給我把他扔到大街上去,還有,將今日事情散佈出去,讓青葉城好好看看秦家人的麵孔。”

“是,家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荒神域,太荒神域最新章節,太荒神域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