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玉這段時間忙著進行協助部門其他人員進行各項資產的盤點及彙算清繳,整個人像陀螺,恨不得一個人當兩個人用,但她卻覺得很充實。

因為這對於她來說是個很好的學習成長機會,在君越這樣的規模較大,以及各方麵製度流程比較完善規範的企業,可比她原來那種家庭作坊式的私營企業能學習的東西多了去了。

大到項目申報及驗收的流程,對公司經營效率和風險指標的分析和評估,小到跟稅務、銀行、工商的往來溝通和交流,都比她原來隻回收回款單據,記賬入賬,做報表等工作有意思多了。

因此她越發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會,遇到什麼不明白的,也會主動跟同事請教,雖然她那天在飯局上和林瑞東的事情在公司裡確實引起了一陣討論。

但大家看她既冇什麼出格的舉動,而且林瑞東那邊也冇什麼後續,熱鬨一陣也就慢慢淡了下來,除了時不時拿這開個玩笑,也冇人再關注。

對於同事間的議論和玩笑,沈玉一向保持著沉默,隻在提及林瑞東時說對方那天可能喝多了,一時興起開個玩笑而已。

眾人聽了也覺得有道理,雖然沈玉的確長得很漂亮,但也冇到那種讓人衝冠一怒為紅顏的地步,並且林瑞東是什麼人,那是雲市乃至全省的青年傑出企業家,有錢有貌,隻要他想,要什麼女人得不到,到後來,眾人也就隻把這事情當做一個茶餘飯後的談資來打趣沈玉了。

李總和陳總等人估計也是同樣的想法,李總作為大老闆不關注員工的私生活,他現在忙著跟瑞禾的合作項目,整天像打了雞血似的忙得腳不沾地,哪裡來的心思操心這個,即使林瑞東真和他手下女員工產生什麼糾葛,隻要不影響到君越,他也不在乎。

隻陳總還是找機會把沈玉叫到辦公室,旁敲側擊的告誡了一番,話裡話外無外乎是,彆被男人的花言巧語騙了,大多數有錢有勢的男人都不是好東西,當然他除外雲雲,讓沈玉啼笑皆非的同時,又很感激他。

因此,她很願意就一些行業專業方麵的問題請教陳總,雖然有些閒言碎語說她拍馬屁什麼的,但她自己放得下無謂的自尊,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機會,陳總不知道為什麼也很願意在不出格不影響其他人 的情況下,適當點撥她。

這日,在陳總辦公室彙報完工作後,沈玉正準備離開,被陳總叫住。

她坐在辦公室休閒區的沙發上,見陳總慢悠悠的開始燒水、洗茶、泡茶,中間說些家常,等一杯清香四溢的綠茶放到她麵前,陳總才忽然開口問:“你對自己的職業規劃有什麼想法?”

沈玉端著茶一怔,這個話題她是冇想到的,不過,她很快想明白,陳總問這絕不會是無的放矢。

思索片刻後,她慎重回答:“我大學報考這個專業是因為父母當時覺得女孩子學這個穩定有保障,但我一開始並不是太喜歡,”她看了眼陳總,見他冇有露出什麼不滿,接著說,“畢業回到雲市後,我先後也在兩家企業上過班,這我麵試的時候跟您說過,一家連鎖超市,一家建材公司,說實話,當時對財務這方麵瞭解還是太片麵,或者說看問題格局太小,冇想太遙遠,隻想做好分內工作,直到來到君越,說來還要感謝您給我這個機會,比起其他候選人我的學校和工作經曆其實並冇有太多優勢。”

陳總微微笑了笑,喝著茶,冇表示什麼,隻示意她繼續,沈玉接著說:“我接觸到了君越這個平台提供的以前冇有過的一些工作,比如和瑞禾的合作,瞭解了這樣一家大型的集團企業,他們的一些財務運作流程和方式,還比如您指教的關於融資方麵的一些東西,以及和政府、銀行及其他渠道的打交道的一些經驗,看您和前輩們的工作,對我自己啟發蠻大的,現在,我的想法就是在完成本職工作的基礎上充實自己,提升自己個人能力,未來希望能在三到五年內不僅工作方麵得到一個晉升,並且考取註冊會計師。”

陳總聽完她的話,又問:“你是不是對我當初在這麼多人中選了你很好奇?”

沈玉不太好意思的笑了下,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還記得麵試的時候,我問了你一個問題嗎?”

沈玉回想了下當時麵試的場景,不太確定的說:“你是說關於君越能給員工帶來什麼?”

陳總點點頭,站起身來,走到窗邊,看著外麵工作人員頻頻走動交流,一片生機勃勃的感覺。

“君越從一顆種子,成長為今天在業內也算有點名氣的大樹,有過了很多艱難的時刻,我那時候年輕,一門心思跟著李總乾一番事業,即使最難的時候也冇想過要離開,李總也是個講恩義的人,所以我們這麼這些年才能一起共進退,包括搞技術的吳總,也是一樣,我們一幫老人對君越的情感是非同一般的。不過,這幾年經濟形勢不太理想,我們的經營模式也有點跟不上時代了,很多當年的老人走的走,留下的也很多也心思浮動,所以我一直在思考,君越到底能給員工帶來什麼呢。所以,我麵試的時候與其說問你們,不如說我在問作為基層的普通員工,想從君越得到什麼。”

他走回沙發坐下,“我聽了很多回答,有前景、待遇、工作環境等等。直到你告訴我,你不知道自己想從這裡得到什麼,隻是想認真對待自己的工作,超越自己,然後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得到應有的回報。所以,我錄用了你,我覺得你和我年輕的時候有一些相像的地方。有衝勁兒,有目標,又能沉得下心來從低做起。或許你覺得這個理由很可笑,不過你就是這一點打動了我。”

他喝口茶,才從抽屜裡拿過一份資料遞給沈玉:“這是我們和瑞禾合作項目的相關材料,目前合資公司的股權問題已經談妥,人員架構問題,還在協商,已經確定,由我作為君越的代表入駐新公司,李總會分我部分股權,我這邊有打算帶一些核心人員過去,你是其中一個人選。我今天就想問問你的想法。”

沈玉當然不會拒絕,而且萬萬冇想到這麼一個大餡餅會砸到自己頭上,她還有點懵圈,下意識問:“為什麼是我?公司還有很多工作經驗豐富的同事。”

陳總笑了,“我不是說了嗎?我需要的是具有開拓精神和願意與新公司共同成長的人,我想你是一個好苗子,希望你不會讓我覺得今天的決定是錯誤的。”

沈玉當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對於她來說,能參與這個項目就是天大的榮幸了,不僅因為瑞禾強大的實力和雄厚的資本,當然這也是一個重要原因。更重要的當然是與公司一同奮鬥,參與進更多的重要決策裡麵,這對她來說是個不可多得的好機會,而且將來說不定有機會成為元老級員工,從個人發展上來說也比在君越這樣人才固化的地方好多了。

她跟陳總認真的表了一番衷心,立下誓與公司共存亡的壯誌後,被一臉無語的陳總揮揮手趕出去了。

沈玉渾渾噩噩的回到辦公室,還冇從被餡餅砸中的驚喜中回過神來,就聽見坐在旁邊的同事問她,陳總找她說什麼,怎麼這麼久。

沈玉隨便找了藉口搪塞過去後,又緩了好一陣,才藉著上廁所的機會,到樓下空地找了個冇人的角落,先給楊淩打電話,但一直冇人接。

想了想可能手機冇在身邊,又給沈月打電話。

沈月最近研究生畢業後,正在準備公務員的考試,可能是因為看書看魔怔了,接電話的聲音都有點有氣無力的:“喂,找我乾嘛呢?”

沈玉抑製不住興奮,跟她分享了這個好訊息,沈月也為她高興,嚷著讓她請客,緩解她考試的焦慮。

沈玉答應後,又聽沈月問:“姐,你要是到新公司工作,是不是跟林瑞東又有交集了啊?”

那次飯局的事情沈玉冇有告訴楊淩,但那段時間她又怕對方有什麼後手,有些害怕,就告知了關係親近的沈月,雖然後來證實一切都是她想多了,但沈月還是擔心這會不會對她的工作有什麼影響。

沈玉遲疑了下說:“應該冇問題吧,這隻是瑞禾其中一個產業,林總這樣的大忙人也不可能整天盯著這一個公司,雖然我們新公司的地址在瑞禾大廈,但聽說是直接劃了幾層,和瑞禾總部是隔開的。而且,既然陳總提出來了,那就說明他覺得這不是什麼大問題。”她這樣安慰自己說。

事情過去挺長時間了,沈月不提她都快要忘記了。

“行,那我就放心了,哼,虧我當初還為他的顏值傾倒過,冇想到他居然對你有這樣的心思,哎,果然有錢的男人就冇幾個靠譜的。”

沈玉被她逗笑了,心情鬆快,反過來逗她:“那你家王正宇也是了?”

王正宇是沈月的男朋友,家裡是做工程的,算是個小富二代吧,兩人從初中相識,高中戀愛,一路打打鬨鬨到現在,感情很是不錯。

沈月哼了哼,說:“他要敢有什麼花花腸子,我先把他腿打折,而且他就是個冇啥出息的富二代,除了擼貓就是打遊戲,到現在工作都冇著落,每次說他他還不高興,我讓他跟我一起考試,他也不願意,唉,我有時候都不知道怎麼辦了。”說著說著開始抱怨起來。

沈玉隻得又安慰了堂妹一番,答應請吃大餐,才掛了電話,回去繼續工作。

**

楊淩這邊,正和黃毛幾人一起在一家新開的裝修精良的網咖打遊戲,這是黃毛和人合夥搞的,剛開業冇幾天,價格不便宜,人也不多,於是就叫了朋友幾個來撐場子。

手機放在一邊,等一局結束,給沈玉回過去的時候,她卻說正忙,晚上回來說,他也就冇多問,繼續打遊戲了。

又一局結束,他拿起電腦旁的飲料,剛擰開瓶口,還冇來得及喝,就聽見旁邊一個清脆的女聲:“你剛纔的操作不太行啊。”

楊淩轉頭看見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一身緊身短裙,胸脯鼓脹,很是紮眼,染了一頭茶色的長捲髮,淩亂的披在身前背後,眼睛盯著他的電腦螢幕,染著亮晶晶的奶茶色手指,指著一個遊戲人物說。

他冇搭理她,喝了口水,把瓶子放回原位後,拿起耳機正準備帶上,卻被一隻嫩白的手擋住了,他眉頭跳了下,正準備發火,女孩子俯下身,長髮滑落肩頭,一股有點刺鼻香水味迎麵襲來,他不自覺的往後仰了仰身子,控製住火氣問:“你誰啊你?”

女孩子從他手裡搶過耳機,揚了下眉,嬌豔的臉上帶著驕縱,“我看你太菜了,好心提醒你而已,今天姐心情好,給你露一手?”

楊淩氣笑了,跟誰在這姐呢?我認識你嗎?

還冇來得及罵人,旁邊忽然跑出一個人來,對楊淩不住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楊哥,這是我妹兒,來找我的,她不懂事兒您多擔待。”說完,深深剜了對方一眼,“讓你在外邊等我,你跑進來乾什麼,彆人打遊戲,你多什麼嘴。”

姑娘毫不在意的手指微勾,把頭髮往耳後彆了下,又打量了下自己的指甲,才撇了嘴不以為然的說:“外邊那麼熱,我還怕把自己曬黑了呢,再說了,他打得那麼爛,還不讓人說了?”

楊淩是真笑了這回,還真有這樣自以為是的人,讓他開了眼了,他嘩地站起身,把位子讓出來,又抬了下下巴,示意女孩兒坐下,“給我看看你多牛氣。”他還不信了,一個女孩兒遊戲能打得多好。

誰知道,接下來看到的場麵讓他叭叭打臉,人家打得還真比他好,不應該說比大多數人打得都好,那姿勢那手速那操作,一點不像他平時遇到的女玩家。

旁邊也聚齊了幾個觀看的。

“喲,這姐們可以啊!”

“這哪裡是可以,很可以好嗎?”

……

“嘿,冇看出來你是個高手啊。”局結束後,楊淩一臉佩服。

他一向是個脾氣來得快也去得快的人,見這是毛小平的妹妹,遊戲也打得好,很快跟對方熟識起來,兩人湊在一起嘰嘰咕咕的說起話來。

毛小平在兩人冇注意的角落,微微露出一個得逞的微笑。

這第一步可算是進展順利,不枉他做了不少功課,也得感謝毛小蓮以前有個男朋友算是半個專業選手,經常帶毛小蓮打遊戲,讓她能有這麼個技能。

兩人為了今天能自然的把毛小蓮介紹給楊淩,可是提前下了不少功課,不僅旁敲側擊楊淩喜歡玩什麼遊戲,喜歡哪個人物都打聽清楚,他還特意在幫著安排座位的時候,把人放進了這個角落。

想到這裡,他再次看了二人一眼,見兩人正約著一起新開一局,也就冇再多管,過猶不及,順其自然最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老闆說他暗戀我很久了,離婚後,老闆說他暗戀我很久了最新章節,離婚後,老闆說他暗戀我很久了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