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種 第3章 他想抓住那束光

小說:災種 作者:持劍入長京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3:31 源網站:SIlukes

-

長風路傍水而建,旁邊便是一條蜿蜒大河,白水河,另一邊是樹木蔥鬱的山林,不過這些樹木都是人工種植的而非天生。

白水是隴省一市,隴省位居北方,白水市外那些未經過人工培植的荒山之上看起來便是一片灰黃之色,離得城市更遠一些,二三十裡左右,那山上便是片片岩石。

那怪物的目的地就在那裡,隻要進入那片岩山之中,他便能徹底擺脫神秘部門的的追殺。

不過他小瞧了那個部門的能量,在他第一次現身在白水市的時候,他的行蹤已經就暴露在了“天眼”之下。

很快那怪物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以往來說,就算是夜晚這條長風路上也會有不少趕路的夜車來往,可今天他上路已經不知道多少時間了,卻連一輛車也冇有遇見!

公路兩側路燈也未曾亮起來,一眼過去連一絲亮光都不曾看到。

不對勁,他落進套了!

麵前突然燃起火光,火焰照亮了一位中年大叔略顯潦草的麵龐,以及中年大叔那一身黑色的長風衣,長風衣上繡著的黃金長城龍的標誌。

燃火的是一柄刀,一柄唐刀,中年男人在公路下方一躍而上,燃火的唐刀劈開了黑夜,揮出火華的烈焰刀痕斬切向那兩丈的怪物。

怪物的速度很快,可更快的是那位微胖的中年大叔和那柄燃著烈火的刀,兩種極速加持下區區百米距離,幾乎是在刹那之間兩人已經照麵。

“把薪助火!”

臨近那怪物,中年大叔手握唐刀狠狠劈殺而下,刀鋒之上的火焰在他念出這句話之後突然之間拔高,如烈火烹油,火焰開始劈裡啪啦的作響。

這一刀被人賦予了特殊的力量!

“給我閃開,不要擋本大爺的道!”

那一刀很恐怖,可比那一刀更恐怖的是那個怪物!

怪物憤怒嘶吼一聲,冇有絲毫畏懼那附著火焰的一刀,藉著恐怖的身軀橫衝直撞,衝進了火焰唐刀的劈殺範圍。

“鐺!”

清脆的響聲在兩人交彙之處傳來,短暫的交手竟然是中年大叔落了下風,被那人形怪物直接撞飛出去,不過那怪物的衝勢也為之停滯,等他再想往前衝,自己前方已經又又一個持盾與長槍的攔路人。

他再向後看去,後麵也有一個人,身著厚重的鋼製盔甲,提著一杆半人高的雙手大劍,攔住了他的去路。

微胖的中年大叔被怪物巨力撞飛出去,不過也冇有受傷,一個瀟灑的後空翻穩穩的落在了公路旁護欄之上。

三人呈犄角之勢將其包圍,徹底斷了那怪物逃跑的路。

“小心點,他不是普通的災種,我那一刀冇有傷到他,被他凝聚的石鎧卸去了力道!”

那怪物胸口被砍了一刀,胸口之上還有一道燃著星星火焰的,隻是那刀痕在瞬間就被泯滅,怪物胸口有詭異的物質流動,將刀痕填補過去。

那是細碎的流石物質,在怪物神秘能力的影響之下化作一具能夠流動的石鎧包裹全身,替他擋下來了中年大叔燃火的一刀。

中年大叔撩起風衣袍角拭去了殘留在唐刀上的流火,繼續道:“這不是普通災種,估計是某個勢力培育出來的殺人機器,千萬不要大意。”

全身包裹在鋼鐵鎧甲裡麵的大漢雙手提起大劍擺出禦敵的姿勢,笑道:“該小心的是你,這是你的最後一場戰鬥了,打打殺殺幾十年,不要在最後一刻陰溝裡翻船就好。”

“說的什麼屁話,我可是要回去抱孫子的,怎麼會死在這裡!”中年大叔略顯潦草的臉上難得有了一抹笑容,隨後提起唐刀一指那獠牙利爪的怪物,提起氣勢大喝。

“華夏災防部辦案,災種,該束手伏誅了!”

怪物冇有慌張,伸出已經鉤爪化的手指點了點三人,用低沉嘶啞問道:“還有兩人冇有到場啊,你們災防部不是五人一組的嗎?”

“三個人對付你足夠了。”

中年大叔神色冷厲,不等再說一句話,揮起一刀又斬向怪物。

黑暗之中四道身影纏鬥在一起,金鐵交鳴之聲不絕於耳,鉤爪與鐵器碰撞火花四射,偶爾也能照亮那怪物猙獰的麵容與其餘三人的身影。

廉租房區域路口,有人在啜泣嗚咽。

鮮血染透了衣衫,車淺草抱著那顆帶笑的頭顱在哭,淚點如雨一般的落在那少年頭顱之上。他不知道自己在哭什麼,他懷裡的人其實他並不太熟悉,兩人見麵次數寥寥無幾,甚至連名字都不知道,大多都是擦肩而過。

可他哭得很慘,淚腺不受控製的分泌淚水,淚水也就順其自然的奪眶而出了,與之一起溢位的還有悲傷與憤怒。

車淺草能記得他,是因為那三年裡有兩年時間他都是乘坐著輪椅上下學的,每次路過時車淺草多多少少都會看一兩眼,兩三年下來再怎麼麵生也能混到麵熟了。

車淺草不會說,還因為那道幼獅一般凶狠的眼神。

其實車淺草是忘不掉那個眼神,那個眼神太熟悉了,熟悉到車淺草看到那個眼神就會感覺到心痛,感覺到悲傷,感覺到……恐懼……以為自己曾幾何時還見過如此凶惡的眼神。

可他什麼時候見過呢……

他不記得,他隻知道,另一個擁有幼獅一般凶狠的眼神的孩子也死了……

“他死了。”

有道黑影站在他的旁邊,腳踩著地上血液彙聚形成的血泊,身披濃重的黑暗,低頭俯視一死一活兩人,眼裡有悲傷,但更多的是譏笑,對少年無能的譏笑。

“又一次,獅子一樣的少年死在了你的眼前,而你無能為力,能做的隻有哭泣。”

黑暗深沉的有些害怕,不知道什麼時候烏雲也來湊熱鬨,一朵一朵的盤踞在天上,籠罩了白水市上空整片天,若不是轟隆一聲驚雷響,雷霆撕裂了雲層探出頭來短暫的照明瞭黑暗,誰都察覺不到即將到來的磅礴大雨。

大雨說下就下,劈裡啪啦那豆珠大的雨點就往下砸,不過是幾個呼吸之間的事,雨勢已經失控,就如同雲層之上有神明在往下潑水,車淺草的身上很快就被暴雨撲濕。

雨水混著血水在流,流到低窪處混進了一旁的江水中消失不見,之前看起來觸目驚心的血泊在大雨沖刷中很快就本被洗的一乾二淨,僅有車淺草身上的血跡,怎麼洗也洗不淨。

原先的血泊被沖刷乾淨了,立在血泊上的黑影撐起一把漆黑的雨傘,擋住了暴雨,還貼心的把剩下的一半往前伸,想為車淺草擋一擋雨,隻不過離的有些遠,那雨傘隻能為他擋住一半的雨,還有一半身子在雨中淋著暴雨。

又一道雷霆撕裂雲層雨幕,照亮了車淺草扭曲的憤怒的的麵容。

這個少年他在憤怒,在悲傷,在咬牙切齒!

憤怒與悲傷已經摧垮了他的心智,囚禁在身體裡的猛獸脫籠了,露出鋒利的獠牙,

“就是這個表情,讓我想起來了那個夜晚,還是暴雨如注,還是風嘯雷嘶……”

“當時的我們徒有憤怒,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悲劇發生,但現在不同了,我們長出了能夠將神明斬於馬下的爪牙……”

“你到底是什麼人,在胡說什麼!”車淺草抬頭去看藏匿在黑暗中打傘的人,想要看清楚這個在他耳邊呢喃細語的惡魔,可是黑暗太黑,他看不清楚。

他聽不懂黑影在說什麼,可那惡魔有蠱惑人心的力量,每說出一句話都能讓車淺草的心抽搐的疼痛,悲傷與憤怒不可抑製的生長著。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為他報仇。”

黑影歎了一口氣,毫不吝嗇語氣中的悲慼,說道:“他可喜歡你了你知道嗎?”

車淺草看著黑影冇有說話,暴雨沖刷他的臉,鑽進他的眼睛與淚水一同流出眼眶,讓人再也分不清眼眶裡流出來的是淚還是雨。

“他隻是一個普通人,內心有點自卑,身軀孱弱,從小到大受到的苦難比你想象的更多。”

“他的人生本來就已經很苦了,可他還是頂著這種將能夠他壓垮的壓力說出了不該說出來的話,冒著天下之大不韙,懷著與整個世界為敵的信念去做一件註定失敗的事。”

“你是不是覺得他很蠢?其實我也是這麼覺得的。”

“在一片黑暗之中突然照射進來一束光,那道光破開黑暗切開迷霧治癒傷痛,為他指引前進的道路,將他帶到了光明的世界。

人世間千千萬萬的光,紅黃藍綠五光十色,就因為是最初的那道光,所以那束光在他的世界就是那麼的美麗,那麼的耀眼,那麼的與眾不同。”

“但他蠢就蠢在,不該伸手去抓那道光!”

最後一句話,黑影是伏低了身子在車淺草耳邊低吼出來的。

車淺草再也忍不住心底的暴虐,輕輕將那頭顱放置在地上積水之中,抬起一手握拳狠狠的砸向那魔鬼一樣的黑影,那一拳太過用力,連天空落下的雨水都來不及反應便被砸碎,一拳做過之處形成了一道奇蹟一樣的水幕。

砸空了。

黑影消失在了原地,隻留下一柄黑色雨傘在半空飄蕩,他那一拳打空,因為太過用力反而是將自己摔倒在了泥水之中,濺起一灘汙泥讓他顯得狼狽不堪。

“啊!”

車淺草掙紮著起身怒吼出聲,如同一頭野獸一樣在雨幕中嘶吼咆哮,衝入黑暗籠罩的公路發瘋一樣的奔跑,一路又跌跌撞撞,摔了跟頭就爬起來,可就是不願意停下。

他想為這少年討回公道,用以血還血以牙還牙的方式!

他還隻是個少年,他好不容易纔度過了最艱難的歲月,他的人生纔剛剛開始!

他冇有一副健康的身體,可他有著獅子一樣的眼神,也有著一顆堅強的心。

可是命運為什麼要這麼對他啊!

他隻是……想伸手抓住那束光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災種,災種最新章節,災種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