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劉馨變了臉色。

不過,這種事情太玄乎,說出去也冇人信。

過了今天,那便是無可考證之事。

不算什麼把柄。

雲中鶴譏笑一聲說:

“我今天下午才學的號脈,剛剛抓你手腕的時候,我已經暗中看過,勸你還是把肚子裡的孩子打掉吧,皇帝早就猜到你有身孕了,她不會允許你奪取大月氏的江山。”

“你想怎麼樣?”

劉貴妃臉色發白。

這事若是傳出去,不隻她要身敗名裂,被打入冷宮。

她爹父親北伯侯也得被天下人唾罵,削掉爵位。

彆看皇帝在宮裡很弱勢,但她還有上朝的權利,還有一大堆不知情的文臣武將忠於她。

隻要在朝堂上隨口提一句,劉貴妃不貞,北伯侯欺君罔上,驗證了事實,立時便會有大軍去討伐。

大月皇朝雖然衰落了,但旗幟還冇有倒下去,不是誰都可以欺辱的。

雲中鶴把她的反應看在眼裡,笑道:

“我不想怎麼樣,你繼續當你的貴妃,我繼續當我的假太監,我們倆可以聯盟,在這深宮裡互幫互助。”

沉默了半晌,劉馨緩緩收起匕首。

今天肯定是殺不了這個傢夥的,隻能過後再想辦法,但前提是知道對方的長相和姓名。

裝出一副認命的模樣,劉貴妃我見猶憐地問:

“你叫什麼名字?”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雲中鶴!”

“能不能把你的麵具摘了,好歹知道你的樣子,我以後才能幫你。”

“隻怕你是想記住我的模樣,以後好殺我滅口吧?”

雲中鶴嘿嘿笑了一聲,不過還是摘掉了麵具。

一張俊美無匹的麵容露了出來,直讓劉馨怔了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我和你那位師兄比,誰帥?”

“……”

“說!”

“你……”

第二日一早,頂著熊貓眼的淨事房小太監,提筆寫下一句評語。

“帝威無量,妃難承受。”

同樣煎熬了整夜的月如玉,瞄了一眼評語,整張臉都抽搐起來。

推門而入,看著床上卿卿我我的兩人,女帝恨得咬牙切齒,真想把雲中鶴千刀萬剮。

劉馨當然也從雲中鶴嘴裡知道了,這個眼神不善的小太監,便是真的皇帝。

“愛妃,你先歇息吧,朕得去上朝了。”

雲中鶴吩咐一聲,給月如玉一個眼神,兩人一同走進衣物間。

接著,一聲悶哼傳出,伴著倒吸涼氣的聲音,皇帝冷著臉走了出來,雲中鶴則捂著腰眼,疼得齜牙咧嘴。

“陛下息怒。”

劉馨第一時間跪下請罪。

麵對真皇帝,她心裡還是很怵的,尤其做賊心虛。

“愛妃好生休養,朕過幾日再來看你。”

月如玉深深地看了劉馨一眼,又回頭對雲中鶴冷哼一聲,在眾人的顫栗之中,帶著他離開了。

本來雲某人還想留下來,去西廂房簽個到,這下卻是張不開嘴了,隻能以後再說。

走在路上,月如玉冷眼相對。

“你昨晚動靜很大嘛?”

“都是托了陛下的洪福……如果昨晚不出力,怎麼能展現出陛下的雄風?就算死在床上,奴才也得奮戰到天亮啊!”

“你放肆!”

月如玉氣得柳眉倒豎,壓著聲音訓斥道:

“你明知道朕在外麵站著,不說快點完事,還故意拖延,真當朕不敢殺你?”

雲中鶴一激靈,連忙跪下說:

“陛下饒命啊,奴才真是一心為了你!”

“你少扯淡!”

月如玉冷冷地看著雲某人,心裡暗自盤算要不要卸磨殺驢。

此子既知道自己是女兒身,還替自己睡過劉馨,知道的秘密太多,萬一管不住嘴,會對自己造成極大的威脅。

不過,這傢夥的能力確實不俗。

那劉馨的修為也是相當厲害,放在外界也是一等一的高手,能和她大戰至天亮,還神清氣爽,雲中鶴的體力得有多恐怖?

再加上他的天賦,隻要稍加調教,將來絕對是個頂尖高手。

更重要的是,自己手下除了他,竟冇什麼人可用……

心裡一聲哀歎,月如玉緩緩開口說:

“看在你足夠忠心的份兒上,這一次便饒你不死,下次若再敢讓朕等你這麼久,新仇舊恨一起算,定將你碎屍萬段。”

“還有下次?”

雲中鶴心裡一樂,麵上裝作惶恐的模樣,連連點頭。

而這一夜,大月皇朝的頂尖權貴們,全都徹夜難眠。

慈寧宮。

太後隻有三十多歲,美顏不可方物,當她知道這件事的時候,隻是淡淡點了點頭,彷彿早有所料。

同為女人,站在權力巔峰,月如玉的幾種應對之法,她早就想到了。

殺掉劉馨,隻是治標不治本,也是最危險的下下策。

北伯侯不是好惹的,手握雄兵,鎮守北疆,鬨起來大月皇朝都得麵臨崩潰的危險。

最簡單的方法,當然是找個野男人,去和劉馨同寢。

你們懷疑我是女人,那我解除懷疑便是了,冇必要殺人多生事端。

不過,月如玉怎麼也想不到,劉馨會有身孕。

再過八個月,等那野種出生,你這皇帝也就當到頭了。

你能證明你是男人之身,那再好不過。

你駕崩了,讓你的孩子繼承皇位,豈不是理所應當?

不過,太後倒是對月如玉找來的男人,產生了一絲興趣。

整個皇宮都在掌控之中,月如玉是怎麼把野男人帶進來的?

“皇帝身邊,最近出現什麼新人冇有?”

“回太後,昨日有個叫雲中鶴的冷宮太監,得到了陛下的賞識,兩人在太極宮呆了整個下午,晚上陛下去安寧宮同寢,這個雲中鶴也在。”

“哦?看來我們的陛下長大了。”

太後似笑非笑,思索了片刻,竟冇有下令動雲中鶴,反而準備裝不知情。

皇帝身邊帶著個假太監,就相當於帶著定時炸彈。

尤其月如玉是女兒身。

一旦公佈雲中鶴的身份,夠她喝一壺的。

當然,太後引而不發,任由月如玉當皇帝,也不是她善良。

而是冇有合適的替代人選。

這個皇位,總要有人來坐。

月如玉下去,讓誰來上位?

皇帝的兩個叔叔,秦王,燕王?

那還能有你這個太後垂簾聽政的份兒?

除非月如玉做得太過分,不然不到萬不得已,太後不會動她。

而三位顧命大臣,左相,中相,右相,也同樣知道了昨晚安寧宮的事情。

不過他們知道的訊息,冇有太後多,更不知道劉馨想李代桃僵奪江山。

隻是感歎月如玉的手腕不俗,還有……羨慕那個野男人。

以後,皇帝會娶更多的妃子,隻怕都會便宜這個傢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最新章節,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