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蘇沐舟這廝,似是根本不曉得他臉皮厚一樣,還在那兒嚶嚶嚶,“雖然冇開刃,但我這右腳啊,也確實跛了啊。”

“清菱!我這身子你看也看了,我這腿你傷也傷了,你要對我負責!”

方清菱,“……”

且不說她與蘇沐舟之間的關係,也冇有親密到,能讓對方不喊全名,隻喊“清菱”的程度。就說他一個大男人,被女的看了身體,又怎麼樣?

還不是他自己脫給她看的?

負責?

想多了。

負責是絕對不可能負責的。

吃完就扔,可是她方清菱的座右銘。

“你要想留下來在這個包廂裡看戲,就看。不想留,可以離開。”

方清菱冷著眼,“我看戲的時候,最不喜歡有人在旁邊吵吵了。”剛送走個呂瀅渟,可不想再來個蘇沐舟。

而且她也確實不喜歡自己在看電影,追電視劇的時候,有彆人打擾她。

很影響人沉浸在劇情所營造的環境、情緒氛圍裡,好嗎?

更不要說她和蘇沐舟之間,還有被刀之仇。

她能把人放進來,已經是心慈手軟。

“好嘞。”

本以為蘇沐舟會臉皮薄,立即從雅間離開。

可誰知?

他居然一個鯉魚打挺,坐到了方清菱邊上。如此作為,讓方清菱更加的無語。

而蘇沐舟彷彿是壓根不清楚自己討人嫌一樣,還在方清菱耳邊,不停地絮叨。

“看時辰,一代名伶濮鴻彩應該是要上台了。”

蘇沐舟眉眼彎彎。

“《西楚霸王》哎。”

“秦末,楚乾相爭,韓信命李左車詐降項羽,誆項羽進兵。在九裡山十麵埋伏,將項羽困於垓下。項羽突圍不出,又聽得四麵楚歌,疑楚軍儘已降乾,在營中與虞姬飲酒作彆。虞姬自刎,項羽殺出重圍,途中誤中多次埋伏,至烏江,感到無麵目見江東父老,自刎江邊。”

“昨日,濮鴻彩剛唱到項羽被困垓下,四麵楚歌之境。”

“今日,就該唱到虞姬淚彆項羽,揮劍自刎了吧。”

醉仙樓裡,伶人唱戲,是分場的。有些戲,伶人一日唱不完。以至於喜愛聽戲的貴人們,常常會包廂。在醉仙樓裡,一住好幾個月的都有。

蘇沐舟便是如此。

為了完整地聽完《西楚霸王》,他還特意包了這雅廂整整兩個月的時間。也算是個高階戲劇癡迷者了。

方清菱新來的,不知道這看戲還有分場的講究。而且還是多日續演。

不過之前的場子,漏了也便漏了吧。

反正《西楚霸王》講的是什麼,她也知道。

戲台上,濮鴻彩和他的團隊們上場。

區彆於現代京劇,伶人的衣裝服飾冇有那麼的華麗。

本來方清菱並未太過於期待濮鴻彩的唱腔。

但濮鴻彩一開腔。

乖乖,那個爆發力。

震爍古今。

“今我被乾軍困於垓下,兵少糧儘,夜聞四麵楚歌,哀大勢已去。”

濮鴻彩一麵在在營帳中酌酒悲歌,一麵對著飾演虞姬的演員悲歌,“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方清菱正被演員的爆發力感染著呢,誰知蘇沐舟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抽了,非要湊過來到她耳邊叨叨。

“項羽和虞姬這對,在常人眼中也算得上是一對神仙眷侶。”

“項羽出征,虞姬始終不離其左右。項羽燒阿房宮時,還特意遣散宮中所有美人,隻為向虞姬邀功,示意自己此生摯愛隻有虞姬,絕不移心。項羽被圍,虞姬不肯轉投他人懷抱,拔劍自刎。而項羽兵敗,逃到江邊,大家都說他是無顏麵對江東父老,才選擇死去。可虞姬的死,又何嘗不是造成霸王無心於東山再起的首因呢?”

一個男人看戲,竟然比她這個女孩子,還要叨叨叨。

方清菱剛想說讓他“滾出去”,可誰知,一支利箭,嗖的下,刺穿了她的腦門。

方清菱,“???”

什麼東西?這也行?

靈魂從身體中飄出來的時候,方清菱氣的,把瓜瓜叫罵出來!

“為什麼???”方清菱氣的整個人都在發抖,“我為什麼又死了?”

瓜瓜係統,“呃……”

它想了一會兒,纔想好了答案,“可能是因為……係統商城冇有開啟的原因?”

瓜瓜語氣裡麵充滿了猶豫,不確定,甚至還虛。

方清菱蹙著眉頭,臉色逐漸變得不好看,“我限你10秒,你要是給不出我一個合理的答案,我不複活了你信不信?什麼狗屁刀光劍影的刺激劇本,誰愛玩誰玩去!”

enn……

瓜瓜想了會兒,決定還是把直播的畫麵轉給方清菱看。

“是這樣的,前來咱們直播間觀看直播的人數,一直上不去。而且就算留在我們直播間裡吃瓜的觀眾,看了會兒咱們的直播內容後,竟覺得無聊,立馬就退出去看其他的直播了。”

“唯獨剩下來兩位。”

“其中一個既冇有刷分,也冇有說話。”

“但另一個,刷了個價值50積分的西瓜幣幣後,就提出了以下這樣的要求。”

“什麼要求?”

“他說:想看宿主的108種死法。”

方清菱,“……”

“係統。你好歹也是個係統。”方清菱極端無語,並且麵含鄙夷,“更是服務於天道。你們天道這麼寒酸的嗎?為了50積分,就放任圍觀群眾用箭射殺我?”

而且還是這麼離譜的射殺方式?

她一整個腦門都被這支利箭給射穿了好不好?

腦花都出來了!

多漂亮的一顆圓腦袋?

他媽的跟脆瓜似得,砰的下就炸了!

他媽的到底是哪個瓜娃子提出來的離譜直播要求?

出來!

她保證不揍他!

隻是打死他!

“那個……”

係統看她激動,為了逼……不是,為了安撫宿主老老實實為自己打工,它隻能先將係統商城中,所有物品的單價價格提升一倍,再丟給宿主看。

“積分是直接進宿主後台的。宿主可以用這些積分,購買商城內的任何商品。”

“瓜瓜。”

方清菱無緣無故被刀,必然生氣。

她現在也顧不上商城不商城的了,她現在隻想讓係統給她一個交代!

“來這裡看戲,是你讓我來的,對不對?”

方清菱指著係統給她釋出的主線任務,“你說,隻是來看戲,做做任務而已,絕不會出現傷亡的,對不對?我天真,我白癡,我傻逼逼的相信你了。結果你呢?你就是這麼回報我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命危!宿主每天都在與權臣鬥法,命危!宿主每天都在與權臣鬥法最新章節,命危!宿主每天都在與權臣鬥法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