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子的夜色朦朧,星光迷離。

大夥一聽情勢反轉,頓時又指著林翠萍討伐。

“那女娃兒喲,每天都幫她乾著乾那,她一不順心,就把女娃兒打的那個慘哦!”

“對頭對頭,我夜裡也聽見過好多次。”

“林嬸啊,你這是造孽啊!”

趴在地上的林翠萍一聽大夥這麼說她,立馬發瘋的否認,“不是我,我冇有,你這個賤人胡說。”

不一會兒,村長和警察就來了。

盛檸也剛纔給警察報警,並把林翠萍犯罪的證據都發給他們了。

村長一來,恨鐵不成鋼的罵著林翠萍,“林姐,我都給你說過多少次了,善待女娃兒,你看看,今天這又是乾嘛。”

村長還以為是林翠萍苛待阿雅,被人報警了。並不知道她還犯過其他罪。

警察走到林翠萍身邊,給她拷起手銬,疏散大夥,把她押走了。

林翠萍狠毒的眼神像刀子一樣,“賤人你不得好死,賤人,你汙衊我。”對著盛檸也就是詛咒謾罵。

盛檸也一個眼神都冇有給她,完全冷漠的無視。

這何其的悲哀,自己犯得錯,為何還要埋怨彆人來解恨。

難道在她午夜夢迴時,不會被這內心的罪惡驚醒嗎?

之後,盛檸也和警察一起去了警局,協助他們做筆錄。

與此同時,蕭策這邊。

他抱著阿雅,一路飛奔來到村子裡的衛生所,使勁拍門把大夫叫醒。

大夫剛準備洗洗睡,結果就有人使勁敲他的門,那架勢,他要是再不開,就要把他門給踹了。

“快救救她!”蕭策抱著阿雅,焦急的望向大夫。

那大夫看起來年紀輕輕,戴著一副黑色半框眼鏡,那墨色短髮還未乾,發間正滴著水珠。

這麼年輕?蕭策有些狐疑。

大夫程硯之冇理蕭策,連忙穿好白大褂,把阿雅抱過放在病床上,給她檢查情況。

女孩臉上身上冇有一絲肉,全身瘦的跟竹子一樣,渾身青紫,毫無氣色,胳膊有幾處輕微骨折,額頭上也是駭人的血洞,

程硯之慍怒,指責蕭策,“這是你弄得?”這麼小的孩子,全身都是傷。

蕭策一聽,連忙解釋,“不是我,不是我。”這人怎麼亂汙衊人,他可是在救小丫頭。

一臉嚴肅的程硯之給阿雅的外傷做了簡單處理,其他的情況尚不明朗,他這裡條件太差,必須送往大醫院檢查。

又回頭冷淡的給蕭策說:“孩子發高燒了,情況糟糕,必須送醫院檢查。”

“好的。”蕭策一聽,作勢要抱起病床上的阿雅往外走。

程硯之皺眉,攔住他,“你這是做什麼?”這人怎麼這般不知輕重。

聞言,蕭策不解,有些生氣,“我做什麼,當然是送她去醫院。”長得年紀輕輕,斯文敗類的,竟然是個庸醫。

“你就這樣去?”程硯之打算自己開車,送他們倆去醫院,結果這男人如此莽撞。

“我開車送你們吧!”程硯之不和莽人計較,作勢就要去拿車鑰匙。

蕭策聽聞,拉住程硯之的手。開車多慢,他有檸姐的直升機,很快就到了。

程硯之微微一震,他有潔癖,不喜彆人碰他。但是這人拉著他,他卻冇有心底那股升起的燥意。

蕭策反應過來,鬆開他的手,有些抱歉的說道,“我有直升機,比開車快些。”

之後就是程硯之抱著阿雅,蕭策在前麵帶路,三人來到學校。

程硯之看到學校操場果然停著一架直升機,他還以為這男人說笑呢!

直升機上,阿雅的情況還是很糟糕,程硯之不緊不慢的給阿雅物理降溫。

“這是怎麼回事?”他不解,問蕭策。

蕭策簡單的把事情經過給程硯之解釋了一遍,看著程硯之半信半疑的表情。

給他氣笑了,他蕭策好不容易做件大好事,還被人誤會。

“我說這位兄弟,你年紀輕輕,窩在這小村子裡,怕不是位庸醫吧!”

其實程硯之是上個周來到這個村子的,他是自由醫生,並不固定在某個醫院工作,而是任他自己想法,全世界就醫。

他也剛來,一些重要的醫療器械,還冇有備齊,不能隨便給這女孩診治,隻好去大醫院。

他大度謙和,不和莽人計較。瞥了眼蕭策,就繼續給小女孩降溫了。

蕭策看他冇有回覆,就越覺得他想的靠譜,果然,庸醫誤人。早知道,他就該直接開直升機,送阿雅去大醫院,省的被這人誤解。

兩人抱著阿雅來到醫院急診室,程硯之跟著醫生一起進去了,蕭策看到程硯之進去,自己也往裡麵湊。

被關門的護士小姐姐給攔下,“你乾嘛呢?外麵等著。”

蕭策錯愕,指著剛進去的程硯之,“他都可以進去,我為什麼不行。”

“人家是程主任,你是誰?”護士小姐姐瞥了一眼蕭策,關門。

獨留蕭策一人站在外麵,滿臉不可置信,程主任?他不是庸醫嗎?

急診室內,阿雅的情況很糟糕,內臟大出血,需要立馬準備手術。

“我來吧,小胡,你做助手。”程硯之道。

接下來,就是漫長的手術時間。

外麵天光大亮,蕭策坐在急診室外麵睡著了,頭靠著牆,微張著嘴巴,一頭銀髮痞裡痞氣。

程硯之一出手術室,就看到蕭策這個傻樣。他上前,伸手捏了捏蕭策那張精緻的臉蛋。

彆說,手感不錯。

蕭策睜開眼,看著麵前的程硯之,他取下了那黑色半框眼鏡,一臉笑意的看著他,他的手還捏著他臉。

蕭策怒了,拍開程硯之的手,氣呼呼,“乾嘛呢?”

程硯之尷尬推眼鏡,結果推空了。對了,他冇戴。

片刻後,程硯之迴歸正題。

“阿雅冇事了,接下來隻要慢慢休養就好。”

蕭策一聽,頓時鬆了口氣。又抬眼看著程硯之滿眼睏意,很是抱歉。

“實在抱歉啊!辛苦程主任了。”昨晚從護士小姐姐口中得知,給阿雅做手術的是程主任。

“不用如此,我叫程硯之。叫我硯之就好。”並伸出手,示意握手言和。

“我叫蕭策。”蕭策聽見對方介紹自己,連忙伸手握住。

蕭策覺得程硯之的手格外溫和細膩,不像他,糙手一雙,用了很多護手霜,還是這樣。

盛檸也: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究竟發生了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奧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全球各地為大佬們送快遞,我在全球各地為大佬們送快遞最新章節,我在全球各地為大佬們送快遞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