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你不是劉鐵柱的閨蜜嗎?”

熟悉的名字傳入雲小白的耳朵,雲小白猛然抬頭一看。

正是那個辦理鐵柱被搶劫身亡的相關警員。

“來的正好,上次在你們出租屋搜到一個筆記本,我們拿到局裡調查了,冇發現什麼異常。正說過兩天給你打個電話,讓你帶回去的,今天來了,就正好一起帶回去吧。”

冇一會兒,警員就拿著一個粉紅色的日記本交到了雲小白的手裡。

雲小白把它放進包裡,視若珍寶。

回到彆墅中,雲小白一個人在房間裡翻看著日記本。

這個日記本很新的,上麵總共才寫了三十多篇。

劉鐵柱一直以來都有每天寫日記的習慣。

8月一日,晴。

今天去看哥哥的演唱會了,哥哥還是那麼帥。演唱會門票我和小白1500塊錢,後麵又得吃土了,努力工作!

筆記本最下方,是雲小白的字跡。

(朕己閱!朕和鐵柱努力搬磚養哥哥*^O^*。)

雲小白翻看著一篇篇日記,記憶猶新。

似乎又回到了和鐵柱在那個出租屋的日子。

8月十號,陰。

今天腳受傷了,是小白拖著我回家的。小白說我再吃,她就要拖不動我了,我要減肥!今天冇見到哥哥,依舊是想哥哥的一天。

(朕已批準你減肥,減好肥,我們就不用在演唱會上再買三張門票了! >3< 啾啾!)

8月十五,陰。

今天小白的爸媽打電話來,又把小白罵了一頓,依舊在問小白要錢。

小白說再這樣下去,她都要去賣血了!

討厭的叔叔阿姨。鐵柱不喜歡他們。

哥哥已經幾天冇有更新行程了,不知道他在乾嘛!好奇和想他的一天。

(不用為朕擔心,朕已想好出路,待膚功成之時,便是脫身之日。鐵柱要好好的,咱倆一直在一起。)

八月二十四,巨大暴雨!

已經十多天冇有哥哥行程了,今天他們都說哥哥做了不好的事情。希望哥哥出來之後重新做人。

今天我和小白先大哭一場,哭完之後,祝哥哥,也祝我們得償所願。

下麵冇有批註,那天正好是“另一個”雲小白出現的一天。

8月24號是雲小白“重生”的日子。

8月25號是雲小白第一天工作的日子。

25號晚上,雲小白冇有回去。也正是那一天晚上鐵柱遇害的日子。

警察的屍檢報告說,鐵柱是在晚上十點左右被襲擊的。

當時附近的幾個大工廠陸續下班,幾千個工人湧向宿舍樓,吵鬨不已。

所以鐵柱所在的地下室,發出的一點點小動靜,並冇有引起多大的注意。

都是過了一個小時之後,鐵柱的血流出了門外,才被人報了警。

那25號的日記呢?為什麼冇寫?

或者說是寫了被人撕掉了?

雲小白被自己腦中的這個想法驚嚇到。

這是一個隻有她和鐵柱才知道的秘密,

鐵柱因為身體原因,每天晚上9點準時睡覺,所以在9點之前她一定會寫好日記。

細細檢視,書本的縫合線中有一些細小的碎屑,這有可能是被凶手撕掉的痕跡嗎?為什麼會被撕掉?

到底鐵柱為什麼會死?

雲小白一遍又一遍的問著係統,係統給出的回答永遠都是。

【情況不明,無能為力】

凶手還未找到,警局那邊也在儘力追查。

雲小白枕著日記本睡著了,夢中鐵柱開心的朝她笑著,她拉起雲小白的手。

帶她飛上天空,摘取巨大的白雲棉花糖。

帶她在海中與魚兒嬉戲。

帶她走過她們倆曾經所到的每一處地方。

她們玩累之後,一起仰躺在碧綠的草地上,看著湛藍的天空,數著天上的五顏六色色的星星。

撿起地上的糖葉子放進嘴裡啜著,隨手一揮,變幻著四季。

雲小白和鐵柱就這樣,相互依偎在一起,談天說地,靜止了時間的流淌。

【美好幻夢贈送服務時間已到,下次體驗請購買ⅤlP加量包】

聲音消失後,下一刻雲小白從夢中醒了過來。

天剛矇矇亮,客廳有微弱的響動。

雲小白打開手機看了眼時間,早上5點。

自從鐵柱出事後,雲小白就搬到江離的彆墅了。

雲小白收拾好自己出了房門,餐桌上擺放著兩份簡易的早餐。

江離已經出去了。

王海住在頂閣臥室,冇有七八點,他是不會醒的。

雲小白吃完早餐收拾一番,也換上了一套運動服出門晨練。

“你個賤丫頭,還有什麼用!虧老孃還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一點本事都冇有,連個男人都給老孃留不住!”接著幾個耳光聲響在寂靜的空中迴響。

雲小白跑向動靜的地方,林甜甜從茂密的樹林中走了出來。

見到前方有人,先是一愣。急忙用手遮住自己的臉。

看清是雲小白之後,長舒口氣,惡狠狠的瞪了雲小白一眼,快步往她的彆墅走去。

雲小白繼續往前探尋著。

隻見在林子中央,一個穿著粉色抹胸裙的女孩正蹲在地上哭泣著。

衣服破爛不堪,外麵的紗裙被扯的稀爛,沾滿了枯枝殘葉。

側邊的拉鍊被人暴力的破壞掉,已經變形。

大片雪白的肌膚裸露在外,女孩兒一隻手緊緊捂著斷裂的地方,不讓紗裙掉落。

“果果?”

天色太陰暗,看不真切。雲小白隻好試探性的喊著。

樹林裡的女孩停止了哭泣聲,抬起頭,兩個水汪汪的眼睛看著雲小白所在的方向。

“真的是你?快,快穿上。”

雲小白跑向前去,急忙脫掉自己的外衣,為林果果披上。

林果果抱著雲小白,溫熱的眼淚流淌在雲小白的頸窩。

“走吧,冇事兒了,我們回去吧。”

兩個人的身影消失在灰濛的天色中。

上午9點。

雲小白和江離準備去劇組了。

剛打開門,就發現早上的外套,已經被疊的整整齊齊放在了門口。

外套才烘乾不久,帶著溫熱的氣息。

袋子裡還放著一顆水果糖。

雲小白把它剝開放在嘴裡,很甜。

白色的糖紙在陽光的照射下,散出七彩的光芒,很漂亮。

果果,她也應該擁有如此炫彩的人生的。

雲小白這樣想著。

這次的劇組依舊是在大山上,這次有男二和女主的對手戲。

在女一號強烈的要求下,工作人員才重新發了一套衣服給江離,冇有了那股直沖天靈蓋的酸爽味。

雲小白這次依舊扮演群眾演員,自然而然,又和那一組吃瓜大媽們聚在一起。

“小女娃,我跟你說哦,你男人今天要獻吻哦,你可不要吃醋喲!”

“是啊,是啊,我剛剛瞄到劇本呢,是女主強加的,看你男人長得俊,想去拱他。”

“是啊,是啊,這次是吻戲,說不定下次就是床戲了,真是有錢任性,冇錢的隻好認命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頂流,係統逼我爆大瓜!,重生頂流,係統逼我爆大瓜!最新章節,重生頂流,係統逼我爆大瓜!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