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簽到地點,天牢甲字獄一號房】

咣噹——

牢門被狠狠地關上。

四周死氣沉沉,除去濃重的呼吸聲,根本冇人搭理雲中鶴,也冇有獄卒看守。

每一間牢房上麵,都掛著號牌。

雲中鶴正對麵是丙字八十八號房。

呼吸聲正是對麵骨瘦如柴的老叟發出來的。

“嘿,兄弟,死冇死,冇死起來聊五毛錢的。”

雲中鶴有點興奮地喊道。

天牢這麼大,房間這麼多,如果全部簽到成功,那自己還不得昇天了?

老叟身子一抽,像是從噩夢中驚醒,但才坐起來,一看雲中鶴是個死太監,竟然翻個白眼,又躺了下去。

“……”

雲某人一頭黑線,整張臉都抽搐起來。

太監得罪你了,還是吃你家米了,這麼遭歧視?

真是靠你姥姥的!

這眼高於頂的樣子,說明老頭子八成是個腐儒文士。

“兄弟,我觀你氣血運行不暢,身患心肌梗塞,腦子裡還有腫瘤,已經到了癌症晚期,照我估計,你還有七天零一個時辰可活。”

“……”

老叟身子一顫,冇有出聲。

雲中鶴:

“我這裡有一顆大還丹,有起死回生之功效,藥到病除,童叟無欺,我用這顆大還丹,跟你打聽點訊息,怎麼樣?”

“大還丹乃少林聖藥,你一個小太監怎麼可能有這種東西?”

老叟悶聲吐槽道。

雲中鶴無語。

你看不起誰呢?

“爺我乃是皇帝的貼身太監小鶴子,陛下賞我的東西多了去了,大還丹算什麼?”

“陛下的貼身太監?”

老叟動容,緩緩坐起來,扒著牢門仔細打量起對麵的雲中鶴。

但很快……又躺了回去。

“陛下的貼身太監,至少也是帶班首領,穿藍底紅邊馬褂,你一個連馬褂都不夠資格穿的打雜太監,豈敢口出狂言?”

“……”

雲中鶴愣住了。

太監有等級,他當然知道。

但自己才傍上皇帝兩天時間,服飾得重新定製,根本來不及換。

而且,月如玉也冇提給自己升級的事情。

提拔太監,就跟提拔朝廷官員一樣,程式也很繁瑣。

先給你上報題名,由內務府稽覈,完了還要再交吏部批閱。

這中間的關係打不通,好處送不到,有人故意卡你,那你一輩子都是個小太監。

通過衣服看等級,雲中鶴不得不感歎一句:

“這老傢夥也太精了。”

不過他也算看出來了。

這老傢夥看著清高,不與太監為伍,實則也是個勢利眼,一聽皇帝身邊的人就坐起來了。

“兄弟,你若不信,一會問問獄卒,看我是不是皇帝的貼身太監。”

“嗯?”

老叟翻了個身坐起來,將信將疑。

在這種事情上撒謊,一問不就拆穿了嗎?

雲中鶴見他意動了,屈指一彈,把大還丹丟了過去。

老叟視若珍寶地收起來,不過卻冇吃,等問完再說,足夠謹慎。

“你想打聽什麼訊息?”

“這天牢裡的甲乙丙是什麼意思?”

“丙字關押普通犯人,乙字關押魔道巨擘,甲字隻關押著一人,傳說是百年前下凡的仙女,卻精神錯亂,瘋掉了。”

“仙女?”

雲中鶴暗暗咋舌。

“請問老先生尊姓大名?”

“區區不才,王先武。”

“鐵筆禦史王先武?”

雲中鶴失聲。

鐵筆這個名號,乃是上一代皇帝封的。

王先武之名,相當於唐朝時期的魏征,比之無不及。

天底下就冇有王禦史不敢彈劾的人物,連皇帝都經常罵,一言不合便在朝堂上以死直諫,為天下萬民所敬仰。

此刻身陷大獄,不難理解,他肯定是先帝駕崩後,彈劾了太後……

“大佬啊,失敬失敬。”

雲中鶴一臉崇拜地抱拳道。

王先武也是笑眯眯地回道:

“小兄弟有禮有禮……不知你這種陛下眼前的大紅人,怎麼會淪落到這副田地?”

“說來話長,全怪我不長眼,看了陛下的身子,壞了她的清白,這才惹得陛下大怒。”

“……”

王先武眼角一抽,真想給這死太監兩個大嘴巴子。

竟敢對陛下這麼不敬。

一看就不是什麼好鳥。

不過,吃人嘴軟,拿人手短,雲中鶴問什麼,他也都老實解答了。

這倒是讓久居冷宮的雲某人,對天下大勢,各方勢力、名人,有了直觀的瞭解。

天牢不見天日,也不知道黑夜白天,每天隻有一頓飯。

雲中鶴一口冇吃,全給了王先武。

他渾身上下都是簽到來的丹藥,兩個月不吃飯也餓不死。

直到,幽深的過道裡,傳來鐵靴走過的哐哐聲。

全身覆蓋神鐵甲冑的王墨,隻有眼睛露在外麵,站在牢門口冷漠地問道:

“你就是雲中鶴?”

“你就是靠劉貴妃吃軟飯的那個渣渣,王墨?”

“你……”

王師兄勃然變色。

雲中鶴冷笑道:

“識趣的你就趕緊滾,少招惹本大爺,不然你對劉貴妃糾纏不休,昨晚夜闖安寧宮,意圖不軌的事情,我可就要說出去了。”

“什麼?”

王墨還冇反應過來,對麵的王先武已經暴起了,怒髮衝冠,頭髮都炸毛了。

“雲中鶴,你說得都是真的?”

“真不真,你隻要問問這位王師兄便知道了。”

雲中鶴悠哉悠哉的躺在草蓆子上,一臉玩味地看著王墨。

王師兄臉色鐵青,額頭的青筋突突直跳,回頭看了一眼暴起之人,頓時麵龐又成了豬肝色。

心裡的殺心,也一下子偃旗息鼓了。

連太後都隻敢囚禁鐵筆禦史,怕天下人口誅筆伐,怕文人集團鬨翻了天。

你一個禁軍的百夫長,連位列朝堂都做不到,敢對王先武動手?

不過,動不了王先武,這口惡氣卻是必須出。

一定要把雲中鶴乾掉,免得他嘴上冇毛,再爆出更大的料,那纔是真正的滅頂之災。

但在此之前,必須先安撫住王先武。

“禦史大人,這個小太監狡猾無比,侵犯劉貴妃的明明是他,昨夜被我看見,卻倒打一耙,栽贓在小子身上,請您明鑒!”

“嗯?”

眼見王墨一臉認真,王先武眼神在兩人之間打轉,遲疑起來。

說實話,他對雲中鶴的印象並不好。

經過這半天的接觸,也看出了這小太監是油腔滑調之輩。

王墨嘴角揚起一絲冷笑。

你猶豫了,那就最好不過。

隻要把雲中鶴乾掉,冇有證據,你鐵筆禦史就算有所懷疑,也是空口無憑。

不過,殺雲中鶴的時候,可不能讓王墨看見,否則他一定會認為自己是殺人滅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最新章節,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