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簽到地點,安寧宮主殿台階前】

腦海裡的提示,讓他一怔。

這不就是劉馨的房門口嗎?

聽月如玉說,這劉馨是孤月宗主的親傳弟子,實力相當不俗。

弄不好,自己還冇到房門口,便驚動了她。

但雲中鶴一咬牙,還是屏住呼吸,潛了過去。

這已經是最後幾個簽到地點,按照係統的尿性,隻要簽到完整個安寧宮,必定有驚天的獎勵。

緊靠著窗簷,雲中鶴一步一挪,終於來到主殿前。

但突然,一個憤怒的聲音,儘管壓得很低,但還是在房間裡爆發了出來。

“師妹,我冒著生命危險才潛進來看你,為什麼不讓我碰?難道你昨晚真和皇帝奮戰到了天亮?”

“師兄,我已經解釋過了,今天不方便,希望你理解,更何況,我不是你發泄獸性的工具,請你自重!”

劉馨冷冷地聲音,也是極力壓製著,免得驚了宮女太監們。

雲中鶴心裡倒吸了口涼氣,這事要傳出去,劉貴妃深宮偷人,簡直能驚破天。

“師妹,你彆氣,我實在是太想你和孩子了,冇有不尊重你的意思。”

“最好如此。”

劉馨冷哼了一聲,怎麼看自己師兄都覺得不順眼。

論長相,論雄偉,論心機,師兄王墨離雲中鶴都差十條街。

唯一的優點,也就隻剩下出身還算好了。

就他這種衝動性格,昨晚的事情絕不能透露真相,不然肯定會釀出大禍。

但雲中鶴這個禍害,必須滅口!

不然這狗奴纔拿著自己的把柄,天知道會讓自己乾什麼事情。

想到昨晚,劉馨忍不住臉色一紅,但還是鐵石心腸地說道:

“皇帝身邊,有個叫雲中鶴的太監,給我號過脈,已經知道我有身孕,如果你不想讓我打胎的話,最好快點想辦法除掉他。”

“雲中鶴?”

王墨揣摩著這個名字,搖了搖頭,完全冇有印象。

短短一年時間,依靠裙帶關係,他已經是禁軍的百夫長,整天巡邏,對皇宮大內非常熟悉。

隻要是個人物他都認識,尤其皇帝和太後身邊的奴才,任誰都要給三分麵子。

“這是哪冒出來的人物?”

王墨皺眉呢喃道。

劉馨冷著臉說:

“我白天已經調查過他,冇有背景,常年住在冷宮,昨天才被皇帝看中,想來也是個有能耐的人,你最好小心些。”

“冇背景就好說,明天我找個理由把他抓入天牢,直接打死就是了。”

“……”

窗外的雲中鶴聽得汗毛倒豎。

心裡忍不住破口大罵。

你麻麻批的大爺,真是無法無天了!

這皇宮大內,天子生活的地方,竟然肮臟到這種程度。

不問是非,麵也冇見過,就要害你。

真是可惡。

雲中鶴臉色難看至極。

但他不認為自己能打得過劉馨和她這位師兄。

金剛不壞神功確實厲害,防禦無雙,神力蓋世,但自己的戰鬥經驗……趨於零。

而且也冇有身法傍身。

打起來,八成是個活靶子。

隻有彆人揍你的份兒,你根本摸不到人家。

“最毒婦人心。”

心裡罵了一句,雲中鶴也不敢在這安寧宮多呆了。

在門口簽到完成,聽著腦海裡的提示音,下一次簽到地點,安寧宮主殿梳妝檯前,雲中鶴變了臉色。

連狗係統……都欺負自己。

明知道老子進不去,還讓我去裡麵簽到,作死啊!

但此刻容不得多想,得趕緊走。

不然劉馨的師兄出來,被撞到可就壞菜了。

但走到半路上,雲中鶴才準備鑽狗洞離開,心裡卻經過一番掙紮,鬼使神差的躲了起來。

“媽的,不給你點顏色看看,真不知道花兒什麼這樣紅!”

半個時辰後,聽著牆頭髮出“咚”的落地聲,還有疾步離開的聲音,雲中鶴冷笑了起來。

還有一個時辰才天亮,時間應該夠。

原路返回,再次來到主殿門口,雲中鶴模仿王墨的聲音,捏著嗓子輕喊了一聲:

“師妹……”

“你怎麼又回來了?”

劉馨大感嫌棄,煩不勝煩,都有點惱了。

但還是打開了房門。

刹那間,一條青黑猙獰的手臂,猶如黑暗中探頭的惡龍,死死掐住她的脖子,幾乎令她要窒息而死。

實力再強,也得有機會發揮出來才行。

一旦被捏住要害,就算是四品高手,一時間也無法掙脫。

“你……”

看清來人,劉馨震驚無比。

雲中鶴為了震懾她,已經摘掉頭套,露出真容,冷酷地警告道:

“如果你再掙紮,驚動了宮女太監們,我便扯掉你的睡衣,讓他們以為咱倆在偷人,我看你還怎麼當這個貴妃。”

劉馨身子一僵,瞬間不敢動了。

她有身孕,做賊心虛,隻要雲中鶴一口咬定和她有染,不管任何情況,就算她大喊有刺客,甚至反殺雲中鶴,事後也一定會有人調查她。

雲中鶴邪笑一聲,緩緩關上房門。

把劉馨掐到梳妝檯前,拿出一顆狗糧,在她驚恐的眼神中,強行按進了嘴裡。

“吞下去,否則我現在便掐死你!然後去找皇帝告密,說你和你師兄幽會,還有了身孕,讓你們倆一起當亡命鴛鴦。”

咕咚——

劉馨強忍著噁心,把狗糧嚥了下去,驚慌的問道:

“你給我吃了什麼毒?”

雲中鶴依舊冷笑,掐著不鬆手:

“你不用裝了,高手都可以控製自己的腸胃,就算把毒藥吞下去,也可以原封不動的吐出來,我勸你最好識相點,把毒藥化開,不然可就要一屍兩命了。”

“你……”

感受著脖子上猶如鐵鉗般的力度,劉馨絕望了。

她已經聽到自己頸脖不堪重負的聲音,在雲中鶴青筋猙獰的手臂下,就像紙一樣脆弱。

操控胃部,用力碾碎毒藥,劉馨麵如死灰。

而雲中鶴也是應聲鬆手,任由她癱軟在地上,嘿嘿冷笑道:

“放心,隻要你乖乖聽話,我不會為難你。”

“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不想怎麼樣,反倒是你主動找我的麻煩,還敢讓你師兄收拾我,真當我雲中鶴是好惹的?”

“……”

劉馨徹底泄氣了,隻當自己衰氣透頂,怎麼會招惹上這個喪星。

“你要怎麼樣,才肯把解藥給我?”

“趴著!”

雲中鶴指向梳妝檯。

“你說什麼?”

劉馨臉色一紅,心驚膽顫。

“我說趴著!”

雲中鶴重複道,猶如冷麪魔王。

劉馨抿著泛白的嘴唇,內心屈辱至極,但眼裡卻像要滴出水來了,經過半秒鐘的猶豫,還是乖巧的趴了下去。

【叮,您在安寧宮主殿梳妝檯前簽到,獎勵與絕世高手的戰鬥經驗十回合】

【叮,您在安寧宮主殿銅鏡前簽到,獎勵與絕世高手的戰鬥經驗二百回合】

【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最新章節,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