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不用月如玉多嘴吩咐,淨事房的太監早就在後宮候著了。

在古代,這種看房的事情早有先例。

皇帝寵幸妃子,淨事房的太監都得在門口站著,記錄時間、地點、情況……

時間太長,太監們還得扯開嗓門再三提醒,直到皇帝興致全無。

不過,這種事情肯定不會在月如玉身上出現。

太監們巴不得她沉迷女色。

而且大月皇朝也需要繼承人,皇帝不努力怎麼能行?

都知道陛下今晚要來,不知情的宮女們都很興奮,把宮裡收拾得一塵不染,還故意裝飾了一番。

月如玉一踏入宮門,婢女們便呼啦啦跪了一地。

“平身吧。”

女帝麵無表情地吩咐了一句,帶著雲中鶴徑直走向劉貴妃的閨房。

推門而入,香氣撲鼻,暖色的燈光之下,讓人倍感溫馨。

紅綾錦緞掛滿屋子,顯得很喜慶,白紗幕簾無風自動,遮擋著那張離譜的大床。

隱約間可以看見一個女人坐在床邊,似乎被開門聲驚擾到了,連忙上前迎接:

“臣妾見過陛下。”

“無需多禮,你坐回去吧。”

“臣妾遵命。”

簡單兩句話,驚鴻一瞥,卻把雲中鶴看得心潮澎湃。

這劉貴妃,真他娘好看!

但下一秒,月如玉一個冰冷的斜睨眼神,卻讓雲中鶴打了個冷顫。

“熄燈……小鶴子,伺候朕更衣。”

女帝走向臥室旁邊的衣物間,關上小門,兩人什麼話都冇說,趕緊換衣服。

戴上人臉麵具,龍袍倒是不用穿了,搖身一變,雲中鶴成了皇帝。

而在他的注視下,月如玉的麵龐竟然緩緩蠕動起來,變成了他的雙胞胎,把雲某人看得瞠目驚愕。

最後給雲中鶴投去一個警告的眼神,兩人一前一後出了衣物間。

月如玉打開房門喊道:

“傳陛下口諭,淨事房眾人聽命。”

“奴才們在。”

“今夜大喜之事,關乎江山社稷,個人事小,國家為大,特命爾等入房觀測。”

“什麼?”

太監們麵麵相覷,驚愕不已。

這種旨意,真是開了千古的先河。

皇帝們就算無恥,也不能這麼搞吧?

不過,這也正好中了太監們的下懷。

在場每一位,身後都站著一方勢力,都是朝廷大臣們的眼線,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正好能完成任務。

而房間裡,本來溫柔似水,乖巧可愛的劉馨,卻變了臉色。

“陛下,您若對臣妾有意見,直說便是,何必用這種方法羞辱臣妾?”

“嗯?”

雲中鶴一愣,腦子有點反應不過來。

“何來羞辱之說?”

“臣妾是您的妃子,身子也是屬於您的,豈能給這些卑賤的太監們看?那臣妾的貞潔何在?”

“……”

雲中鶴儘量控製自己的嘴角不抽搐,裝出沉穩模樣。

從這一刻起,自己就是真的皇帝。

儘管月如玉就在一旁,但她卻冇法替自己拿主意。

如何回答,全看自己的想法。

不過,為了小命著想,還是得收斂著點。

“貴妃你多慮了,皇家無私事,咱們倆的事情關乎天下大勢,你能不能誕下龍子,孩子是否正統,朕能不能坐穩皇位,全都要看今夜,所以還是人多點好。”

頓了頓,雲中鶴眼裡寒光一閃,模仿月如玉的神態,冷漠道:

“至於這些淨事房的太監,過了今晚,全殺掉就是。”

門外的太監們大駭,一股涼氣從腳衝上頭。

月如玉也是麵色微變,冇想到雲中鶴這麼狠辣。

不過,換了她,也同樣會這麼說。

必須把這些太監鎮住,他們纔不敢顛倒黑白,胡亂記錄今晚的事情。

“陛下你……”

劉馨潸然淚下,竟然恥辱之下哭了出來,悲憤欲絕。

雲中鶴愕然,回頭和月如玉對視一眼,遲疑起來。

難不成,自己冤枉了這位劉貴妃?

但不管她怎麼想,甚至就算冤枉了她,今晚的事情都勢在必行。

“爾等入房觀測,餘者退下。”

雲中鶴大手一揮,帶著不容置疑的語氣命令完,直接來到床頭,心裡大喊道:

“簽到!”

【叮,您在安寧宮床頭簽到,獎勵金剛不壞神功】

【下次簽到地點,安寧宮西廂房】

“金剛不壞神功?”

雲中鶴樂了。

不過現在不是研究神功的時候,淨事房的五位太監已經魚貫而入,月如玉最後回頭看了一眼,也低頭關上了房門。

……

不一會,五位太監便出來了,手裡拿著床單,有一點殷紅。

麵麵相覷之餘,五人全都在本子上寫下:

“劉貴妃乃清白之身。”

到了這裡,他們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皇帝是真男人!

外麵的傳言也該停歇一下了。

按照規矩,他們必須站到天亮,等皇帝離開,記錄完一切,他們才能下班。

但今晚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

五個淨事房太監,一下子走了四個,在場冇有誰阻攔,也冇人訓斥。

不跑路,難道等天亮了,皇帝抓你們砍頭?

而且,他們也得儘早把訊息傳遞出去,完成使命。

月如玉也是低頭站在原地,嘴角微微揚起一點笑意。

這一關,總算是過了。

但緊接著,她就臉色一僵。

床榻搖晃的咯吱聲令她心裡升起一股羞恥感,隻想把雲中鶴大卸八塊。

但房間裡,故意製造動靜的兩人,實際卻劍拔弩張。

一把匕首,頂著雲中鶴的腰眼。

劉馨的楚楚可憐,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眼神。

“殺了朕,你必死無疑!”

“彆裝了,你根本不是皇帝,去年我師父孤月宗門見過陛下,一眼便看出她是女兒身,隻是懶得多事而已,你不過是月如玉找來的野男人,替她欺瞞天下人的工具,今天真是便宜了你。”

“……”

雲中鶴心裡抽了抽:

“我不是皇帝,但真正的皇帝就在外麵,拆穿我,咱們倆都得死!”

劉馨沉默。

見鎮住了她,雲中鶴連忙下猛藥說:

“你也彆以為我是什麼都不懂的小白,落紅是可以修補的,騙騙那些太監還可以,爺我縱橫花叢多少年,小姑娘冇少禍害,想騙我,冇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最新章節,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