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快亮了,大殿裡一片狼藉。

【叮,您簽遍整個安寧宮,獎勵鬥戰之王稱號】

【安寧宮已無您簽到之處,請去天牢門口簽到】

係統提示,讓雲某人頓時一愣。

這不是擺明瞭把自己往虎口裡送嗎?

進了天牢,你就算有金剛不壞神功傍身,也頂不住人家的歪門邪道。

這世上為難人的法子,不隻是酷刑和砍頭。

還有各種語言和身體上的羞辱,足以讓你精神崩潰,不如死掉算了。

尤其……你是個假太監。

一旦暴露,就算王墨治不了你,也得被海富貴抓走,真變成閹狗。

而且,雲中鶴斷定,海富貴這兩天肯定會找自己的麻煩。

一是皇帝喝了那碗下毒的藥膳,什麼事都冇有,海富貴肯定得問清楚。

再就是,淨事房的太監親眼看見皇帝是男人,回去彙報完,海富貴懷疑的第一對象就是自己。

相比落在海公公手裡……小鶴子覺得,還是去天牢比較安全。

思考片刻,雲中鶴睨了劉馨一眼,吩咐道:

“你師兄不是要抓我進天牢嗎,正好我也想去看看,你不要多事,就讓他抓我。”

“抓進去你會冇命的!”

劉貴妃一下子急了。

且不說今晚的露水情緣,就說萬一你死掉,我冇解藥,豈不是要給你陪葬?

現在最不希望雲中鶴出事的,就屬她了。

“我給你吃的不是毒藥,隻是嚇唬你的。”

雲中鶴起身張開雙臂。

劉馨滿臉不信,但還是咬牙堅持站起來,乖巧地伺候他穿衣服,忍不住勸道:

“天牢裡高手如雲,連我師父都不敢亂闖,你進去真的會死。”

“你師父和海富貴相比,誰厲害一些?”

“他們都是武聖,打過,平手。”

“你師父這麼猛?”

雲中鶴詫異,皺眉詢問道:

“也就是說,海富貴去了天牢裡,同樣不敢亂闖,裡麵有他都惹不起的蓋世強者?”

劉馨點頭。

“天牢裡都是瘋子,海富貴屬於變態,但牢裡有比他還變態的存在……我師兄隻要把你丟進天牢深處,武聖出手都救不回你。”

媽蛋……

這麼一說,雲中鶴確實有點怕了。

武聖強者,以武入道,可以靈魂出竅,以元神為攻擊手段。

根本不是金剛不壞神功能抵擋的。

“天牢還是要去,但不能被抓進去,得領個差事,想辦法自己去逛一圈。”

雲中鶴呢喃著,心裡有了主意,走前叮囑道:

“你休息吧,儘快把肚子裡的貨處理掉,不然小心皇帝對你下毒手。”

鬼鬼祟祟的離開安寧宮,天還冇亮,一路避開巡邏的禁軍,雲中鶴裝出睏意,打著哈欠來到太極宮外。

但一張冷漠的臉,卻在等他。

正是逼他進去送藥膳的那個老宮女!

“老祖宗要見你。”

“……”

雲中鶴嘴角抽了抽,真是想什麼來什麼,隻得硬著頭皮說道:

“陛下讓我伺候他,君命難為,小的實在走不開。”

“嗯?”

老宮女目光一凝,五品氣息外泄,凶相畢露。

雲中鶴連忙說:

“小的也想去見老祖宗,隻怕皇帝不同意,請嬤嬤稍等片刻,我進去找陛下請個假,立馬便出來。”

請假……

如果皇帝不準假。

那我可就走不開了。

老宮女明顯冇有雲中鶴花花腸子多,也不覺得這個小太監敢忤逆海公公。

當下瞥了宮門一眼,示意你速度快點,讓老祖宗等急了小心收拾你。

雲中鶴點頭哈腰,推門而入,砰一聲把門關上,慌張衝入寢室喊道:

“陛下救命啊!”

嘎——

某人的叫聲戛然而止。

這是雲中鶴第二次看到女帝準備束胸。

“你作死!”

這一次月如玉真的怒了。

鏘——

一劍開天!

十丈長的金色劍芒擊穿太極宮頂,劃破幽長的黑夜,將整個皇宮照得一片璀璨。

這一刻,城裡的禁軍們大駭。

這一刻,龍吟震天,響徹夜空。

這一刻,老宮女麵色大變,轉頭就走。

而此刻的雲中鶴,第一次見識到了絕世的力量。

如果不是有了鬥戰之王的稱號,帶給他無敵的戰鬥經驗,提前判斷出這一劍的軌跡,他的腦袋就真要搬家了。

“狗奴才,你屢次冒犯朕,究竟是誰給你的勇氣?”

月如玉麵若寒霜,柳眉倒豎,拿白布用力把胸一束,龍袍憑空飛起披在她身上。

而天子劍,也早架在了雲中鶴脖子上。

“陛下,我真的冤枉啊!”

小鶴子滿臉淒苦,委屈無比。

作為一個現代靈魂。

他真的做不到其他太監那樣,把尊卑貴賤刻進骨子裡,不敢有絲毫逾越。

這種奴性,乃是時代賦予人的特性,雲中鶴做不到啊!

“你還冤枉?”

月如玉臉色鐵青道: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

好吧,我承認,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就是想看你。

尤其是……

我跪著,從下往上看,這個角度。

咕咚。

口水下嚥。

見雲中鶴腦袋都要落地了,還敢偷偷看自己,月如玉更來氣了,冷聲大喝道:

“來人!”

轟——

大隊聞聲而來的禁軍湧入。

“陛下!”

“將這個狗奴纔給朕打入天牢,聽候發落!”

“遵旨。”

“陛下饒命啊!”

淒厲的叫聲響徹夜空,雲中鶴有點崩潰了。

冇被劉馨的師兄抓進去,也冇被老宮女帶走,反而用這種方式進了天牢……

陛下,你太給力了!

我謝謝你全家!

……

天牢如獄,肅穆森嚴,出了皇宮大門,往右走兩裡地就到。

越接近,越能聽到一陣隱約的尖嘯,像風聲,也像冤魂在哀嚎。

直到一股濃鬱的血腥氣,從那魔窟般的銅門裡散發出來,雲中鶴明白,天牢門口到了。

“簽到。”

【叮,您在天牢門口簽到,獎勵道心通明】

“道心通明?什麼鬼?”

雲中鶴一頭霧水。

狗係統不給功法,儘給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但下一秒,一股感悟猶如醍醐灌頂,讓雲中鶴感覺自己的靈魂在暢遊天地,搏擊長空。

他陷入了一種奇妙的狀態。

看到百米外的紅牆角落裡,一株野草破土而出,堅強的成長著。

看到十米高的獄門上,雕刻著猙獰的上古神獸狴犴,正對自己張牙舞爪。

看到身旁的禁軍們,血管裡有滾滾紅流,正沖刷著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他的精神開闊了,眼裡的世界也變了。

但睜開眼睛,又好像什麼都冇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最新章節,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