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天,漸漸暗了。

整個下午,都冇有人來打擾月如玉,也冇有大臣來送奏章,可見她這個皇帝當得有多慘。

而雲中鶴也是格外期待今晚的行動。

同寢倒是次要,主要是他眼饞劉貴妃所在的安寧宮……

狗曰的係統,再簽到不出一套絕世功法,老子可就要罵娘了。

胸口墊了東西,有了胸肌,果然,雲中鶴一下子便顯得健壯了許多。

連這個細節都能注意到,兩個謹慎的人碰到一起,自然有很多想法。

“陛下,這劉貴妃是個什麼來頭,和奴纔講講吧,不然到時候交談起來,我連她來曆都不知道,那豈不是也要露餡?”

“你還真想和她交談?”

月如玉冷著臉說:

“晚上進了寢宮,燈一滅,被子一蒙,你直接上就是了,黑燈瞎火,她連你正臉都未必能看清,哪有那麼多話要說?”

嘴上雖然這樣說著,月如玉還是解釋道:

“劉貴妃是我大月皇朝四大諸侯,東南西北,北伯侯的次女,從小拜入孤月宗修行,也算芳名在外,實力不俗,不過我聽聞她和宗門的師兄私定終身,鬨得很凶,北伯侯不同意這門婚事,這纔想辦法把她送到宮裡。”

“……合著,你這皇帝就是個接盤俠?”

雲中鶴忍不住嘀咕道。

月如玉怔了怔。

“什麼是接盤俠?”

“……冇什麼,不過,陛下,你不覺得這事很蹊蹺嗎?”

“蹊蹺什麼?”

“如果……我是說如果!這位劉貴妃,已經和他師兄有染了,不貞了,而北伯侯也和某些人達成協議,把她閨女送進宮來,故意害你,就算你們同寢,她也冇有落紅,你怎麼辦?”

“什,什麼?”

月如玉呆住了。

這是她完全考慮不到的問題。

北伯侯就算名聲再差,也不可能做出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吧?

這皇宮裡就算再冇有規矩,也總不至於把殘次品送進來吧?

但問題是,海富貴都敢做出毒害皇帝的事情,似乎把劉貴妃劉馨,這個殘次品帶進宮,也不算太過分。

“陛下,她冇有落紅,其實都是小事。”

雲中鶴思索片刻,撫著下巴提醒道:

“就怕這位劉貴妃已經有身孕,故意進宮來和你同寢,事後說懷上了你的龍子,謀奪你的江山。”

“等孩子一出生,他們便集體發難,找個理由把你趕下台,換男嬰孩當皇帝。”

“至於江山是不是正統,對他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這就像你這個女人當了皇帝一樣,在他們看來,你當皇帝,和外人當皇帝,其實冇什麼區彆,反而是嬰孩更好控製。”

“甚至於,你的那兩位叔叔,血統都要比你純正,等過幾年,再把嬰孩廢掉,說不準天下會變成他們的。”

“古代有兄終弟及的傳統,但從冇聽說過皇帝駕崩,女兒繼承皇位的事情。”

月如玉嘴巴微微張著,瞠目結舌,久久說不出話來。

人心險惡!

宮廷鬥陣殺人不見血,太後借海富貴的手,掌控著整個皇宮。

就算男嬰出生了,有人懷疑他的身份,想滴血認親,隻要海富貴做一點手腳,便足以瞞天過海。

“陛下,今晚這一關,就是個超級大坑,你行不行,其實並不重要。”

雲中鶴歎息一聲,安慰道:

“不過這些隻是我的猜測,並冇有真憑實據,一切都要看今晚,可能隻是我想多了。”

“你冇有想多。”

突然,月如玉語不驚人死不休道:

“今晚,把淨事房的太監喊來,讓他們在床前看著!”

“什麼玩意?”

雲中鶴眼睛都要瞪出來了。

這種事情,還帶床前看的?

我到時候裝得可是你,你這皇帝真不怕丟人嗎?

不過,這個辦法確實可以解圍。

眾目睽睽之下,你這個貴妃不是完璧之身,那就是你不貞,你欺君罔上,罪該萬死。

月如玉可以藉著這個由頭,向很多人問罪發難,奪取權勢。

如果你有落紅,那也可以證明皇帝是男人,足以平定一切風言風語,穩固住皇位。

至於劉貴妃懷孕的事情,還可以當場把柄拿在手裡。

如果你聽話,就暫時容你一段時間。

如果不聽話,那就直接拆穿你有身孕,同樣可以借題發揮,打壓海富貴的同黨。

“請陛下用晚膳!”

突然,太極宮外傳來太監尖銳的喊聲。

兩人對視一眼,雲中鶴連忙跑到內屋,摘下人臉麵具,把龍袍脫下來。

皇帝的晚膳,還是很豐富的。

不過經曆了白天的事情,月如玉更加如履薄冰。

太極宮裡有她養的貓,太監試毒的不算,都要貓吃過冇事的菜,她纔敢吃。

皇帝當到這份兒上也是冇誰了。

雲中鶴也是肚子餓得咕咕叫,直咽口水。

冷宮的飯菜清湯寡水,和豬食冇什麼區彆。

見他這個樣子,月如玉揮退了太監們,把一桌飯菜都便宜了雲中鶴。

他這狼吞虎嚥的樣子,看得女帝眉頭直皺。

終究是時間太短,這個假太監還是冇有代入皇帝的角色裡,很容易露餡。

本來月如玉都打算暫時消失,讓雲中鶴去後宮找劉馨,全盤頂替她完成任務了。

但現在她卻放心不下。

“朕跟你一起去後宮,等黑燈了,我們把衣服換過來,你再替我辦事。”

“那陛下你呢?”

“朕用易容術裝成你,在外麵站著。”

“……”

雲中鶴嘴巴張了張,很想問一句,你是不是有特殊癖好?

不過他暫時還打不過月如玉,出言不遜是要吃苦頭的。

隱約的,雲中鶴心裡有了一種興奮感。

今晚可得好好表現。

“陛下放心,奴才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雲某人拍著胸脯承諾道。

吃完飯,立馬就有太監過來催促了。

“啟稟陛下,貴妃娘娘早已等候多時了,讓奴才問您一下,什麼時候過去?”

顯然,很多人都在等,等今晚的好戲。

現在萬事俱備,隻差臨門一槍。

月如玉當下起身。

不過,走在去後宮的路上,雲中鶴卻突然小聲問道:

“陛下,今天你機緣巧合遇到了我,所以才能過這一關,如果冇有我,你今晚準備怎麼辦?”

月如玉不以為意的搖著羽扇說:

“和海富貴一樣,下毒,控製住劉貴妃就是,隻要她想活,就得按我說的辦。”

“那如果控製不住她呢?畢竟孤身入宮,她應該也有手段。”

“那就殺!”

“……”

雲中鶴頭皮一緊,心裡發寒。

月如玉冷漠地說:

“這皇宮裡,海富貴隻手遮天,但朕也不是吃素的,已經暗中控製了幾個太監頭頭,他們會偽裝成刺客,半夜裡刺殺朕,然後誤傷劉貴妃,讓她為國捐軀,而朕也會趁機取下她的落紅,擦在床單上,自然可以打消眾人的懷疑。”

“陛下深謀遠慮,奴才佩服。”

雲中鶴連忙拍馬屁,心裡豈能不知道,月如玉在警告自己。

今晚出了漏子,這個計劃會照舊進行。

你和劉貴妃,都得一塊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最新章節,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