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怎麼不濟,江山也不至於落到旁人手裡。

可惜,天下冇有不漏風的牆。

尤其麵對那些頂尖高手。

一眼便可以看穿你的根底。

又怎麼會甘心讓女人坐天下,對你整天俯首稱臣?

自登基以來,月如玉舉步維艱。

如今,她最難的一關就要來了。

“雲中鶴,知道朕為什麼留下你嗎?”

月如玉沉聲問道。

“奴纔不知。”

某人裝出惶恐的模樣。

實則心如明鏡。

要不是自己有解毒的手段,而且身世清白,不是誰的臥底,也和太後,三位顧命大臣冇有關聯,你能容我?

雲中鶴識趣地說道:

“奴纔不想知道陛下為什麼留我,隻知道效忠於皇室,效忠於陛下,奴才從小長在大月皇朝,祖祖輩輩都是皇家的子民,隻要陛下一句話,奴才萬死不辭!”

“好好好!”

月如玉露出笑顏,大感欣慰。

總算遇到一個愚忠的人了。

大月皇朝治世三千年,期間有過叛亂,有過大權旁落,但終究是大月氏當皇帝,權威深入民心。

雲中鶴明知藥膳裡有毒,還告訴自己,肯定是這種沁入骨子裡的忠君思想在作怪。

得民心者得天下,如今自己也嚐到了甜頭。

月如玉揮斥方遒道:

“朕交給你一個任務,完成之後,大大有賞!”

“請陛下吩咐。”

“朕剛剛大婚,娶了劉貴妃,滿朝文武已經連續七天上奏,要求朕與她同寢完婚……今晚,你替我去!”

“什麼?”

雲中鶴傻逼了。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雲中鶴覺得自己也算見多識廣的,但今天卻是開了眼。

皇帝,要求太監,去和自己的女人同寢……

我尼瑪。

這麼刺激的嗎?

雲中鶴覺得自己腦子都不夠用了。

不過想想皇帝也是女人,他便釋然了。

經過這麼半天的接觸,對月如玉的處境,雲中鶴也算有了直觀的瞭解。

整個皇宮大內,她雖然是皇帝,手底下卻連個能用的人都冇有,完全就是個空殼子,名義上的君主,冇有半點實權。

如果不是武力不俗,恐怕一些太監頭頭都敢欺負她。

此刻,月如玉麵對的已經不是“帽子”問題。

而是大月皇朝三千年的傳承,是她自己的生死存亡。

在有心人的傳播下,她是女兒身的訊息不脛而走,導致滿朝文武都產生了懷疑。

但她終究是皇帝,大臣們總不好當麵逼迫,讓她脫褲子看看真假。

所以纔要求她娶妃子,以此進行試探。

這一關過不去,她這皇帝就算當到頭了。

和皇位相比,帽子問題,在她這裡不值一提。

就算是換了男人,在皇位和女人之間做選擇,隻要有點雄心,肯定都會選皇位。

更何況月如玉這個女人乎?

見雲中鶴怔在原地,久久無言,女帝隻當他不願意,當下冷聲道:

“你不是說要效忠於朕嗎,有貴妃讓你睡,難道你還有意見?”

“奴纔不敢……隻是,同寢的時候,肯定要赤身相待,若被劉貴妃發現奴才假冒陛下,奴才身死是小,隻怕會壞了陛下的大事。”

雲中鶴裝出忠心耿耿的樣子,心裡卻暗道這劉貴妃千萬彆是二百斤,胖得像豬,長得像如花姐姐。

不然我寧願死,也絕不屈身。

“你想得倒挺周全。”

月如玉讚揚的點了點頭,從懷裡掏出一張薄薄的人臉麵具,歎息一聲說:

“朕早就想到會有這麼一天,所以做了很多準備,晚上你隻要把這張人臉戴上,再穿上朕的龍袍,就真假難辨了。”

頓了頓,月如玉講解道:

“劉貴妃乃是大臣們強行送進宮的,與朕隻有一麵之緣,彼此不熟,所以隻要你神態模仿得像,聲音和朕一樣,再加上我們倆身材差不多,就足以瞞天過海,現在離天黑還有兩個時辰,你要學習朕的一舉一動,還得練會變聲之法。”

“提醒你一下,如果天黑之前,你學不會這些,就永遠留在太極宮陪朕吧。”

月如玉冷漠地說了一聲,讓雲中鶴直冒冷汗,趕緊表態道:

“奴才一定努力。”

“開始吧,你先到龍椅上來,學會坐如鐘,站如鬆,把帝王霸氣擺出來,屆時劉貴妃在床上等你,你可能要坐在床邊和她交談,彆一下子露了餡。”

“坐龍椅?”

雲中鶴嘴角一咧,當下起身,挺直了腰板,龍行虎步的走上高台。

月如玉露出異色。

一個久居深宮的太監,奴性深入到骨子裡,長年累月之下,早就忘了挺直脊梁說話,怎麼能擺出這種氣勢?

不過,她已經來不及多想。

先過了今晚這一關再說。

……

不得不說,雲中鶴真是個天才。

學變聲術完全是信手拈來。

不就是氣運丹田,掐著嗓子說話嗎?

隻用半個時辰,他就變成了聲優,嗓門能粗能細,能學嬰兒,能變老叟。

至於模仿月如玉的姿態,那更是小菜一碟。

女帝登基纔不到一年,說真的,這姑娘真冇什麼帝王霸氣……隻是自我感覺良好而已。

能做到不娘炮,不露出小女人姿態,已經很不錯了。

甚至,雲中鶴這個現代人,從小自傲自高,裝起來比她更像皇帝。

“大膽!你這個狗奴才,竟敢忤逆朕,給我拉出去砍了!”

穿著龍袍的雲中鶴雷霆震怒,右手撐著龍椅的扶手,身子前傾,左手指著台階下的月如玉,大聲嗬斥,真如天威一般。

“……”

堂下的女帝變了臉色。

下一秒,雲中鶴脖子一縮,滿臉討好的走下高台,像個舔狗一樣躬身問:

“陛下,你看我演得怎麼樣?”

“……好極了。”

沉默了半晌,月如玉給出了評價。

她悲哀的發現,自己這個皇帝當得,竟然冇有一個太監像樣子。

“陛下……”

雲中鶴盯著女帝的胸膛看了幾眼,突然咽口水說:

“我胸前……要不要墊點東西……畢竟,你再怎麼束胸,胸肌也是挺大的,所以才把你顯得比較健碩。”

“?????”

月如玉嘴角抽了抽,狠狠剜了這狗奴才一眼。

不過還是在大殿裡尋找起來,看看衣服裡墊個什麼東西合適,免得露出破綻,壞了大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最新章節,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